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全世界女生都像她

时间:2019-11-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点击:
一朵花开的时间(全文在线阅读)> 第2章 全世界女生都像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和蔼的报站声,伴随着《茉莉花》的萨克斯演奏版灌入耳朵:“终点站流苏桥到了,请乘客们抓紧时间下车!”哈小茜清醒过来。

  面前的位子空空的,朵朵和宋颂空气一样悄悄蒸发了。

  哈小茜懊恼地抹干净下巴上的口水。昨晚是复习得晚了点,要不,她再能睡,也不至于像马一样站着睡觉。

  下了车,心急火燎去看显示牌。下一班车间隔特长,要整整二十分钟才发车。她三步两步跨到车站对面,果断地扬起手,一辆藏蓝的TAXI打着空车灯向她驶来。

  哈小茜悄悄松口气,运气还不算坏到极点。

  离她五六米远的地方,突然杀出一个家伙。他漫不经心一挥手,车子乖乖停下了。噗!他随口吐掉嘴巴里的口香糖,开了车门,懒洋洋地跨了进去。

  哈小茜一呆,不顾一切冲上去,扑到车头:“喂,喂,是我先招手的!”

  司机连续摁喇叭,哈小茜却不让步:“先载我,先载我,我考试来不及了!”

  “God!”车厢里的家伙跳出来,恼火地一摔车门:“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哈小茜抖了抖:“对……对不起。”

  “我被你害惨了,道歉,道歉管什么用啊!”

  “我没道歉啊。”哈小茜从那家伙的身边挤过去,一边开门一边说,“嘿嘿,还是说了吧。”她声音低下来,背对着那个人:“当心……当心裤子突然掉下来!”

  那家伙全套松垮垮的装扮,麻袋一样的T恤,牛仔裤不是一般的宽大,裤裆都快垂到膝盖了。关车门的时候,他动作幅度那么大,哈小茜真怕他的裤子突然掉下来。

  “香提中学!”她急吼吼地对着司机叫,紧接着很小声地问,“师傅,二十块够不够?我……我只有这么多。”

  没等司机回答,一个巨大而急促的声音狂喊起来:“停!停!停!”

  司机一动不动,中了魔法一样。一个套着帆布背心的大胡子,挟着喇叭似的一阵尖啸冲过来,哈小茜捂住了耳朵。

  “你蹿进来干什么?”大胡子一边把她揪下车来,一边喊,“剧务,剧务哪里去了?怎么清得场地?”

  哈小茜懵懵懂懂的。和她抢车的那个家伙幸灾乐祸的,这会儿正抱着肩嚼口香糖,嘴唇亮晶晶的。

  啊,男生居然也涂唇彩哦?!就这么一瞥,哈小茜已经迅速打消了打量他第二眼的念头。

  这时,不知道一下怎么咕噜咕噜冒出那么多人,全穿着印字的背心或者夹克,一团慌乱跑来跑去。

  大胡子虎着脸跑回一台监视器旁,喝问:“一号机准备好,重新开拍!”

  “太阳斜过去了,光线不对了!”

  “收工!”大胡子气急败坏地喊。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早上白辛苦了。”

  “这冒出来的女孩长相真难看,辫子歪掉,跑步姿势像鸭子!”

  “就是,长得漂亮点也算了,说不定导演即兴算她个镜头!”

  “损失惨重,浪费胶片还有人力!”

  一路怨声载道,不停地有人嘀嘀咕咕。哈小茜边走边缩脖子。她能感觉到那些虎视眈眈的眼神。

  哈小茜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衣袋捏捏瘪瘪的小钱包:要叫我赔,我死定了,还是快溜吧。

  她赶快转身跑,像有一千只蜜蜂在后面撵着。这是一条窄窄的单行道,哈小茜一边跑一边频频回头。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一辆车子也没有?

  哈小茜好像看到了林Sir神情严厉地把那个著名的定时器在讲台上一拍,刻度咯咯地移动。每个学生只有迟到五分钟的机会,时辰一到,她厉声喝令前后门边的同学:“关门!”

  她快要哭出来了,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一步错步步错。没办法了,只有一直朝前跑、跑。跑到前面的大路,应该有TAXI了吧?

