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村长的谋杀(3)

时间:2019-11-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部分 村长的谋杀(3)

"怎么不好当?我带人到李家去摘牌子,他家也没敢放个屁!"

"那好,那好,那我就借给你们三民主义,看了它,就会当村长了!"

村长们答:"听懂了!"

孙老元听他们这么说,脸色都变了,忙截住说:

"我这就去拿马鞭!"

"这村长咱当了百十年!"

李文闹李文武两人,遵照爹的指示,找了一个外路枪手,照爹的吩咐交代了。交代完李文闹突然又起了歹心,想报自已的私仇,就对枪手说:

李老喜用手指着儿子说:

"马村村长死了,村里不能长时间没个主事的,还是请老喜出山吧!"

"好,好,咱们找个机会,治他们一下!"

"别理他,他不来,咱会也照样开!"

"开导我不想开导他?看到两个蛤蟆在那里蹦,我心里是味儿?只是不到时候,没个机会,再等一等吧,我就不信这朵花会老红!"

听说儿子要当村长,老掌柜孙老元有些生气,极力劝阻:

"以后咱们打锣,也让他来开会!"

但赵小狗老婆没有李文闹力量大,挣了几下就挣不动了,李文闹已经上了她的身,她只是在下边催:

李老喜的机会终于到了。这年冬天,袁世凯在上边复辟,民国又不民国了。虽然袁世凯做皇帝比较短,但这次下边动作比当初民国时换人快得多,县长、乡长很快换了,乡长又换成过去的老乡绅老周,青年娃娃田小东被一个铺盖卷打发走了。得知这个消息,李老喜马上吩咐家里摆酒。李老喜在酒席上,又谈笑风生的。喝过酒,李老喜将李文闹李文武单独留下,问李文闹: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打马而去。

李文闹李文武听了李老喜这番话,都觉得李老喜高明,说:

"两个没脱胎毛的小鸡巴孩,让他当,他还能当到哪里去!你太年轻,遇事不该这么着急!"

但李老喜想错了,田小东没有来吃他的烧狗,他真找到了接替他村长位置的人,那就是孙家少东家孙殿元。田小东曾派员到村里调查。村里撤了李老喜,是不好找新村长,因为村里就两个大户人家,除了李家,就是孙家,其它都是些到不了人跟前的佃户。原来派员担心孙家怕得罪李家,不敢干村长,没想到一找孙殿元,孙殿元一点不怕,还甩着马鞭兴高采烈的。派员一回去,孙殿元就和孙毛旦说:

于是李老喜又成了马村的村长,他上任那天,原准备让儿子李文闹带人去孙家摘牌子,没想到人还没动,孙家已经派人把牌子送了过来。

孙老元说:

"大狱里关着闷不闷得慌?"

孙村长停尸西厢院时,李老喜吩咐厨子准备一个黑食盒子,带伙计前去祭奠。

孙村长孙殿元真是李家大院雇人给勒死的。

李文闹说:

马上就派员来调查。派员来后,中午在村公所吃饭。吃着烙饼,派员便问孙殿元这次强奸逼死人命案的始末,孙毛旦在一边插嘴:

孙殿元上任那天,孙毛旦带人来摘牌子,李文闹说:

李文武说:

孙殿元说:

几天之后,枪手就在土窑里把村长孙殿元弄死了。李老喜听说把孙村长弄死了,对儿子大为不满:

所以村里比以前开会见多。屁大一点的事,有时过兵派几张烙饼,本来随便派到哪个人家就完了,李老喜也让村丁打锣开会。孙九九藏书老元就怕开会,一到开会,坐在一帮佃户中间,他就想起了自己祖上也是佃户。他对儿子孙殿元说:

李文闹李文武就去了。这时李老喜又说:

"你俩识字吗?"

"一个村公所,衙门有多大?能管得了人命的案?乡有乡公所,县有县衙,案子问不了,可以往上转嘛!"

