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十四章

时间:2019-11-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生活虽然艰难,可太阳还是按照千古不变的规律每天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日子尽管难熬,可还是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年底。时间进入腊月,年的气氛就一天浓似一天,腊月初五吃五豆饭,腊月初八喝腊八粥,劳作了一年的庄稼人放下手中的活计,开始忙年了。所谓忙年,就是忙着为过年做好准备,女人们开始购买缝衣服及做鞋面用的布料、针线、顶针,拆洗被褥,缝制新鞋新衣;男人们赶集上会,置办年货,包括买染布的染料,煮肉用的茴香、大料、花椒,糊窗户及剪窗花写春联用的白纸红纸、年画、鞭炮,招待客人用的烟叶、茶叶,打酒割肉;几乎每个家庭都要添置碗筷,希望来年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添人添丁,人丁兴旺。另外,人们即使平时日子再苦,哪怕吃糠咽菜,衣不遮体,过年也要包上一顿饺子,吃上几天白馍,添件新衣服,否则来年就得穷一年。置办年货的乡下人纷纷涌向县城,各种店铺、杂货铺、铁匠铺前熙熙攘攘,店铺老板更是使出各种办法吸引人们买他家的东西,抓住过年这个机会挣多多的银子。严裕龙和邱鹤寿进城去置办年货,同时给李瑞轩送卖房子卖地的银票。路上邱鹤寿问严裕龙说:“少爷,你说李先生到底遇到了什么难事要卖祖宗留下的家业,他不会是去赌场输了钱吧?”看着邱鹤寿疑惑的神情,严裕龙反问道:“你看李先生像那样的人吗?”邱鹤寿说:“当然不像,可是我就是想不明白李先生干吗那么缺钱要卖祖宗留下的基业,在龙尾堡落下一个败家子的名声。”严裕龙说:“这个问题我也想不明白,问了几次瑞轩不说,我也就不好再问了,不过我相信,瑞轩用这些钱是在干正事,而且一定是在干一件大事。”

    严裕龙和邱鹤寿来到县城,离和李瑞轩相约的时间还早,两人于是先去采购年货,发现今年办年货的情景和往年相比大有不同:尽管大街上办年货的人熙熙攘攘,可是许多店铺却无货可卖,一些店铺干脆关门歇业。

    严裕龙和邱鹤寿来到城中最大的布庄“雷记祥隆布庄”的门前,却见雷老板和伙计正在准备关门,看到严裕龙和邱鹤寿,雷老板赶忙把他们让进店里喝茶。严裕龙喝了一口茶问道:“雷老板,如今进入腊月年关将至,家家户户缝新衣,购年货,正是商铺一年之中挣银子的大好时机,可雷老板此时却把店铺关门,莫非和钱有仇?”雷老板说:“我当然和钱无仇,布庄关门停业,实在是无货可卖啊。”严裕龙问:“为什么就无货可卖呢?”

    看着严裕龙不解的神情,雷老板给严裕龙和邱鹤寿续上茶水说:“无货可卖,主要是因为东边的货物过不来。我们所在的关中地处西北,闭塞落后,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做衣服的洋布,缝衣服纳鞋底用的缝衣针及顶针,点灯用的洋油,染布用的染料等日常生活用品,一般都是河南或山西的商贩送货,可是自从今年入冬以来,函谷关和潼关一带土匪出没,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直杀得函谷关至潼关一线路断人稀,山西和河南的布匹过不了潼关,我的布庄自然无货可卖,只好关门停业。”

    严裕龙说:“既然如此,关中布行为何不雇镖局押镖,直接从河南进货?”雷老板说:“我们当然这样想过,可是潼关地处晋、陕、豫三省交界处,坡陡沟深,南依秦岭,那些土匪神出鬼没,而且跨省流窜,都是一些武功高强、杀人不眨眼的悍匪,一般镖局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前段时间,‘福泰布行’雇请了十几个镖师从洛阳进了批布,在潼关的大沟中遇上了土匪,十几个镖师全部被杀,土匪不但抢走了陈老板全部货物,还割了他两个耳朵,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镖师敢押过潼关的镖了。可怜陈老板,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可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回到家就大病一场,原本一个好好的生意人,如今却变成了一个疯子。”

    和李瑞轩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严裕龙和邱鹤寿离开雷记祥隆布庄,来到城西的王铁巷子,老远就能听到“叮叮咚咚”打铁的声音。两人进了王老二铁匠铺子大门,只见十几个铁匠炉子一字排开,个个炉子都冒着腾腾的烈焰,里面插着烧得通红的正在加工的铁器,从外形看打的都是大刀长矛。铁匠王老二带着一帮人有的烧炉子,有的抡大锤,有的把铁器放到水中淬火,“叮叮咚咚”的打铁声,“呼呼”的风箱声,烧红的铁器放进水中淬火的“嗤嗤”声交织在一起,一派红红火火的繁忙景象。

