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睡觉一个呆坐

时间:2019-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点击:
一朵花开的时间(全文在线阅读)> 第6章 一个睡觉一个呆坐

  路笛坐下了。哈小茜对他笑了笑,可是他面无表情。下意识里,他对女孩的笑容已经有一种警觉,一种反弹机制了。

  走到哪里,都有女孩像嗡嗡叫的蜜蜂,试图引他注目,对他展开热情的甜美的笑颜,让他卸开一条门缝,然后削尖脑袋钻进他的世界。她们缠得他头昏脑涨,无论是粉丝,还是女同学。

  在成为明星以前,已经有一件事让他无法躲避,那就是他的俊秀,像一块磁铁,吸引着无法自制的女孩。

  她们梦想和他说话,有机会拍拍他,甚至,手牵手走路。最起码,希望他用那双黑眼睛看她们一眼。

  她们甚至会为了他吵架,牙尖嘴利,就算是“死党”也照样翻脸,仅仅是因为路笛无意中多看了谁一眼。

  他几乎是逃出上一个学校的,因为他无意中听到了自己的一个绰号——“绿颜祸水”在女生圈子里流传。他背脊一阵发凉,只有一个悲哀的念头:逃!

  拍戏的机会正好在这个时候撞上门来。慧眼发掘他的经纪人巫童鼓动得他热血沸腾,他毫不犹豫地暂时休学,接拍了《花儿怒放》这个戏。电影的热映给他带来如潮的好评,还有蜂拥而至的“粉丝”。

  开始他很享受走到哪里都被人认出,被人索要签名的感觉。后来他渐渐发现不对了,这一切好像超出正常人能够忍受的范围了。无止无休的尖叫震得他耳膜如风中芦苇,激动的泪水还有口水冲得他站立不稳,还有强行的拥抱,不择手段的跟踪。

  有一次他进厕所,突然一个本子顶住他:“路笛,我喜欢你!”他被那个疯狂的女fans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真想找一个没人认得的地方安静地生活或者学习。那天,他无意中碰到哈小茜,她对他浑然不知的样子让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这样“木知木觉”的女生,也许就能成全他过那种不被打扰的读书生活吧。

  路笛的冷淡让哈小茜不舒服。她别过头去,没半分钟,又意识模糊,连惊讶都不能抵挡“睡神”的进攻,辛辛苦苦撑着脑袋,眼神开始呆滞了。

  路笛用新版十六开本的语文书,在自己的面前挡起一堵大墙,让那些探究的热烈眼光纷纷落马。

  哈小茜睡着了。睡梦中她忘掉了新同桌的来临。睡了一会,也许是脖子酸了,她拨转头,脸对着路笛,嘴巴洞开,鼻翼微歙。看着她毫无顾忌的睡相,路笛忽然一阵轻松。太好了,还是个瞌睡虫,一句话也不交换,连没话找话的麻烦都省了。

  他们一个睡觉,一个呆坐,谁都按兵不动。

  其实哈小茜睡得并不踏实,时时有一根筋吊着,提醒她保持尺度,不要越界。以前,她百无禁忌,睡着睡着,身体就斜过去,一个人占了大半个桌子。

  有一次古柯叶笑她:“啊哈,你不适合结婚啊。”

  “为什么?”没有一个女孩听到这种话会服气。

  “这副睡相,你要另外一个人睡到哪里去啊?”

  哈小茜泄了气:“算了,还是一个人过吧,我还打呼呢。”

  “瞎说什么呀!”古柯叶连忙安慰,“我爸要是一天不打呼,我妈就一天睡不着。”

  当时的古柯叶口不择言,她难道忘了她妈妈是个聋人?