李家大院见孙殿元真的当了村长,开始断案说理打锣开会,一家人都气得了不得。李老喜也有几个虎背熊腰的儿子,其挥鞭打马的威风,并不比孙殿元孙毛旦差。大儿子李文闹说:

于是在街上骑马,李家几个兄弟与孙家两个兄弟相遇,大家都是怒目而视,然后各自用马鞭打自己的马,相互擦身而过。渐渐弄得两家的佃户也不说话。等人马走后,孙毛旦指着李家兄弟对孙殿元说:

李文闹说:

"怎么不疼!"

"李四该出牲口一头!"

"不是让你们去打架!你们不要出面,找个外路人,不要怕花钱,神不知鬼不觉的,叫他去把他下腿弄废了。腿一废,他不能动了,村长不就当不成了?他村长当不成,乡里周乡绅又找谁当呢?"

"好,少东家,等着吧,你问不了,我找乡里县里!"

"爹你也太胆小,李家开会打锣你让人看不起,现在有人看起你了,让你当村长,你又害怕了!"

孙毛旦说:

"横行乡里算什么,还目无王法,见了我们哥俩,眼皮都不抬一下!"

孙殿元说:

"开导什么,村长给咱撤了,还不让人家当了?"

李老喜皱皱眉:

"这事本来没事,就一个佃户老婆,大不了咱破点财,都是孙家那小子给折腾的!"

李老喜说:

说完,两个人笑着打马,奔到乡上来找田小东,说要借"三民主义"看。田小东问:

孙殿元孙毛旦两个当时没说话,事后有一天两人骑马去收租,路上孙殿元说:

但到了孙老元李老喜这一辈上,情形就有些不同了。大家的子弟都识些字了,孙家的家产已不比李家少了,何况孙家也结了几门大户亲戚,孙老元与李老喜又从小在一起玩过尿泥,等双方的爹爹死了以后,孙老元就觉得该和李老喜平等了。见面李老喜叫他"老元",他就喊李老喜"老喜"。虽然孙老元觉得自己可以与李老喜平等了,但李老喜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孙老元家这么一个过去的佃户,靠刮盐土贩牲口起了家,也敢与人称名字,真是不知高低。虽然表面上李老喜也让孙老元称名字,但内心却极看不起他。 一次两人在街上见面,相互称名字打招呼过去,李老喜指着孙老元的背影对儿子李文闹说:

李老喜仍笑着说:

赵小狗老婆一死,赵小狗愤怒了,家里几个孩子嗷嗷叫着没人管呢!就去找李家说理。李文闹早骑马下乡收租子了!李文闹一个兄弟叫李文武的,也是个提鞭打马的家伙,一鞭子将赵小狗打了出去:

"三民主义是什么?"

"什么鸡巴田乡长,一个娃娃罢了!我就不信他能撤了我。他撤了我,这村里谁还能当村长呢?让他找找看吧!"

本来李文闹和赵小狗老婆好,只是在晚上,但这天下午李文闹喝醉了酒,把下午当成了晚上九*九*藏*书*网,大白天到赵小狗家去找相好。赵小狗老婆正在厨房刷锅,李文闹扑上去就把她捺到了灶旁柴禾上,往下拉裤子。赵小狗老婆一阵挣扎:

这时李老喜不笑了,说:

"不是说让留着他,怎么弄死了?"

"胆子忒大,胆子忒大!"

赵小狗找到乡里县里。乡长田小东一听李家大少爷强奸民妇,逼死人命,大吃一惊,说:

"不要怕黑小,你老怕他,这村子咱别弄了!"

儿子孙殿元说:

"等事情过去,他啥时来咱村,给他捉几只狗烧烧不就完了!"

"爹,别让真撤了你,那就没脸面了,还是给田乡长送几布袋芝麻吧!"

孙殿元说:

李文闹想一想,是想不出别人可以当村长,于是就放心了。但说:

"我就喜欢村里开会,一开会,我才觉得我是李老喜了!"