    严裕龙走到正在打铁的铁匠王老二跟前大声喊道:“王老板,给我选两把上好的菜刀。”那王老二头也不抬,一边打铁一边说:“没有。”严裕龙说:“那就麻烦你给我打两把。”王老二说:“没时间。”严裕龙正要再说,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喊声:“王老二,我的货好了没有?”严裕龙回头一看,是马山虎和李瑞轩两个人走了进来。那王老二闻声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大声喊道:“好了,对于镇威镖局的货,我王老二哪敢马虎。”王老二放下手中的活,这才发现刚才要买刀的人是严裕龙,于是一边给严裕龙致歉,一边把他们几个人让进屋里泡上茶说话。

    一进屋子,王老二赶忙给严裕龙奉上茶赔罪。严裕龙说:“赔罪倒是谈不上,只是我今天在县城转了半天,没想到最红火的生意要数你王老二的铁匠铺子,而且打的都是大刀长矛之类的兵器。”马山虎说:“裕龙兄有所不知,如今关中地区由于天灾人祸,匪患严重,日益严重的匪患使官府已无力应对。官府保护不了老百姓,老百姓为了保护自己,于是大量购买这种三尺来长像砍刀一样被称为关中刀子的大刀和长矛,平时用来看家护院,出门时带着用于防身,铁匠铺子的生意自然好了起来。”严裕龙沉思了半天说:“可是贤弟想一想,即便是老百姓手中有了大刀长矛,可是靠种地为生的老百姓,怎能斗过那些精通拳脚,靠耍刀子为生的土匪。另外,这年年防灾,夜夜防匪是我们庄稼人几千年来的古训,可是这土匪怎么还越防越多了呢?”

    李瑞轩说:“裕龙兄,造成目前匪患严重的原因不只是天灾,主要还是人祸,那就是清政府无能统治,特别是慈禧和光绪皇帝的西安之行,更加重了关中百姓疾苦。各县府官员为巴结慈禧,以迎接圣驾为由,广征皇粮拉皇差,贪官们更是借机搜刮民财,使老百姓本来就十分艰难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饥饿生盗贼,许多本来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因为生活不下去,有时不得不铤而走险,揭竿而起,继而发展为匪。他们打家劫舍,绑票勒索,更有甚者,有时还洗劫村庄,抢人qi女,烧杀淫掠,无恶不作,致使如今的关中盗匪横行,民不聊生。”

    听了李瑞轩的话,严裕龙站起身在屋子中走了两圈,深思了半天说:“是啊,如今的关中地区已是镖局林立,山虎兄弟以及手下的刀客,在老百姓眼中已经成了行侠仗义,对抗土匪歹人,对付恶霸奸商,威慑贪官污吏的好汉,成为老百姓眼中的保护神。就连官府对那些江洋大盗和朝廷要犯束手无策时,不是也常常求助刀客进行缉捕吗?”

    听了严裕龙的赞美,马山虎笑道:“裕龙兄说得太对了,在当今这官府积弱、土匪横行的社会中,如果没有我们这些行侠仗义的刀客,老百姓的安危谁来保证?天下的公道谁来主持?正是由于刀客的存在,让那些无恶不作的盗匪有所顾忌而收敛,使那些坑害老百姓的贪官污吏和作恶多端的恶霸提心吊胆。”

    李瑞轩说:“不错,正是因为刀客的存在,有效遏制了盗匪,震慑了贪官污吏,吓阻了恶霸奸商,维持了社会的平衡。可是贪官污吏杀不尽,土匪歹人抓不完,要让老百姓得到真正安宁,就一定要推翻腐朽政府,由我们汉人来掌权。”然后转过脸问严裕龙:“裕龙兄,我托你卖房子卖地的钱带来了吗?”严裕龙掏出一张银票说:“带来了,总共两千八百两,那院偏房和郭家相邻,因此八百两卖给了郭明瑞,价格应该还算合适。那几块地卖了两千两,银票瑞轩弟收好。”然后用疑惑不解的神情问道,“裕龙不知瑞轩弟到底遇到了什么难事,一下子卖了龙尾堡中祖宗积攒的半个家业?”马山虎说:“岂止是只卖了龙尾堡的家业,连城中的车马店也卖了,和我们这些居家过日子的人相比,瑞轩兄要干的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严裕龙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瑞轩,却见李瑞轩淡淡地笑了笑说:“到时候裕龙兄自然就知道了。”然后把银票递给马山虎说:“一切就拜托山虎兄弟了,一定要保证货物万无一失,我有事先告辞了。”马山虎接过银票说:“请瑞轩兄放心,你就安心地等着接货吧。”

    严裕龙正想问李瑞轩用卖家产的钱买什么货物,就见镇威镖局那个十一二岁的小刀客猴子急急忙忙走进屋子径直走到马山虎面前说:“大哥,小老汉回来了。”马山虎一听“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人现在在哪?”猴子说:“捆在镖局门前的拴马桩上。”马山虎问道:“是他自己回来的,还是被你们抓住的?”猴子说:“是小老汉自己回来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