  眼镜一次次顺着汗津津的鼻梁滑下来,她腾出一只手推了又推,终于忍无可忍,气咻咻一把摘下。

  眼镜摘了,眼前立刻变得模模糊糊。哈小茜把书包挪到胸前,像袋鼠妈妈那样一蹦一蹦,脚步歪歪扭扭。

  嘟嘟嘟,后面有车喇叭炸响了。

  “啊,TAXI!”哈小茜猛地刹住脚步,慌慌张张掏眼镜。快看看,到底是不是空车?说时迟,那时快,后边的车子没料到她突然停下来,眼看着要撞上来了。

  哈小茜大惊,赶紧往旁边躲。可两条腿软软地打了一个结,自己绊了自己一下。一个早上,屁股第二次着了地。

  “吱——”一辆明蓝色的小车几乎贴着她的身体硬生生停下来。车上飞速跳下来两个人。

  “啊——”哈小茜这辈子都没发出过那么高的分贝,她看清那是一辆没有顶灯的轿车,顿时绝望透顶,一大串泪珠骨碌碌滚下来。

  “啊,又是你!”先是一个高高的家伙惨叫,棒球帽压得低低的,几乎只露出下巴。

  旁边的女人马上很警惕:“你上车去,把墨镜戴上。”她蹲下来,一个巴掌摊在哈小茜和车头之间,很耐心地解释:“你看你看,车子离你还远着呢。”她伸出手来,温和地说,“没事了,我拉你起来。”

  哈小茜赶紧把眼镜戴好,清清楚楚看见了女人腕子上一块大大的方形表上的时间。啪,脑袋痛苦地垂下来。

  下一秒钟她突然感觉自己腾云驾雾。棒球帽俯下身一只手抄起她的腰,一只手穿过她的膝弯,不由分说就把她抱了起来,轻轻巧巧塞进后车门,自己跟着坐进来。

  “干什么,干什么?”哈小茜双手乱摆。

  女人急忙跑回驾驶座,责怪那男生:“你要干什么?”

  “没见她快要晕倒了?”棒球帽发声了,声音有些哑,不过还算有点味道。

  “干吗晕倒,车又没撞着我。”哈小茜嘀咕着。啪,啪!两样东西掉进她怀里。看上去不错,一瓶紫色的“每日鲜”葡萄汁,还有一袋Kisses好时巧克力。

  看到她发呆,棒球帽说话了:“来点吧。”嘴巴还不停地嚼着口香糖。

  “好啊,拿我的东西做人情。”女人半真半假,兴师问罪。

  哈小茜这才有空打量那女人,干练的中长发,涂着近唇色的口红,穿着质地细腻的咖啡皮衣。

  “不是你说的嘛,果汁和巧克力是女生最好的镇静剂。我看她吓得有点神经错乱。”

  “你才神经!”哈小茜不高兴了。

  “那你又叫又哭干什么?”

  “我觉得自己好倒霉,该上的车子没赶上,该下的车站没下去,咬咬牙要叫车子,偏偏全世界的出租车都消失了……”哈小茜没完没了地诉苦,“我今天考试哎。我肯定迟到了,我算是完了!”

  “好了好了,”女人不耐烦地打断她,转身扔给哈小茜一叠东西,“看在你奋不顾身的面上,给你!”

  是一叠七寸照片。哈小茜随便瞄了瞄最上面的一张:“啊,玫红朝阳格子,很好看喔。”

  “真的?”驾驶座上的女人忽然开心起来,发动车子,主动说,“带你一段好了。”

  “好喔,谢谢阿姨。”这才是哈小茜最开心的事。

  “喂,瞎叫什么?童姐有那么老吗?”棒球帽教训她。

  “是苏格兰民族服装,你喜欢男生这样出位的打扮吗?”叫童姐的女人饶有兴致地问。

  “啊,又穿裙子又涂唇彩,我还以为是女生呢,好恶心!”哈小茜不客气地打了个巨大的哈欠,膝盖顺势绷直了,照片纷纷落在地上、坐垫上。“哦,哦!”她忙不迭掩口,一张张弯腰去捡。

  “哎,脚抬一抬!”棒球帽根本不听她的,脚尖狠狠碾着那张穿裙子的照片。

  “干吗乱踩别人照片?”哈小茜仰头,从下往上正好看清了那张脸,如梦初醒,“啊,是你的艺术照啊?”

  “是又怎么样?”棒球帽心情恶劣,“没看见人家里面明明穿着长裤子吗?”

  “那还围着那块俗气的布头干什么?我们班里的朵朵还有一条这样的裙子呢。”哈小茜把剩下的照片归拢,塞还驾驶座的童姐身上,规规矩矩地说,“还你。”

  “你不要他的签名照?”童姐特别特别惊讶,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要知道这可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啊!”

  “那你还是送给她们吧。”哈小茜认真地说,“我拿去也没有用。外婆要看见我有男生的照片,肯定哇哇乱叫。”

  童姐在墨镜后边露出眼睛,看了反光镜里的哈小茜一眼:“你不看偶像剧?你不认得他?”

