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八章)(8)

时间:2019-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我于是嬉皮笑脸地说,你要是和别人,说老实话,我不会同意的,我他妈非宰了他不可,要是和干儿子再有点什么,我保证不吃醋。阿妍的脸又一次不好看起来,咬牙切齿地说,你还是管好自己算了,你想想,你有什么脸来说人家,你有什么资格来说人家。我笑着说,你只管放心,我不会动小鱼的脑筋,我怎么会打你媳妇的主意呢,我怎么敢,我这人是胆子小,气量大,你呢,想跟干儿子睡觉,只管,不要不好意思,我绝不反对,老四有这个气量。
       那天晚上不欢而散,我们都假装睡着了,其实谁都没有真正入睡。阿妍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感到睡意全无,便伸出手去,试图抚摸她。阿妍不停地打我的手,拒绝我的试探。后来,我终于钻进了她的被窝。阿妍从来就不会真正地拒绝我,她不会拒绝做妻子的义务,但是也仅仅是尽了个义务。事情结束以后,我们都感到索然无味,都感到一种更大的失落。接下来,还是睡不着,我便躺在那胡思乱想,让思想的野马一路狂奔。我想象着阿妍和余宇强在一起的情景,阿妍人高马大,余宇强又瘦又小,这两个人在战场上遭遇,那将是一幅很有趣的图画。阿妍就像一辆马力很大的拖拉机,要想将这辆庞大的机器发动起来,让它在一往无际的田野上欢快地耕耘,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机器面前,常常会束手无策,会有一种驾驭不了的尴尬,也许,有人天生就熟悉这种机器的性能,有人天生就是机械师,有人天生是驾驭烈马的高手。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也许,阿妍就喜欢余宇强这样的小男人。
       我突然想到了小鱼,自从她和余宇强结婚以后,我老四再也没有动过她的脑筋。说老实话,好像已经把她忘得差不多了。我这心里好像已是一潭死水,再也掀不起半点波澜。我想象着小鱼和余宇强会怎么样,想象着他们在床上的情景。小夫妻之间一看就知道不和谐,一看就知道有疙瘩,一看就知道存在着不少问题。阿妍有时候向小鱼问起余宇强的近况,小鱼立刻会气不打一处冒出来,立刻怨入骨髓,立刻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怨妇。余宇强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小鱼根本就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要说我们四个人之间的这种关系,确实有些太混乱了,我想象着如果四个人混战成一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壮观场景。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着会有这么一天。男女之间的事,说到底就这么回事,大家都不要脸了,也就无脸可要。大家都豁出去,也就真豁出去了。想着想着,思绪万千,我没有一点激动,反而感到一种更大的失落,既不觉得下流,也不觉得有趣。我无法管住胡思乱想,只好任思想的野马在黑夜中继续驰骋,在一往无际的天地之间,漫无目的地尽情遨游。夜已经很深了,阿妍没有一点动静,我知道她也没有睡着。我猜想她一定和我一样,也在胡思乱想。
       我突然想到自己刚遇到小鱼时的样子,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农村女孩,穿着一条鲜艳的红裙子,坐在小凳子上摘菜,笑起来十分灿烂。一转眼,连小鱼都三十岁出头了,连小鱼也已经青春不在。一转眼,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女小鱼在生活的重担下,已为人妻,已为人母,已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怨妇。我很自然地想起了那个早已逝去的荒唐岁月,想起自己亲历过的那些风流韵事。我忘不了那些最风光的年头,一天的活儿忙下来,终于到吃夜宵的时候,坐了一大桌姑娘,嘻嘻哈哈地说笑着什么。我喜气洋洋地坐在姑娘们中间,就好像坐在冬天的阳光里,那真是一段黄金的岁月,那真是一段销魂的好日子。姑娘们一个个都可爱,不约而同地一个个都成了老四掌中的猎物。我喜欢她们,追逐她们,她们也喜欢我,喜欢被追逐,十分乐意成为老四的战利品。一想到那些美景已经不在,一想到那些旧梦已不能重温,我仍然能感到一种巨大的成就感,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真是没有白活。
       五十岁以后,我已经没有任何事业可言,已经没有任何雄心大志。店刚倒闭的时候,还常常想到要东山再起,想再拚搏一下。很快就知道再也不会有这一天,当老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这个时代不再属于我老四,我已经被淘汰了。我开始在冯瑞的手底下打工,他是大老板,我只是他手底下的一名伙计。
       冯瑞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大老板,他开的那家海鲜城在本市大名鼎鼎,请了一批说广东话的厨师,经营潮州菜,专门接待这个城市中的各路名流。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那是一个航空母舰级的海鲜城。由于菜系的不同,我在那里干活,冯瑞嘴上说是大材小用,实际的情况却是,他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收留了我,是给我老四一个吃饭的机会。在过去,让我低着头去求他,老四是死活也不会肯的,我觉得自己各方面都比他强,比他能打架,比他聪明,比他漂亮,甚至连一手字也比他写得好。说老实话,和他在一起,我总是隐隐地有些不服气,总觉得他混得好,是因为有家庭背景,是因为他出身高干。
       阿妍知道我这是嫉妒,她知道我的嫉妒,与冯瑞当年曾追求过她有关。她知道我一直存在着这个疙瘩。男人的成功是最好的春药,成功的男人自然而然地就有了魅力。阿妍提到冯瑞眼睛就发亮,动不动就用冯瑞怎么说来旁敲侧击地教训我,动不动就用冯瑞的观点证明我是如何不对。她是个不太会掩饰自己情感的女人,明知道有些话对我来说很不中听,明知道我会吃醋,可就是忍不住还要一遍遍念叨。我最受不了的,是她还喜欢对冯瑞抱怨,一抱怨起来就没完没了。阿妍现在总是在为未来的生计担心,因为在这个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有固定收入,只有她一个人有一份退休工资。我们这一代人,受传统思想的束缚,说到底还是只相信什么铁饭碗,我是因为坐牢丢了工作,小鱼和余宇强从来就没有过正式固定的工作,阿妍想到这些就觉得心里不踏实。
       这一转眼,五十岁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即将进入新世纪的时候,阿妍突然得了一场大病。病说来就来了,而且十分严重。她老觉得左边的乳房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有个肿块,最后的诊断竟是乳房癌。这结果让大家都感到震惊,阿妍是从来不生病的,平时很少感冒,人活到五十多岁岁,除了那次生孩子住过院,几乎不和医院打交道。虽然发现即时,医生也认为手术情况良好,但是我还是感到很恐惧,感到坐立不安,毕竟这是癌症,毕竟这是一种最凶险的疾病。阿妍也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她开始为今后的日子烦起神来,开始没完没了地操心,开始无数遍念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