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冷酷仙境(手镯、本·约翰逊、恶魔)

时间:2019-12-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全文在线阅读) >  21.冷酷仙境(手镯、本·约翰逊、恶魔)
 
  壁橱里面仍像上次那样黑洞洞的。也许因为知道夜鬼存在的关系,更加觉得阴森森冷冰冰。至少在其他地方见不到这般完整无缺的黑暗。在城市使用街灯霓虹灯和陈列窗灯具撕裂大地黑幕之前,想必满世界都是这种令人窒息般的黑暗。
 
  女郎领头爬下梯子。她把夜鬼干扰器揣进雨衣的深口袋里,身上斜挎大号手电筒,吱吱有声地踩着长胶靴一个人快速滑下黑暗的底部。片刻,语声随着水流响从下面传来:“好了,下来吧!”旋即有黄鱼灯光摇晃。看样子这地狱之底比我想象的深得多。我把手电筒插进衣袋,开始沿梯下爬。边爬边回想爬山车上那对男女和嘭嚓嚓的旋律。他们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我怀揣手电筒和大号小刀带着肚皮创伤正下往漆黑的洞底。他们头脑中有的,只是时速表的数宇、性关系的预感以及从排名榜上一落千丈的不咸不淡的流行歌曲。当然我不能责怪他们,他们仅仅不知道罢了。
 
  我如果也一无所知,也可以免遭这份苦难。我想象自己坐在爬山车驾驶席,身边载着女孩,随同嘭嚓嚓的旋律在夜幕下的都市里风驰电掣的光景。女孩在交欢时是否摘掉左腕上两只细细的银手镯呢?但愿不要摘掉。即使脱得一丝不挂,也不摘去两只手镯,就像它已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问题是她很有可能摘掉。因为女孩淋浴时要卸去所有附件。这样,我势必要在淋浴前同她发生关系,或者央求她别摘掉手镯。我不知哪种做法合适。但不管怎样,务必千方百计地使她戴着手镯同我交合。这是关键。
 
  我想象同戴着手镯的她同衾共枕的场面。面部全然无从想起。于是我调暗室内照明,暗了自然看不清面孔。扯掉藤色或白色或淡蓝色的玲珑剔透的三角裤,手镯便成了她身上惟一的附着物。朦胧的灯光下,手镯泛着白光,在床单上发出令人心神荡漾的清脆声响。如此想入非非地往下爬梯之间,我感觉出阳物开始在雨衣下脖起,莫名其妙!何苦偏偏选在这种地方冲动?为什么在同图书馆女孩——那个胃扩张女孩——上床时它垂头丧气,却在这不伦不类的梯子正中神气活现?充其量不过两只银手镯,到底有何意味可言?况且正值世界将完蛋将步入尽头之际!
 
  我爬下梯子在盘石站定。女郎把手电筒光四下一晃,照亮周围景象。
 
  “夜鬼真的像在这一带转悠,”她说,“听得见声音。”
 
  “声音?”我问。
 
  “用腮叩击地面的噗噗声。很小,但注意听还是听得出。还有气味。”
 
  我侧耳倾听,又抽了抽鼻子,并未感到有什么异常。
 
  “不习惯不行的,”她说,“习惯了就能略微听出它们的语声。说是语声,其实不过近似声波罢了,当然跟蝙蝠不同,一部分声波可涉及人的可听范围。它们之间则完全可以沟通。”
 
  “那么符号士们是怎样同它们打交道的?语言不通岂非打不了交道?”
 
  “那种仪器随便造得出来。就是说可以把它们的声波转换成人的语声,同时把人的语声转换成它们的声波。估计符号士造了出来。祖父如果想造,当然不费吹灰之力,但终归没有动手。”
 
  “为什么?”
 
  “因为不想和它们交谈。它们是邪恶的,语言也是邪恶的。它们只吃腐肉和变质的垃圾,只喝发臭的水。过去住在坟场下面吃死人肉来着,直到实行火葬。”
 
  “那么不吃活人喽?”
 
  “抓到活人要用水泡几天,先从腐烂部位依序吞食。”
 
  “罢了罢了,”我叹息一声,“真想就此回去,管它天塌地陷!”
 
  但我们还是沿河边继续前进。她打头,我随后。每次把手电筒照在她背上,那邮票大小的金耳环便闪闪发光。
 
  “总戴那么大的耳环,不觉得重?”我从后面开口问道。
 
  “在于习惯。”她回答,“和阳物一样,你觉得阳物重过?”
 
  “没有,没有的,没那种感觉。”
 
  “同一码事。”
 
  我们又默然走了一阵子。看来她十分熟悉落脚点,边用手电筒东晃西照,边大步流星地迈进。我则一一确认脚下,鼓足劲尾随其后。
 
  “我说,淋浴或洗澡时你也戴那耳环?”为了使她免受冷落我又搭腔道。她只有说话时才多少放慢步履。
 
  “也戴。”她应道,“脱光时也只有耳环还戴着。你不觉得这挺富有挑逗性?”
 
  “那怕是吧,”我有些心虚,“那么说倒也可能是的。”
 
  “干那种事你经常从前面干?面对面地?”
 
  “啊,基本上。”
 
  “从后面干的时候也有吧?”
 
  “唔,有是有。”
 
  “此外还有很多花样吧?比如从下面干,或坐着干,或利用椅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