  这节课,哈小茜睡得一点也不舒服。下了课,全班女生都奔向一个方向——路笛。“天!”哈小茜还没叫出声,人已经给挤到了墙角。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头顶上暗无天日。

  “啊!”她不堪忍受,“我要被你们压扁啦。”

  没人理她,大部分女生都忙着嘿嘿傻笑。

  “你能和我握握手吗?”戴小桔颤悠悠地问。

  “可以。”路笛保持着一个新生的礼貌和友好,伸出手去,轻轻触了触那个看上去特别矮小的女孩的指尖。

  “哦!”戴小桔死死盯着被路笛碰过的指尖,一双眼睛“斗起鸡”来。

  “路笛,还有我,还有我,还有我……”一片吵闹。

  “我以为这里没人认得我呢!”路笛轻轻叹气。

  “怎么会?这里全是你的‘粉丝’!”宋颂叫起来,“你进来的时候,穿着和电影里一样的衣服。我们都在咬舌头,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是来和你们做同学的。”路笛强调。

  “太棒了!”巨大的欢呼声、尖叫声还有跺脚声。

  哈小茜再次受到不规则的挤压。

  “那、那就是说,你天天和我们在一起了?”宁檬结结巴巴,带着哭音。

  “应该是吧。”路笛转头看了她一眼。

  “哇——”宁檬被“电”哭了。和偶像一个班级,突如其来的幸运,让她激动得泣不成声。

  朵朵用尖尖的指甲又掐又拧,这才杀进“重围”。一靠近路笛,她立刻温柔似水,声音里充满爱慕:“你喜欢紫色吗?”

  路笛看了她一眼。一个抢眼的女生,那件紫色毛衣隆重而古怪,袖口和门襟缀着长长的毛边,看起来怪熟悉的。

  “看不出来?”朵朵羞答答提示,“就是照着你电影里的那件做的翻版呀!”

  路笛记起了那场戏。配戏的女生长着一双严肃的黑眼睛,还有洁癖。开拍以前,她递给他一张湿纸巾:“你给我擦擦干净!”这句话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正式拍摄时,他嘴唇绷得紧紧的,唯一的感觉就是两块球体碰了一下,紧接着就弹开了。

  导演后来又要求他们不停地调换角度。他们很配合地一次次轻轻触碰,飞速弹开,没有一点感觉。

  后来他看到了那些镜头,当初那样麻木的动作,居然剪辑得美轮美奂,让观众看得如醉如痴。

  “真会演戏啊!”他对自己说。说不清是夸奖,还是自嘲。

  “我喜欢蓝色!”他故意挑最普通的说,“你不觉得紫色是一种特别挑人的颜色吗?”在他眼里,眼前的女孩太浮夸了,根本压不住那样神秘的紫罗兰色。

  可是,怎样的女孩才合适呢?他脑子里转了一圈,把认识的女孩挨个排了个队,好像没有一个。

  “我数过,你一共换了六套行头。紫色的最好看,轮下来就是电影一开始的时候,你穿的那件橙色水纹夹克,蹬着滑板在街上乱窜,记得吗?”朵朵一点也不气馁地说,“后面配上音乐,‘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帅得一塌糊涂!”

  “你们更喜欢看我换衣服吗?”路笛有点失望。

  第二部戏封镜的时候,他跟经纪人巫童提出:“其实我特别想拍残酷青春的,不是这类只晓得换衣服,一看就假得要死的。”

  巫童反问他:“你说,血和漂亮的衣服,哪样更吸引那些小姑娘?”

  童姐不幸言中,他现在只能继续假模假式地做漂亮的衣服架子。

  “你是考到剧组里去的吗?”后边有个男生问他。

  “我是在肯德基里喝可乐,有两个人抢着上来给我名片,还差点吵起来。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两家星探公司的,每带一个人回去就可以拿五十元的提成。”

  “哪里的肯德基?”他们齐刷刷地问。

  “淮海路,香港广场二楼。”路笛爽爽快快和盘托出。

  “你们可以到香港广场排队去了!”角落里挣扎着发出一个闷闷的声音,“这里要挤出人命来了!”

  是哈小茜。

  催命也是救命的铃声响了,女生们依依难舍。朵朵悻悻地说:“那下节课你给我们签名哦。”说完,她挽着宋颂走开了。

  哈小茜忧心忡忡:“本来这里跟荒岛一样,现在比Esprit特价场还要拥挤,我怎么睡觉啊?”

  路笛有点抱歉,拿起哈小茜放在桌上的本子,在封皮上一笔一画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是我写得最认真的一次。”

  他发觉哈小茜很奇怪地看着。

  “有什么不对吗?”他又在自己的名字后边加上“No.1”,“待会儿,她们又把你挤到角落,你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这是我的新本子啊!”她略带责备,同时把他桌面上的一个本子拿过来,端端正正写下自己的名字。

  路笛凑过来看:“哈……小……茜!我总算知道你名字了!”

