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亲爱的同桌走了(1)

时间:2019-11-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点击:
一朵花开的时间(全文在线阅读)> 第4章 亲爱的同桌走了 (1)

  过了一周,语文卷子发下来了,哈小茜的作文得了个平平的分数。

  不过,林Sir好像很重视她打瞌睡的原因,她调查思考了好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教室空间太小太封闭,四五十个学生挤在一起,难免空气质量不佳,缺氧导致了昏昏欲睡。

  在这个科学的结论下,高一(六)班的教室窗门一律打开。正好天气突然轻凉,直接导致了另一个结果:很多人感冒了。一时怨声载道,都骂是哈小茜惹的祸。

  很快就到星期三了,天气特别晴朗。仿佛锦上添花,学校下午又组织观看国产青春片《花儿怒放》,据说是教委压下的任务。奇怪的是班里的女生个个欢天喜地,那种表情,哈小茜只在F4来开演唱会时看到过,这叫她想起一个词儿:喜悦纵横。

  哈小茜随着人流心不在焉地入场,听旁边的女生说起那个男主角路笛的发型和仔仔的发型到底谁更酷,因为她们早就在家里把这部影片的盗版VCD揣摩了一遍又一遍。

  据古柯叶说,最迷的就是朵朵和她的跟班宋颂,他们可以一个周末不睡觉,咬着爆米花流着口水把路笛的镜头反复重放。

  “当心你也迷上那个叫路笛的小子!”哈小茜开玩笑。

  “啊哈,天地为证,我的心里只有古天乐一个!”古柯叶这话哈小茜真信。古柯叶的名字就是证明,分别是她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三个人的姓:第一是古天乐。第二是她老爸,手艺一流的按摩师。第三嘛,就是她那对她百依百顺的老妈了。

  明明可以对号入座,女生们还是争先恐后。古柯叶正好被挤到朵朵的旁边,两个多少有点势不两立的美女此刻并排,哈小茜乘机做了个比较。

  在她眼里,古柯叶比朵朵好看。虽然在女孩中间她高得有点突兀,可身材很结实,圆脸上嘴唇线条分明,像画出来的一样。而且,她有一种越不在乎越漂亮的劲儿。不像朵朵,下颌尖尖,肤色白里透红,最有资格被说成面若桃花,还要拼命打扮,从头到脚塞满了“形容词”。

  电影开始一会儿,古柯叶溜走了,她转到二号厅去看《河东狮吼》,看古天乐怎么被张柏芝欺负。哈小茜睡着了,电影院里的气氛和光线实在是太适合睡觉了。

  她是被身边的朵朵尖声叫醒的:“哈小茜,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怎么了?”她揉揉眼睛。

  “这么好看的电影,你居然可以睡着?”

  “还发出噪声骚扰我们!”宋颂跟着责备。

  哈小茜只好强打精神,勉强看了几眼。她只记得眼泪在一个男生狭长幽深的眼睛里兜兜乱转(是个特写镜头),就是不落下来。她等得不耐烦了,就把眼睛闭上了,养神,不睡。她听见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表白:

  你知道吗?每个女孩都是一朵花,花蕊的最深处住着一个王子。如果女孩子把自己紧紧关闭起来不开放,就永远不知道王子住在她的心里面。现在你试着开开看看,里面到底是谁,是谁?

  “就知道是你嘛,明知故问!”哈小茜觉得好做作,一歪头,继续睡觉。

  是古柯叶扯着耳朵把她叫醒的。

  “那边完了?”哈小茜伸了个懒腰。

  古柯叶沉重地点头:“完了。”

  “怎么啦?”

  “范冰冰输,张柏芝赢!”

  “他呢?”

  “被扁得好惨!我不喜欢他这么搞笑。他演杨过才帅呢。”

  “路笛最后的pose要多帅有多帅!”那边宋颂挽着朵朵的手,两人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哈小茜。宋颂丢下四个字:“不可救药!”

  “全是‘花痴’!”古柯叶马上还嘴。

  “说谁呢?”齐刷刷一片声音,除了同一个班级里的朵朵、宋颂,戴小桔、宁檬她们,还有其他班的不少女生,眼里全闪着冷冷的光。

  “放心好啦!”古柯叶一抱拳,嘻嘻一笑,“我和哈小茜弃权,他不是我们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你刚刚骂谁是‘花痴’?”朵朵逼问。

  “谁转身谁就是了!”古柯叶耸耸肩膀。

  “好啊,敢骂我们?”黑压压的一群人冲过来了。

  “你怕不怕?”古柯叶低声问。

  “怕什么?”哈小茜抖擞精神,和古柯叶背靠背。

  “这我就放心了!”古柯叶叹一口气说。

  “女生何苦为难女生呢?”她跳到凳子上,大声宣布,“其实我们全是‘花痴’,因为、因为我也有那种被电到的感觉。明明知道是虚幻,还是甘心情愿,拼了命想做他的女主角。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挂牵着他的一举一动,所有关于他真真假假的传闻,都牵扯着神经末梢。花痴花痴,真是眼也花了人也痴了。”

  像水浇在火苗上,她们突然不再咄咄逼人。相反,好像回过神来,脸上尽是揭了疤的疼,眨眼一散而空,只有朵朵她们不认账,气咻咻丢下一句:“你们俩才是一对‘白痴’加‘花痴’!”

  “好好好,那就bye-bye了,‘花痴’平方!”古柯叶反应奇快。

  这回她们没顾得上再斗嘴,戴小桔带来一个惊人的好消息:有一百名观众可以凭票根得到《花儿怒放》的演员签名照。

  朵朵和宋颂尖叫一声,沿着长长的过道,火箭一样一同发射出去。

  戴小桔快要哭了:“我的票根不见了!”

