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世界尽头(冬季的到来)

时间:2019-11-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全文在线阅读) > 16.世界尽头(冬季的到来)
  
  睁眼醒来,我躲在床上。床发出熟悉的气昧。床是我的床,房间是我的房间。可我觉得一切都与以前多少有些异样,活像照我记忆复制出来的场景。天花板的污迹也好,石灰墙的伤痕也好,无一例外。
  
  窗外在下雨,冰一样清晰入目的冬雨连连洒向地面。亦可听到雨打房顶之声。但距离感难以把握。房顶似乎近在耳畔,又好像远在1 公里之外。
  
  窗前有大校的身影。老人拿一把椅子端坐窗前,一如往常挺胸直背,岿然不动地注视外面的雨。我不理解老人何以看雨看得如此执著。雨不外乎雨,不外乎拍打房顶淋湿大地注入江河之物。
  
  我想抬起胳膊,用手心摸下脸颊,但抬不起来。一切重得要命。想出声告知老人,声音也发不出。肺叶中的空气块也无从排出。看来身体功能已全线崩溃,荡然无存。我睁眼看窗看雨看老人。自己的身体何故狼狈到如此地步呢?我无法想起。一想脑袋便痛得像要裂开。
  
  “冬天啦,”老人说着,用指尖敲敲窗玻璃,“冬天来了,这回你可以晓得冬天的厉害了。”
  
  我微微点了下头。
  
  不错,是冬天之壁在让我吃苦受罪。我是穿过森林赶到图书馆的。我蓦地记起女孩头发触摸脸颊的感触。
  
  “是图书馆女孩把你带到这里的,请看门人帮的忙。你烧得直说梦话。汗出得不得了,足有一水桶。前天的事。”
  
  “前天……”
  
  “是的,你整整睡了两天两夜。”老人说,“还以为永远醒不来了呢。是到森林里去了吧?”
  
  “对不起。”我说。
  
  老人端下炉子上加温的锅,把东西盛进盘子。随后扶我坐起,靠在床头靠背上。靠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首先得吃!”老人说,“思考也好道歉也好都放到后头去。可有食欲?”
  
  “没有,”我说,“对吸气甚至都厌烦。”
  
  “不过这个横竖得喝下去,三口就行,喝完三口,剩下的不喝也成。三口就完事。能喝吧?”
  
  我点点头。
  
  汤加了草药进去,苦得令人作呕。但我还是咬牙喝了三口。喝罢,直觉得浑身上下软成一团。
  
  “好了,”老人把汤倒回盘子,“苦是有点苦,但能把恶汗从你身上排出去。再睡一觉,醒来心情大有好转。放心地睡吧,醒时有我在这里。”
  
  睁开眼睛时,窗外一片漆黑。强风把雨滴打在窗玻璃上。老人就在我枕旁。
  
  “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吧?”
  
  “好像比刚才舒服了不少。”我说,“现在几点?”
  
  “晚上8 点。”
  
  我急欲从床上爬起,但身体仍有点不稳。
  
  “去哪儿?”老人问。
  
  “图书馆,得去图书馆读梦。”
  
  “瞎说,这样子连50米也走不了。”
  
  “可我不能休息。”
  
  老人摇摇头:
  
  “古梦会等你的,再说看门人和女孩都知你寸步难行,图书馆也没开门。”
  
  老人叹息着走去炉前,倒了杯茶转来。风每隔一些时候便来拍门。
  
  “依我看,你怕是对那女孩有些意思。”老人说,“我没打算问,但不能不问,一直陪在你身边嘛。发烧时人总要说梦话,没什么难为情的。青年人谁都恋爱,对吧?”
  
  我默默点头。
  
  “女孩不错,对你非常关心。”说着,老人呷了口茶。“不过,就事态发展来说,你对她怀有恋情恐怕是不合适的。这种话我原来不大想说,但事已至此,还是多少透露一点才好。”
  
  “为什么不合适呢?”
  
  “因为她不可能回报你的心意。这怪不得任何人。既不怪你,又不怪她。大胆说来,乃是世界的体制造成的,而这体制又不能改变,如同不能使河水倒流。”
  
  我从床上坐起,双手摸腮。脸好像小了一圈。
  
  “你大概指的是心吧?”
  
  老人颔首。
  
  “我有心她没心,所以无论我怎样爱她都毫无所得,是吧?”
  
  “不错。”老人说,“你也正在失去。如你所言,她没有心,我也没有,谁都没有。”
  
  “可是她十分关怀我呀,不是吗?她那么把我放在心上,不睡觉地护理我。这难道不是心的一种表现?”
  
  “不,不对。关怀和心还不是一回事。关怀属于独立的功能。说得再准确一点,属于表层功能。那仅仅是习惯,与心不同。心则是更深更强的东西,且更加矛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