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神仙公主

时间:2019-1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猎鹰·赌局(全文在线阅读) >>  追杀 》 神仙公主
 
 
  人退去,羊皮袋中的酒已空:卜鹰脸上的笑容却还在脸上,就像是已凝结成形。
  就像是有人用一把刀,将那一条条扭曲的笑纹雕刻到他脸上去了。
  黑暗的枯林外,却亮起了一串灯光,一连串巧手缀成的珠灯,一盏盏飘飞过来,在这凄冷荒寒的深山中,看起来明明应该像鬼火,却又不像。
  天上地下,都不会有如此辉煌美丽的鬼火。
  四个黑脸白牙的昆仑奴,抬着张两丈长、一丈五尺宽的乎榻,自飞舞的珠灯中,大踏步而来。
  一个神仙般的绝色丽人斜坐在平榻上,一头漆黑的长发轻柔如雾水,一双明亮的眼睛灿烂如晚星,身上穿着件非丝非麻、五色缤纷的彩衣,却将左边一半香肩露出,露出了一片雪白的皮肤,滑如凝脂。
  她的手里也在发着光,一只用波斯水晶雕成的夜光杯里,盛满了蜜汁般的美酒。
  她的笑容却比蜜更甜。
  看见了这么样一个人,卜鹰却在叹气。
  “是你。”他苦笑着叹气,“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这里不是一位公主该来的地方。”
  “你能来,我就能来。”神仙般的公主发起了娇嗔,“我要来就来,谁也管不着。”
  她生气的时候,笑得居然还是那么甜。
  卜鹰却好像看不见。
  “对,你可以来,幸好我也可以走。”卜鹰说,“我要走就走,别人也管不着。”
  他已经振衣而起,好像真的要走了,神仙般的公主却像活鬼一样大叫了起来,“不行,你不能走!”
  “为什么?”
  “因为我是特地来找你的。”公主的眼珠子直转,“我有要紧的事找你。”
  “什么要紧的事?”
  “要债,当然是找你要债。”
  卜鹰又在叹气了,他实在不能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比要债更要紧的事确实不多。
  “这一次,我也在你们的赌局里押了一注,我赌那个白荻花一定跑不了的。”公主得意洋洋的笑,“这一次你总算输了。”
  原来卜鹰赌的是白荻,白荻花逃走,他就赢了。那他为什么却用隔空打穴的功夫,用一块碎石去打白荻右腿的穴道,让白荻恨他一辈子?
  卜鹰做的事,总是有很多让人无法明瞭的,他自己也不愿解释。
  他本来就是这么样一个人,我行我素,谁都不甩。
  所以现在他只问这位公主:“这一注你下了多少?”
  “不多,一点都不多。”公主笑得更甜:“这一次我只不过押了两百五十万两而已。”
  这一次轮到卜鹰吓一跳了,好像差一点就要从树上摔下来。
  “两百五十万两?”卜鹰又在鬼叫:“你是不是钱太多了?你是不是有点疯病?”
  “我什么也没有,只不过想赢点钱而已。”
  “你若输了呢?”
  “输给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外人,两百五十万两又不算太多。”
  卜鹰不但在喘气,而且开始呻吟,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居然把两百五十万两看得不值一文,遇见这种人,你能拿她怎么办?
  除了喝酒之外,还能怎么办?
  刚抢下她手里的水晶夜光杯,将杯中酒一口气喝下去,卜鹰就看见太湖三十六友中石伯人远远的飞奔了过来,就好像刚碰见鬼一样。
  太湖三十六友都是钓友,钧友讲究的是忍耐、镇静、等,一定要能等,一定要沉得住气,水里的鱼儿才会上钩。
  现在这位钩友早已将平日养气的功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喘着气道:“糟了糟了,跑了跑了。”
  “什么事糟了?”卜鹰问:“谁跑了?”
  “白荻花跑了。”这位钓友说,“他身受刀伤二十一处,想不到居然还是被他跑了。”
  “跑去了哪里?”
  “除了死路,他还能去哪里?”
  程小青铁青的脸骤然在灯光下出现,脸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丝表情,“他不跑,也许还能多活些日子,跑了只有死。”
  “带着五百万两一起死?”
  程小青的脸骤然扭曲,就好像被人抽了一鞭子。过了很久才说:“是的,他还没有供出京城道上那七件大案的赃银下落,就滚下了那道悬崖。”程小青冷冷地说:“他是存心要死的,幸好他不管是死是活,都再也见不到那五百万两。”
  珠灯仍在,程小青已去远,神仙般的公主居然也叹了口气,指着心口说:
  “好可怕的人,我真的怕死他了。”
  “他本来不是这样子的。”卜鹰目送着程小青的身影,眼中带着深思之色:“他本来是个很有朝气的年轻人。”
  “他怎么会变了?”
  “因为一把刀。”卜鹰的神色更凝重:“一把足可让他纵横天下的魔刀。”
  “魔刀?”
  公主脸上神仙般的甜笑已不见。“我只知道世上唯一的一把真正的魔刀,就是昔年魔教教主那一把‘小楼一夜听春雨’,可是这把刀好像并不在他手里。”
  “刀本无魔,魔由心生。”卜鹰道:“如果有心魔附在刀上,不管他用的是哪一把刀都一样。”
  “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心魔?”
  “因为他的刀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