李老喜问:

李老喜说:

李家在马村是个老户,据说这村子就是他家祖上开创的。一开始是刮盐土卖盐,后来是贩牲口置地,一点一点把家业发展起来的。孙家来得比李家晚,是孙老元太爷辈上才从外地搬迁过来的。据说初来乍到时候,孙老元的太爷还给李老喜的太爷当过佃户。但孙家后来也发展起来了,也是刮盐土卖盐、贩牲口置地发展起来的。但先发展起来的,看不起后发展起来的;后发展起来的,也觉得自己有些理亏,对不起先发展起来的。据说到了孙老元他爹辈上,他爹见了李老喜他爹,仍要按习惯哈下腰问:

李老喜说:

"你们真是年轻气盛,爱充人物头,这村长不是好当的!"

赵小狗挨了鞭子,就到村公所来告状。村长孙殿元、本家兄弟孙毛旦听了这状,心中十分高兴。孙殿元说:

"爹也太胆小。要不是爹,依我的脾气,早把两个姓孙的打成两半了,还他妈人模狗样呢!"

孙老元没有拗过孙殿元孙毛旦,从此孙殿元当了村长。副村长没有变,仍是路黑小。路黑小是一个驴贩子,闲时给人打打短工。因为他会打锣召集开会,就没有换他。从此村里有人说理,孙殿元就在自己西厢院办公。也支了一口烙饼锅,让原告被告出面,让村丁冯尾巴烙饼,吃了热饼再说理。遇到收粮收款,派夫派牲口,募丁,也打锣召集开会。只是一到点名派差时,一点到李老喜,李老喜家从来没人。孙毛旦说:

李老喜仍是一笑:

"爹,我明白了,咱们又要当村长了!"

整治李家兄弟的机会来了。这年秋天,李家大少爷李文闹逼出一条人命。李文闹好色,家里已经有一大一小两个老婆,但他还和一个佃户赵小狗的老婆相好。本来两人是两厢情愿,李文闹与她好一次,送她一个脸盆大小的花生饼。赵小狗老婆很满意。赵小狗也知道这事,一来他惹不起少东家,二来看到脸盆大小的花生饼,可以时不时掰下一块哄孩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当做不知道。有时他也拿一块花生饼,放到火上烤热吃,边吃边说:

从此孙家两兄弟意气昂扬,打马从村里跑过。遇事就让路黑小打锣开会。

"里头油还不少呢,看把我的手都浸了!"

"干什么!当初你不总说要开导那小子吗?现在时候到了,去想法开导开导他吧!"

"李老喜年纪太大了,该引退了,另换一个年轻的吧九*九*藏*书*网!"

"孙老元田赋一石!"

李老喜一笑说:

"文闹,当初把你关进大牢,那胳膊上的麻绳勒得疼不疼?"

机会果然到了。民国了。革命了。但民国三年,县上乡上才革命,换了县长乡长。但村长仍没有换,仍是李老喜,仍是开会。新任乡长田小东,是个读过几年书的青年娃娃。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二天就开各村村长会,会上大谈了一番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他谈了半天,各村村长不知他谈的什么。他谈到一半问:

"东家,吃了?"

副村长路黑小过去给李老喜当副村长,现在给孙殿元当副村长,他对孙殿元说:

遇到开会,李文闹说:

李老喜他爹则随便叫着孙老元他爹的名字,答应声就过去了。

"闷得慌!"

李文闹说:

"你这浪货,大白天勾人在家!"

李文闹就去付枪手大洋。临到付,他又起了私心,丢到自己口袋里二十块,只给了枪手三十块,惹得枪手很不满意地走了。

青年娃娃田小东笑了,又接着谈。别的村长都硬着头皮在那里听,马村村长李老喜坐不住了。他村长当了几十年,乡长开会都是谈派款和抓兵,哪里见谈过这个?他有些看不起这青年娃娃,会开到一半,他趁出门解手,跨上马回家抽烟去了。这惹恼了新任乡长田小东,也是杀鸡给猴看的意思,他想撤掉马村村长李老喜,另换一个年轻的。他说:

虽然以后"三民主义"都被孙殿元和孙毛旦揩了屁股,但村长是当上了。上任当天,孙殿元就让孙毛旦带着马夫老冯、伙夫老得去李老喜家摘"马村村公所"的牌子,自家腾出一个西厢院,将牌子挂在了那里。

"他还不该弄死?弄死他两回也该!"

