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十三章

时间:2019-11-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严裕龙的父亲严鼎铭到底是被慈禧所害,还是被仇家所杀,对于龙尾堡这些小民百姓来说永远都是个谜。庚子年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和她的一帮文武大臣束手无策,无可奈何中携光绪帝西逃。在洋人的枪炮下,慈禧早已失去了往夕那君临天下的太后气势,和光绪皇帝仿佛是一对落难而狼狈逃窜的孤儿寡母。但这个一贯性格硬辣不服输的女人并未绝望,此时的她想到了关中这块曾经有十二个朝代建都的风水宝地,想到周秦汉唐,想到曾创建霸业和伟业的秦皇汉武,想到了古长安,于是对仍在为落脚点争论不休的众大臣说:“我意已决,咱们去关中,准备迁都西安。”面对群臣的不解,慈禧进一步说:“西安地处关中,四面雄关固锁,山河险固,易守难攻,哪里像北京,无险可依,让那些洋鬼子不费力气就给占了。另外众爱卿想一想,中华这个泱泱大国是谁统一的,是千古一帝秦始皇;是谁巩固的,是威震华夏的汉武帝;而唐太宗李世民又将其推向了鼎盛,而这些帝王当时都建都西安,西安承载了千年的兴盛、恢弘、磅礴和壮丽。因此,迁都西安,我们正好可用这十二朝古都及秦皇汉武的英气和霸气,冲走那自鸦片战争以来我大清帝国的晦气和霉气,借汉唐雄风重振我大清国威,我们君臣共同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富国强民,用几年时间,重新收拾这支离破碎的山河,到那时,岂容列强们在我华夏大地上横行。”慈禧是带着一颗雄心满怀希望来到西安的,可是当慈禧和光绪帝来到西安的时候,满腔的热情却被那无情的现实浇了一盆冷水。慈禧眼中没有看到想像中的汉唐时留下的高大的宫殿、繁华的街市,更没有看到想像中仍带有秦皇汉武雄风的英勇的将士和春风得意的市民,面对眼前那一片片残破不堪的残存古迹,低矮的民房,以及生活在困境中的因多灾多难而显得委靡不振的臣民,慈禧用失望的口气问随行的大臣们:“这就是西安,这就是汉唐时那‘一统天下,君临万邦’的长安,传说中的那些高大的宫阙在哪里?昔日的辉煌又在哪里?”西安之行使慈禧躲过了洋人的枪炮,但却挽救不了签约赔款的命运,这场战争最后以大清帝国和十一国列强签订割地赔款的《辛丑条约》而结束。

    慈禧在西安呆了一年,她实在对西安厌烦了,对周围的人说:“我来西安,原本是想借西安这个滋生了秦皇汉武的风水宝地重振国威,让汉唐雄风激励我大清早日强盛,可是西安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好风水,有的只是贫穷和落后。另外,西安的房子太小,不如住在北京宫里宽畅,住在这里我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况且众大臣也一个劲上奏劝我和皇上早日返京,使国家恢复秩序,因此我和皇上已商量好,近日返京。但是在返京之前,我得带你们去同州府临晋县看一个人,一个为大清国尽了一辈子忠,已经去世的‘济世丞相’严鼎铭。”

    一天下午,同州知府赵大人带着几个官员进了严家大院,严裕龙赶忙把他们迎入厅房,让座看茶。一番寒暄后,同州知府对严裕龙说:“太后和皇上已到了临晋,主要是缅怀你的父亲严鼎铭严大人,同时也想见见你,明天一大早太后要在丰图义仓召见你。能被太后召见,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可是见太后自然得有见太后的规矩,这几位大人是宫中来的公公,来给你教教见了太后怎样行大礼,怎样叩头,如何问安等等。”然后让严裕龙一直练习到深夜,临走时还一再叮咛严裕龙说:“见了太后,磕头一定要磕出响声,行礼一定要到位,太后问话,一言一行要谨慎,说错一个字,就有可能招至杀头之祸。”

    第二天天没亮,严裕龙就被同州知府带至丰图义仓。沿途看见离丰图义仓一里开外的地方,已被手持快枪的清兵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沿路还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身着黄马褂的持刀护卫还不停地在丰图义仓内城和外城的城墙上巡视。墙外更有清兵围成了一堵人墙,别说是人,就是连一条狗、一只飞鸟也很难进入丰图义仓。