  “没空看,我情愿睡觉。”哈小茜瞪大眼睛凑近棒球帽,拼命在脑子里搜索。

  “拜托不要那么看人!”棒球帽侧过身子,“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姐姐,”哈小茜很认真地说,“下次我保证认得他了。”

  “那F4晓得不?”童姐不肯罢休,“人家都说他特像仔仔。”

  “谁说我像他了?我就是我!”棒球帽有些激动了。

  “啊哟,像仔仔有什么不好?昨天晚报还写你因为这个速度把成名提升了好几倍。”他俩先斗起嘴来。

  “够了!”棒球帽很不乐意,“我情愿长得像姜文!男人要靠实力说话。”他口气好硬。

  “哈,”童姐一笑,“你还只有十六岁,二十年以后你再说这话吧。点烟!”她熟练地用一只手抖抖烟盒,嘴巴叼出一支烟。棒球帽掏出打火机,给她点上。

  童姐说:“现在要抓人眼球。要是你打一个喷嚏,那些女孩们的心抖三抖;你冒出一点泪花,她们的心就碎成几瓣,你就成了!小姑娘你说对吧?”

  没有声音,哈小茜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着急地喊:“前面转弯,转弯!”

  “大拐弯还是小拐弯?”

  哈小茜一时语塞,眼珠团团乱转。

  “你只要告诉我们往左还是往右就行了。”棒球帽扯了几张面巾纸抹嘴唇,“大拐弯小拐弯的问题学校里不教。”

  哈小茜念念有词,两只手比划一阵,最后锁定左手:“这边,是这边!”

  车子呼一下拐过去了。一会儿就看见一条开阔的弄堂,一边挂着居委会的牌子,一边是“香提中学”的牌子,底下打了一个弯弯的箭头。

  “到了,到了!”哈小茜大声喊停。

  她跳下车,惊喜地大叫:“古柯叶!”

  一个高高的女生,晃着两个招摇的发髻,像《美少女战士》里的月野兔,骑在自行车上,一只脚撑地:“快,‘女魔头’的定时器上弦了!”

  童姐叫住她们俩:“不要和别人说看见我们了。”

  哈小茜一边慌乱地跳下车,一边回头傻傻地问:“哦哦,可是你们是谁啊?”

  汽车里传出一阵爆笑,不用猜也知道是棒球帽发出的。门随后关上了。车子一抹弯,呼啦一下远去了。

  “嘿,”古柯叶说,“坐上小车了?”

  “运道好吧。”哈小茜说,“我快要迟到了,他们的车倒霉撞上了我。”

  “买彩票!”古柯叶嘻嘻乱笑,“不买都对不起这样的好运气!”她一面说一面骑着车。自行车在凹凸不平的路上一跳一跳,小兔子一样敏捷灵活,很快不见了。

  车子里,棒球帽念念有词:“香……提……中……学。”

  童姐拍拍他:“没关系啦,小丫头没见识,我看她是脑子撞坏了。”

  “哼,亏得她进来横插一杠,我演得都要吐了!”棒球帽别过脸,顺便摇开窗子。

  童姐麻利地开了她旁边的窗子:“快点关上,当心真被人认出来,我们又脱不了身了!”

  “编剧是‘白痴’,一个中学生会叫着出租满世界追女生?”棒球帽发牢骚,“这个本子比《花儿怒放》差远了。”

  “就是要你又帅又有钱,诱惑女生统统来做灰姑娘的梦!”童姐把车开上大道,“呵呵,要你说怎么弄?”

  “拿个打足气的篮球把她砸晕,等她睁眼,堵住她的嘴唇,爱情天旋地转地来了!”

  “喔,真是开眼界,你这么追女孩?”

  “哪敢。”他耸耸肩,“她们不到处追着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童姐腾出一只手来捏捏男孩的肩:“乖,别人我不管,和菲儿戏里戏外都要配合点!”

  “童姐,饶了我吧。”

  “又不要你来真的。似是而非,真真假假,记者们最喜欢这一套了,文章就有得做了。”

  棒球帽的脑袋捶了几下椅子靠背:“痛苦,演戏的时候吻她我都恨不得用替身!”

  “告诉你啊,现在娱乐界金童玉女正是空档期,你们赶紧填空呀!”

  “我不想太出名了!”棒球帽说,“我受够了那些疯丫头。她们追我敢追到男厕所里面。”

  “你以为自己很有名吗?”童姐不满了,“刚才那个小姑娘根本不晓得有你这个明星。”

  “好!”棒球帽鼓掌,“我恨不得全世界女生都像她那样,我就太平无事了!”

  “好个屁!”童姐咬牙切齿,“那我们统统都喝西北风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