  哈小茜忙掏口袋:“我这里有!”

  “快点快点!”戴小桔短短的腿一跳一跳。哈小茜才摸出来,已经被她一把抓过去,飞速地去兑换照片了。

  出了影院,阳光灿烂,朵朵她们个个如愿以偿,欢天喜地凑在一起欣赏帅哥的签名照。

  “哇,他居然敢这样穿!上身中装,下面扯出毛边的牛仔裤和NIKE战靴,特别不搭的几样东西,穿在他身上照样好看得要死!”

  “路笛的嘴唇好美,像饱满的长长的毛豆荚!”

  “哦,字也好好看,连起来像在跳啪啦啪啦舞哦。”

  “开心个鬼!”古柯叶吐吐舌头,告诉哈小茜,“我转场子的时候,亲眼看见那些个签名,全是卖票的那个男人签的,一边签还一边挖鼻孔呢。恶心死了!”

  那边朵朵尖叫起来:“戴小桔你恶心!”

  “咦,我亲他照片,关你什么事了!”

  “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朵朵不屑一顾,“脸上的雀斑多得造反,做粉丝也要讲点本钱嘛!”

  “你有什么本钱?”

  朵朵甩出一张二十元纸币:“卖给我!”

  戴小桔结巴了:“什……什么意思?”

  朵朵把纸币塞进呆了的戴小桔手里,抢过照片,刺啦,一撕为二,脸上笑嘻嘻的:“我不允许有人用口水脏了我的路笛!”

  古柯叶拉起哈小茜就跑:“再看下去我就要呕吐了。”

  离开那群大脑发烧的人,哈小茜和古柯叶兜到淮海路上的超市。古柯叶说:“走,进去看看!”

  古柯叶兴致勃勃,左看右看。哈小茜心不在焉,跟在同桌的后边傻傻地问:“哎,我是不是情感麻木?连‘呕像’都没一个。”

  “啊哈,”古柯叶喜欢这样叫小茜,显得又亲切又调皮,“其实你有一个最最偶像的弟弟!”

  “哦?”

  “哈利·波特!”

  “瞎说什么呀!”

  “姓哈的全是了不起的人,土耳其国家队的哈克·苏坎,还有今年的黑人影后哈莉·贝瑞……”古柯叶滔滔不绝。

  哈小茜低着头说:“反正我最最差劲了,又难看,读书又不好,又没有人缘,一天到晚只晓得睡大觉!”

  “胡说!你可爱、单纯、善良,还有,你笑起来真的好有感染力,睡着的样子也很甜美。看看,这个抱枕喜不喜欢?”古柯叶递给她一个小巧玲珑的枕头,做成骨头形状,图案是可爱的史努比正趴在狗窝上打鼾。

  “还行!”

  “我要啦!”古柯叶拍拍手,继续搜罗,购物篮里很快扔进了不少东西。

  结账的时候,收银员飞快地一样样报着货名:“史努比抱枕,印度纯薄荷油,虎牌清凉油,邦迪创可贴,渔夫之宝强力口香糖……”

  结完账,古柯叶把满满一袋子东西塞给哈小茜:“统统归你啦!”

  “你发财了?”哈小茜很惊讶,明明圣诞节没到,古柯叶怎么扮起圣诞老人的角色来了?

  “虽然你经常呼呼大睡,有时很闷,可我还是会想你的。”古柯叶突然用手背捂住嘴巴,眼圈红了,接着又笑了,“知不知道,你每天午睡起来,额头上都有一道课桌边的印痕,抬头纹一样,难看死了。记住要用这个抱枕哦,小姑娘睡也要有睡相嘛!”

  哈小茜吓一跳,拉住古柯叶:“你……你什么意思啊?”

  古柯叶不接她的茬,继续开她的“无轨电车”:“薄荷精油醒脑还是最管用的,不过不能上来就用,要循序渐进,先涂清凉油,再嚼口香糖,最后抹精油。”

  “要是有人欺负你,不要逆来顺受。大不了打上一架,人家下次就不敢欺负你了!创可贴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哈小茜一脸不明白地看着她的好友。

  古柯叶突然抱住哈小茜:“啊哈,我要转学了。没有我你怎么办,怎么办?”

  哈小茜嘴巴张着,看着她的同桌,唯一的“死党”,喃喃道:“怎么讲,怎么讲啊?”

  “我想,好歹熬过期中考再说。”古柯叶稍微平静下来,一点点说出转学的原因。

  古柯叶家是那种沿街的门面房,在老城区,地势很低,一到大雨天,就要往外排水。古柯叶家门口挂着“老柯推拿”的牌子,老爸虽说是个盲人,可靠着祖传的推拿技术,一家人过得还算凑合。

  两个美国回来的服装设计师看中了那的地段和她家的老房子,准备改成很有风格的服装设计室,连竹椅、竹凳和箍着铜的老脚盆都要了下来,拿她们在浦东的高层公寓房跟柯家来换。老爸最终还是答应了。她们还为老柯介绍了不少外国朋友和高级白领的顾客,老柯住得舒服,收入也高了,何乐而不为呢?

  这几天,古柯叶天天摆渡来上学,明天是浦东新学校报道期限的最后一天了。

  两个女孩好想抱头痛哭,可是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她们还是拼命忍住了。她们知道,只要谁一开了头,眼泪就会像滑了丝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哗,哗哗哗,关也关不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