    严裕龙和同州知府在丰图义仓门口候站了近两个时辰,才见丰图义仓的仓门缓缓打开,一个太监带着一队身着黄马褂的持刀护卫迎了出来,那个太监冲着严裕龙说:“太后老佛爷传严鼎铭之子严裕龙觐见。”

    严裕龙随那太监从东仓门进了丰图义仓,那队持刀护卫手按腰刀,威风凛凛地分两列随行,严裕龙边走边想,召见自己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虽然他鄙视和厌恶这个女人,但林立的岗哨和那种肃穆的气氛,还是让严裕龙感觉到了太后天子的龙威,使他那天生高傲的本性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敬畏之情,不得不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同时心中感到一阵紧张。

    严裕龙随太监站在屋外,看见屋内的慈禧手持一只大毛笔正在挥毫书写,随着众人一阵“啧啧”的称道声,不一会,两个高六尺、宽四尺五的“龙”和“虎”字已经摆在书案上,苍劲有力,气势不凡。特别是那“龙”字,看起来似一条飞舞的猛龙,笔锋犀利,张扬奔放,彰显君临天下的气势。“虎”字则看起来有些拘谨,束手束脚,仿佛一个唐侍女,给人感觉龙腾有余而虎跃不足,让人实在猜测不出是慈禧太后的书法功底不到,还是另有其他含义。

    慈禧写完字有些累了,在太监的搀扶下坐在了屋子中间的一张大椅子上,两边站着的宫女赶忙递上茶水。随着一声:“传严裕龙。”严裕龙在太监的指引下进到屋中,他壮着胆子向上看了一眼,发现慈禧也正看着他。严裕龙感到慈禧的目光虽然温和,但那温和的后面又似乎带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严裕龙不由双膝一软,跪了下去,按照太监昨晚给他教的礼仪行了大礼,口中同时喊道:“太后吉祥。草民严裕龙给太后请安,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严裕龙说这些话时,跪在地上把头压得低低的,几乎碰着了地面,说完后“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这时,那个太监已经把严裕龙献给慈禧的礼单拿给慈禧看。慈禧十分高兴,说:“同州的花生、大枣、黄花菜天下第一,我在北京宫里吃的就是这里的贡品,代我收下。”

    慈禧打量了跪在地上的严裕龙半天,说:“你父亲是一个对国家忠心耿耿的忠臣,也很有才干,只是性情耿直高傲,性格倔强,很有个性。”说到这,慈禧叹了一口气说,“唉,那么好的一个大臣,到最后结局却不太好,真是可惜了,看在你父为国家做了那么多事的分儿上,我给他赐了一个金头,也算是对他一生的褒奖啊。”慈禧说话时虽然语气和蔼,可是严裕龙一想到就是这个女人派人杀了自己的父亲,心中难免有一股恶气,可是他也只能是忍了,口中说道:“谢太后老佛爷恩赐。”

    慈禧接着说:“我来临晋,并不是想看这丰图义仓和对面的龙头寺。高大的建筑和名寺大庙我见得多了。召你来这里,是因为有人说你家珍藏有一面古秦王镜,说常照此镜可使人明事理,端行为,纠错明志,这话我不大信,可是我的确喜欢古玩珍藏,可否把那秦王镜借来让本太后和众爱卿一同观赏?”听了慈禧的话,严裕龙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家根本就没有那所谓的秦王镜,可是如果回答说没有,又怕慈禧不信给自己以及家人引来杀身之祸,由于紧张,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见严裕龙不回答,慈禧“嗯”了一声,冷冷地说:“怎么,莫非你不肯?”声音不大但却威严。严裕龙赶忙说:“小人不敢,只是……”慈禧问:“只是什么?”严裕龙说:“只是小人家里确实没有那所谓的秦王镜。”“真没有?”慈禧用威严的目光盯着严裕龙。严裕龙说:“确实没有。”

    慈禧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冷地说:“严裕龙,你可知道欺骗本太后是何下场?那可是要满门抄斩,诛灭九族啊!”严裕龙说:“小人不敢,只是小人家里确实没有秦王镜。”慈禧说:“好,我现在就让同州知府率兵到你家去搜,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搜出秦王镜。”看到慈禧如此蛮横,严裕龙十分气愤,但仍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小人不敢欺骗太后老佛爷,小人长了这么大,连那秦王镜到底是什么样子也没见过,更别说珍藏了。”慈禧显然不相信严裕龙,只见她围着严裕龙转了两圈,突然大声喊道:“来人,给我把严裕龙……”慈禧话音未落,早有两个身穿黄马褂的持刀护卫已冲到严裕龙左右。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严裕龙捏了一把汗。