"真不象话,真不象话,他竟敢横行乡里啦!"

另一儿子李文武说:

"大清皇帝的江山几百年,不也被老孙这个炮给吹下台了,哪还差咱们!"

孙老元虽然与别的开会者不同,是大户人家,但收田赋派夫派牲口总免不了;别人回答:"知道了,村长",到他这,他也不好单独改一下称呼,说"知道了,老喜",也只好和别人一样回答:

"知道了,村长!"

"大白天你干什么!"

然后兄弟俩打马飞奔而去。

李文闹说:

孙老元唉着气说:

李文闹满不在乎地说:

"殿元毛旦,这村长咱们当不得,人家李家当了百十年,你们这不是找死吗?"

"爹,放心,雇的外路人,一点风声没漏!"

"哥,你看,这几个刁民还不服管呢,还以为是他们的天下呢!"

"你是个蠢货,你是个蠢货,应该留着他!这事走漏风声了吗?"

"这个鸡巴村长,做家做了百十年,还要做下去,也不改改日头了!"

于是全家一个不去。李文闹背后对几个兄弟说:

"这个不能去!全家一个人不能去,让他开会!"

派员连连叹息:

孙毛旦甩着马鞭说:

"爹,那你也得给小田一个台阶!"

赵小狗原没想到还有乡里县里会管此www.99lib.net事,现一听说乡里县里还管自己的事,忽然觉得自己庞大许多,也说:

孙殿元一听忙点头:

"到开会你别去!"

李老喜说:

"张三田赋五斗!"

田小东很高兴地说:

孙老元说:

到了李老喜这一辈,仍是这么开会,这么喊。喊到孙老元头上,李老喜喊:

"你去都不敢去,不更被人看不起了!"

"当然大哥有大哥的不是,可是爹,孙家小子也太猖狂了!当初你说让出村长没事,看现在人家当了村长,不就可以叫县上来捆人啦?这小子太不把咱爷们放在眼里!爹,这小子不会当村长,找几个人开导开导他吧!"

"我爹也太胆小,一个鸡巴村长,有什么了不得!戏上怎么唱?都是宰了过去的皇帝,自己当皇帝,有朝一日,咱们也试试!"

张三李四马上站起来答:"知道了,村长!"

扑上去便打。但他不敢打少东家,只敢打自己老婆,边打边说:

"去吧!"

"以后别说这话,这话要惹祸。没看戏上怎么唱的!你成了财主,人家不管,就是个看不起;你要改日头,人家不吃了你!"

"还不是孙家小子!爹,你问这些败兴事干什么?"

"我说改朝换代到了吧,可不是到了!派员还担心咱不敢干,我就不信这马村只能李家当村长,咱当它一当,看谁能把咱的鸡巴咬下来!"

李老喜说:

"日你娘,大白天来霸人了!"

"这鸡巴玩意他太爷,是个要饭的!"

"你老婆死了,到这来嚎丧干什么!"

李文闹说:

"记住不要弄死他,要留着他受点罪!"

只有在一个场合,孙老元不与李老喜称名字──这时李老喜可以喊孙老元的名字,孙老元却不敢喊李老喜的名字,那就是在村公所。自这个村子成了一个正经村子,有了村公所以来,李家就一直当着村长。李老喜他太爷当村长,他爷爷当村长,他爹当村长,到了李老喜,还是当村长。由于村子里一直没有个正经房子,李家一直在挂牌办公,腾出一个后院,挂着"马村村公所"的牌子。村里断案、收田赋、过兵派夫派牲口等, 都是在这个院子里。逢到村丁打锣,全村人都要到这院子里开会。如要收田赋,如要派夫派牲口,李村长就按花名册点名:

儿子孙殿元、侄子孙毛旦,是两上爱抄马鞭、顾头不顾屁股的家伙,两人甩着马鞭说:

李文闹提上裤子就跑了。赵小狗老婆一边挨打,一边辩解不是勾引,是强迫。看到屋外站了一群人看热闹,觉得没法活,瞅空跑到堂屋,解下裤腰带就吊死了。

"叫老百姓守规矩!"