  “给你哦!”哈小茜扔给他。路笛一看,哭笑不得,正是她的本子,上面签着他的名字。成名后,这还是第一次,签名被当做垃圾一样地扔掉。

  校园的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路笛来了,就在高一(六)班!”快放学的时候,教室外面已经堵满了来要求签名的女生,还有看热闹的男生。

  可怜的路笛,唇干舌燥。这一天,他几乎回答了十万个为什么的问题,签了好几百本本子。

  人群继续发酵一样膨胀,教室里里外外都黑压压的,场面火爆到失控。比影迷见面会还要糟糕,因为没有膀大腰圆的保镖在关键时候堵起人墙,让他夺路逃走。

  路笛胃疼起来,字歪歪扭扭。环顾四周,一张张亢奋的、窥探的、痴迷的脸,这中间只有一张稍微正常的脸。

  就是那个对他比较木知木觉的同桌哈小茜。

  “我上当了!”他冲着她喊,“我以为这里的女生都像你一样只会读书不会‘追星’,我才来的。”

  “什么?”朵朵白了她一眼,“猪才像她呢!”

  “结束了好吗?我胃不舒服。明天,明天我保证给你们签。”路笛额头在冒汗,嘶嘶倒吸着冷气。

  “最后一个,就最后一个!”在这样的恳求下,本子、书、照片、卡片,还有橡皮,源源不断涌上来。路笛高大的身体越弯越低,像一只可怜的大虾。

  可是他没有抵抗,麻木地涂抹着名字。童姐的话一句一句砸在他心上:“对待‘粉丝’要忍耐忍耐再忍耐。记住,花边新闻可能会锦上添花,负面新闻就有可能置你于死地。”

  “够了!”一直旁观的哈小茜奋力爬上桌子,先踩退了把手死死撑在那里不肯撤退的朵朵和宋颂。她们看了一眼又一眼,怎么也看不够。他完美的眉毛、完美的鼻子、眼睛、嘴巴,比电影和碟片里更加Handsome。

  “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人家现在胃疼得要命,快撑不住了!”哈小茜喊着叫着,脸上一阵尖利的疼痛。朵朵和宋颂一起扑上来又抓又骂:“疯婆子!”

  哈小茜好像变了一个人,非但没有给吓退,反而放开喉咙叫:“要签名是不是,一个个排好队,我来替你们签!”

  亲爱的古柯叶好像就在身边,她目光闪闪盯着自己说:“要是有人欺负你,不要逆来顺受。大不了打上一架,人家下次就不敢欺负你了!创可贴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路笛乘机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我被围困,help!

  不到十分钟,童姐十万火急地赶到了。她带着镇静的微笑,一路撒着路笛的照片。人群朝两边散开,两个强壮的男人半抱半拖着路笛离开教室。

  朵朵抢到一张,正是路笛穿苏格兰服饰的那张。

  “哇,路笛和我穿一样的裙子耶!”她得意地叫起来。

  这句话钻进路笛的耳朵,分外刺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哈,我真的成了‘呕像’!”说完,他一头扎进童姐紧急递上来的塑料袋,吐得昏天黑地。

  车子慢慢开在校园里,一路有人啪啪啪拍车窗,喊着路笛,生离死别一样。路笛虚弱地抬起眼皮,眼睛慢慢睁大。不远处,哈小茜僵持在自行车上,被一群怒气冲冲的人扳住了车龙头,勾住了轮胎,还有人指指戳戳。

  “她们疯了,会吃了她的!”路笛呻吟一声,“让我下去!”

  “你疯了?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抢救’出来。”童姐加大油门,“这里不是野蛮女生,就是那种呆呆的丫头。算了,我帮你再找一所新学校。”

  “不!”路笛扑到后车窗,眼睁睁地看着哈小茜被她们拉下车子,摔在地上。他几乎看见她流下眼泪,和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混蛋!”他一拳捶在自己胃上,仰面倒下。

WWW.xiAosHuoTXT.neTTxt=小_说[_天.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锄奸
  •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