    就在大家都在为严裕龙的安危担心之时,却见慈禧语调一变,突然换成了一种温和的语气说:“给我把严裕龙拉起来赐座。”就这样,严裕龙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强拉着坐到了椅子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严裕龙惊恐的神情,慈禧“噗”的一声笑了,换了一种和蔼的语气说:“谅你也不敢欺骗本太后,既然你家没有那秦王镜,本太后不看就是了。其实我来这里,只是想看看你父亲的家乡,他老人家为国家操劳了一生,秉公无私,两袖清风,也没有为子孙留下什么,因此我不但要重用你,而且还要重重地赏赐你。听吏部说目前还有两个知府的位子空缺,就由你来做其中一个,也算为国分忧嘛。另外听说你家也不富裕,我同时还要赏赐你一些钱财。”

    听了慈禧太后这极富有人情味的话,严裕龙那紧张的情绪稍稍轻松了一些,说道:“谢太后抬举,只是裕龙才疏学浅,见识浅薄,为一乡野粗人,没有做官的才能。另外,托老佛爷的洪福,小的日子还过得去。虽谈不上富裕,却也是一日三餐衣食无忧,如果老佛爷一定要奖赏的话,就给龙尾堡的乡亲们奖赏一些,他们的生活苦啊。”

    听了严裕龙的话,慈禧淡淡一笑说:“真是和你爹一个脾气。其实我早已料到你不想做官,更不想要我的奖赏,否则就不是严鼎铭的儿子。看在你爹的分儿上,本太后不怪你,也成全你的请求,对龙尾堡的老百姓予以奖赏。你跪安吧。”听了慈禧的话,严裕龙赶忙说:“谢老佛爷,我替龙尾堡乡亲给老佛爷磕头。”说完磕了头退着出了屋子。

    严裕龙回到龙尾堡,家中早已坐满了本地的大小官员和乡绅,他们都为严裕龙能受到慈禧太后的召见而感到羡慕,纷纷打问严裕龙慈禧太后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都和他说了些什么。其实,严裕龙只在刚进门的时候扫了慈禧太后一眼,但很快就让慈禧太后那种说不出的威严给折服了,再也没敢抬头看,因此慈禧到底是什么模样,穿什么衣服,他根本就没看清楚。不过有一点严裕龙不得不服气,那就是自己一向鄙视的慈禧太后的确是一个让人折服的女人,有一种震慑人的说不出的威严。

    严裕龙把当时被慈禧召见的情景重复了一遍,听得那些官员不由发出一片啧啧声。特别是当他们听到严裕龙连知府也不愿做时,禁不住替严裕龙惋惜。

    慈禧在丰图义仓召见严裕龙后的第三天,一队官兵带两辆马车来到龙尾堡,为首那位着官袍的官员,正是严裕龙受慈禧召见的前一晚上为严裕龙教礼仪的太监。那太监让严裕龙把龙尾堡人集合起来说:“上次老佛爷在丰图义仓召见严裕龙时要重赏他,可严裕龙不要,求太后赏龙尾堡的乡亲,看在严裕龙父亲曾经为国效力及严裕龙宽厚仁德的份儿上,太后准了严裕龙的请求。如今冬天天气寒冷,太后老佛爷给龙尾堡无论贫富尊卑之人,每人赐一件过冬的新棉袄,以示太后爱民之心。”说完让严裕龙叫名字,叫到的人上前领棉衣。

    严裕龙第一个喊到的是郭鸿昇和郭明瑞父子。只见郭家父子二人走上前来,从官兵手中接过棉衣一看,那棉衣选料精细,做工考究,摸起来又软又棉,可见用的都是上好的布料和棉花,而且衣服上还写着“皇帝太后钦赐”几个字。

    手捧着那“皇帝太后钦赐”的棉衣,郭家父子及龙尾堡那些小民百姓感激涕零,在严裕龙的带领下,跪在地上对着那“皇帝太后钦赐”的棉衣,把头在地上磕得“咚咚”直响,而且口中一齐大声喊道:“祝皇上万岁,祝太后吉祥,万寿无疆。”

    在以后的日子中,龙尾堡人骄傲地穿着那些写着“皇帝太后钦赐”的棉衣,连走路时腰杆都挺得直直的,显出一种别人无法比拟的荣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