孙毛旦说:

"娘的,过去他开会,俺叔不敢不到;现在咱开会,他连个人影都不到,我带几个人去捆他来!"

"一个木牌牌,让他摘去!"

"听懂了吗?"

孙村长死后两个月,李老喜派李文闹给乡里周乡绅送去两麻包九九藏书棉花。过了两天周乡绅说:

李老喜瞪了李文闹一眼:

"好,好,青天白日强奸民女,又逼出人命,他无法无天了!这是什么时候?这是民国!不抓他还等什么!"

"你还别小看这个村长,可真是了不得,咱们能惹李老喜,但不敢惹村长!这是个啥鸡巴理,我也弄不懂!"

"是谁把你关进去的?"

消息传到李老喜耳朵里,李老喜只是一笑。这青年娃娃还太嫩,李家在马村坐了百十年,改掉江山是这么容易的?儿子李文闹说:

李老喜说:

李文闹被放回来以后,对李老喜和几个兄弟说:

在别的村开会,一般村里都给大户人家安排到前排,放个凳子,沏个茶碗,但平时孙老元尽与李老喜称名字,李老喜故意不这么安排,不在前排放凳子,不沏茶,故意让孙老元和一帮衣不蔽体、浑身汗腥味的佃户杂坐在一起。然后李老喜自己沏碗茶,端着在前边台子上坐,隔桌子看下边杂坐的孙老元,看他那浑身不安、脸一赤一红的窘迫样子。李老喜对儿子说:

"这下把李家的确良威风给治了!治了也就治了,把他捆起来了,也没见把咱的鸡巴给揪下来!"

"真是年轻气盛,年轻气盛,出了事不要找我,我是老了,该入土了!"

李老喜这时长出一口气:

李文闹一听是这意思,立即高兴起来,说:

"爹,这两个穷要饭的,也果真当上村长了!爹,你说句话,我带几个人去开导开导他们!"

李老喜问:

"孙老元该出牲口一头!"

"怎么不识字,我们俩都上过私塾,周吴郑王都认识!"

"爹,这村长就让他当下去?"

田小东问:

就要派孙毛旦去抓人。这时老掌柜孙老元从后边转出来,说:

派员回去向田小东报告,田小东便通知县上司法科,司法科派股长老马和两个股员来,一根绳索,就果真把李家大少爷李文闹给捆走了。虽然没过两个月,李家花费一些钱(包括付给佃户赵小狗家八斗红高梁),又把李文闹给弄回来了,但李家的威风,从此在村里减弱不少。孙村长孙殿元、本家兄弟孙毛旦很高兴,说:

孙殿元到底比孙毛旦稳重些,劝孙毛旦说:

说让人撞见,真让人撞见了。赵小狗不知道白天李文闹会来,带了几个人来家帮他劁猪。猪圈和厨房在一间屋子里,一进屋子就撞见这个场面。如果是赵小狗一个人,赵小狗还好找托辞,现在后边跟了一帮人,他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喝了一声:

"好,好,赶紧给枪手五十块大洋,打发他走得远远的!以后任何时候不许提此事!"

"村长,捆文闹那天,把我吓坏了!"

孙殿元说:

"对,对,小狗,我这衙门太小,问不了这人命大案,你到乡里边县里去吧!"

村长们答:

"你是好的,大白天占人老婆,关一关你也好,看你以后还不规矩些!"

"派员,逼死的是一条,没逼死的,还不知有多少呢!"

"爹,孙毛旦来摘牌子!"

这倒叫李老喜吃了一惊。

"还是把他弄死吧!"

"爹,他们打锣开会了!"

"那你快一点,这是白天,让人撞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