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村长的谋杀(1)(2)

时间:2019-11-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腊八这天,县上司法科来了三个人,调查孙村长被杀事件。为首一个姓马的股长,下边两个股员。老马过去在县竹业社破竹篾,去年他姐夫调到这个县当司法科科长,他便到司法科当股长。下边一个股员年龄大些,五十多岁;一个年纪轻些,二十多岁。三个人在孙村长家里吃过腊八粥,吸了几袋烟,便由孙毛旦陪同,察看了一下已经入殓的孙村长,又到村西察看了一下土窑,便又回到孙村长家吃酒。老马对坐在上首的孙老元说:
 
    "老叔,已经查过了,孙村长真是被麻绳勒死的!"
 
    孙毛旦性子急些,接上去说:
 
    "勒死谁不知道是勒死的?问题是谁把我哥勒死的,老马,你得捉住他!"
 
    老马看孙毛旦这么说话,心里有些不高兴,吸着水烟说:
 
    "捉住是要捉住,但捉一个人是说话的?你兄弟本事大,我老马没来,不是你也没捉住他?"
 
    这时陪客的副村长路黑小说:
 
    "老马,要考虑就往土匪窝里考虑,看那窑里的红薯皮!"
 
    老马又瞪了路黑小一眼:
 
    "有红薯皮也不一定是土匪,有土匪也不一定非有红薯皮!"
 
    然后将脸转向孙老元:
 
    "老叔,我知道我本事不大,吃这碗饭有些勉强。但我劝老叔还是想一想,孙村长有哪些仇人。想出来,让人到县里告诉我,我就不信抓不住他!"说完,不理别人,独自吸了两袋烟,就带着两个股员回去了。来时孙老元派马车接他们,走时又用马车把他们送了回去。一人还送给他们几个夹肉蒸馍。老马这时倒有些不好意思,说:
 
    "还拿蒸馍干什么,尽麻烦你们了!"
 
    马车一开,孙毛旦骂道:
 
    "这个鸡巴老马,接他来干什么!他就会拿蒸馍!"
 
    腊月初十,孙村长出殡。出完殡,散了客人,已是晚上。副村长路黑小在院子里帮助伙夫收拾剩下的杂菜,大老婆在她房里搂着儿子孙屎根低声啼哭,这时老掌柜孙老元突然一阵火上来,抖着身子咳嗽起来。本家侄子孙毛旦扶他到屋里躺下,这时家里喂牲口的老冯走进来,垂手站在地下。孙老元咳嗽完问地下:
 
    "老冯,你怎么啦?"
 
    老冯上前说:"老掌柜,你要保重身子!"
 
    孙老元说: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老冯却没有回去,憋了半天又说:
 
    "老掌柜,我有话说。"
 
    孙老元说:
 
    "你说吧。"
 
    老冯说:
 
    "本来这话不该我说,可去年我家小猴子得了大病,多亏老掌柜给他找先生,才捡了一条小命!"
 
    孙老元说:
 
    "老冯,有话你说吧!"
 
    老冯说:
 
    "依我看,这次少东家被害,都怪佃户老西!"
 
    孙毛旦急忙问:
 
    "怎么怪老西,你发现他通匪了吗?"
 
    老冯说:
 
    "他通匪不通匪我不知道,但上次村里过土匪,少东家派他家烙二十张饼,他家只烙了十二张,把一帮土匪给得罪了。土匪还打了少东家一巴掌,说是回头算帐,现在肯定是应到这上头了!"
 
    孙老元和孙毛旦都想起来了,十一月村里是过过这么一帮土匪。这些人个头都很矮,操外路口音,为首的一个还掖着一把盒子。一到村里就让烙饼,孙村长派了饼,派到佃户老西家。老西家娘儿们不是东西,以为应付土匪像应付他家妯娌呢,能占些便宜就占些便宜,于是只烙了十二张,个头还特别小,把一帮矬子土匪给惹恼了,跳起来打了孙村长一巴掌,说回头算帐。老冯走后,孙毛旦对孙老元说:
 
    "叔,不是老冯提醒,我还真把这事给忘了,现在看来是了!这个鸡巴老西,贪图一把面,害了我哥!这帮土匪一时找不着,可老西跑不了。我带几个人,先去把老西和老西娘儿们吊起来!"
 
    孙老元又咳嗽一阵。咳嗽完说:
 
    "不要吊老西。不会是因为老西一把面。"
 
    孙毛旦说:
 
    "怎么不是老西?正是因为一把面才把那帮土匪惹恼了!"
 
    孙老元说:
 
    "也不会是那帮土匪。你想想,那帮土匪都操外地口音,会因为几张饼专门回来勒人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