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六月四日

时间:2019-12-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六月四日
 
  今天,我吃了一个茶杯。我把茶杯吃下去了。
  我打碎了一个茶杯,新妈妈说:你把它吃下去!我就把它吃下去了。这是一个细瓷茶杯。开始,我还有点怕,我怕扎。我把碎了的瓷片含在嘴里,慢慢地用牙啃,一啃就碎了。茶杯很脆,茶杯吃起来有一股凉凉的薄荷味,还有一股刨冰味。我没吃过刨冰,我仅仅是见过,我感觉就是那样的味。而后那些碎瓷片掉进胃里去了,我听见掉进胃里了,它们在胃里叮儿当啷地响。
  其实,新妈妈是怀疑我又看见什么了。她让我吃茶杯是对我的一种试探,我知道她是试探我。她昨天夜里很晚很晚才回来,她以为我又看见什么了。我知道这是不能说的,这些都不能说。
  她说我的眼贼,她一直说我的眼贼。她突然说:你瞪着眼看什么?!我一惊,就把茶杯打碎了……
  我的确是看见什么了。昨天夜里,我看见新妈妈勇敢地走向一张大床。那是一张黄缎色的蓝梦床。我看见新妈妈在一家宾馆里,踏着猩红色的地毯,朝着一张大床走去。我听见新妈妈的声音像血一样红,新妈妈高声说:不就是那个么,你等的不就是那个那个么,来吧!冯记者在一旁的沙上坐着,冯记者红着脸说:我是不是很坏,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新妈妈的声音有一股玻璃丝袜子的气味,新妈妈说:你坏么?我看你不是很坏,是坏得很不够。你要是真坏,就不会偷偷摸摸、转弯抹角的了。你那一点小坏,算什么坏?你要是真坏,就把我拐跑!你敢把我拐走么?!……冯记者不好意思地说:是呀是呀,我到底还是文人,坏也坏不到哪去……新妈妈说:生意人坏得彻底,文人坏得精细。你还算不上大精细,你呀,是小精细……
  冯记者说:看你说的……我都没词儿了,在你面前我没词儿了。新妈妈说:你以为我不了解你么?你是又想坏又想保持你的身份,你是那种假坏,你是肉里坏,小小气气的坏。你坏得一点也不大器……冯记者说:哎呀,人木三分哪!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那个字我很想说出来,就是那个字……冯记者说着站了起来,他慢慢地走到新妈妈跟前。新妈妈仍然乜斜着眼看他,新妈妈说:你说呀,你怎么不说了?……冯记者眼里冒出了绿颜色的火苗。冯记者笨拙地抱住新妈妈,嘴咬着新妈妈的耳垂儿,轻声说:……那个、那个,安全么?新妈妈一甩就把他甩在沙上了,新妈妈说:什么安全不安全?去你妈的安全!你是戴套儿的坏……冯记者红着脸喃喃地说:我我我……我、是为你……新妈妈说:你是为我?你真为我……那好,你走吧,你走啊?我还不知道你么,帮一点小忙就……你不就是要么?还贼头贼脑的……冯记者尴尬地笑着说:我投降了,我彻底投降了。办证的事儿,我包了,我全包了……新妈妈突然又笑了,新妈妈的笑声像陡地撑开了一把大红伞,新妈妈笑出了伞的气味。新妈妈的笑声像雨点一样从伞上撒出去,一豆儿一豆儿地落在冯记者的头上……冯记者也跟着笑了。冯记者笑着笑着眼里却有了泪,冯记者说:说实话,我出身贫寒。我十二岁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尼龙袜子,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双人家都有的尼龙袜子……你看我兜里揣着记者证到处吓人,到处吃人家,其实我还不够坏,我心里不够坏。我很想坏,我真的很想坏……我从没给任何人说过我想坏,今天让你说中了。我质里是个很胆小的人,我坏得没有力量……新妈妈的声音里又有了红柿的气味,是那种很软很甜的红柿。新妈妈温和地说:哎,你怎么掉泪了,一个大男人,还掉泪……我也坏,我也很坏。来吧,咱们坏到底吧……而后就是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片面包样的声音……一片猫的声音……一片小虫的声音……一片弹棉花的声音……
  十点钟的时候,新妈妈又在另一家宾馆里出现了。***那时候我一睁开眼,却看见新妈妈站在另一条街的另一个宾馆的另一个房间里。新妈妈微微地笑着说:让你等急了吧?有点事,来晚了……杨记者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怕你往别处想,你不要往别处想,我是让你来洗澡的。这里水好,让你来洗个澡。水都给你放好了,我放了三次……新妈妈说:我没有往别处想。我怎么会往别处想呢……杨记者说:这里的老板跟我很熟,我让他晚点停水。晚点水也凉了,你看水凉了……新妈妈说:凉了就凉了吧,我也是才洗过……杨记者说:既然来了,就坐会儿吧。新妈妈说:行,我坐一会儿。杨记者说:
  那个事儿也就那样了……薪妈妈说:就那样了……这还是你跟老冯跑的,要不跑……杨记者说:法院也憷新闻单位,再说我政法口也都熟,他们,他们这些人,别看平时挺唬人的,也就那么回事……新妈妈说:是啊,人家见了记者都是看脸说话。杨记者说:记者也有难处。一天到晚穷跑,穷吃,仅仅是落个'口条',人家都说记者是'口条'。到老了回头看看,写了一堆揩屁股纸……新妈妈说:看你说的……杨记者说:其实就是这样,说白了,这人就没意思了。有时候想想,一点意思也没有……新妈妈说:咋没意思?当记者要没意思,啥有意思?杨记者说:其实这意思是自己找的,没意思自己找点意思。你说这人是不是该找点意思?新妈妈说:我不懂呀。你是大记者,你说呢?杨记者说:人生苦短哪。人哪,人哪……
  新妈妈说:老杨,你不是想找点意思么,你找着了么?杨记者说:我,唉,我这个人哪……新妈妈说:老杨,你是不是有啥想法?杨记者说:没有没有,我啥想法也没有……新妈妈说:你没想法?我可是有想法……杨记者说:你有啥想法?说说,说说……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新妈妈说:你看看表,你看看几点了……杨记者说:再稍坐会儿,再稍坐会儿,说说你的想法……新妈妈说:我就一个想法,你叫我来干什么……杨记者说:也、也、也……就是、就是……新妈妈说:也别就是就是了,不就是一个字么,脱!我就是来还账的,我欠你的,我来还账。还扯这么半天,也就是那一个字:脱!脱吧……杨记者说:你你你……打我脸哪……新妈妈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