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八章)(6)

时间:2019-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话说白了,说得难听一些,这件事不是给她带来很大的乐趣吗。谁都有享受快乐的权力,既然我那么爱阿妍,为什么不能让她享受快乐呢,为什么就不能成全她呢。阿妍总说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在她的心目中,余宇强还是个毛孩子,最初她只是觉得好玩,做梦也没有想到会真的弄出事来。火是不能随便玩的,男女之间的事情,有时候就像划着的火柴往汽油桶里扔,轰地一下便会熊熊燃烧起来。阿妍说,她一直觉得余宇强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这种感觉让她完全放松了警惕。她说事先并没有什么预感,说发生就发生了,当时她完全被自己的大胆吓糊涂了,就像闯了什么大祸一样。
       “这事太可怕了,我对自己说,老天爷,我都干了些什么呀,我怎么会这样。”
       阿妍说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保持着平静,她平静地说着,我平静地听着。当然,或许我们都只是假装平静,这样的故事不可能让人平静,不可能让人无动于衷。转眼间,我和阿妍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我们已经都是五十岁出头的人了,人一到这把年纪,对事情的很多看法都会改变。在过去,与阿妍做那种事的时候,我脑海里经常出现的是别的女人。我总是习惯一边回味别的女人,一边比较阿妍与她们有什么不同。现在想得更多的是阿妍与余宇强,我情不自禁地就会想到他们。
       余宇强成了调节我们情绪的催化剂,事实上,只要提到余宇强,只要一想到他,我和阿妍就都有些憋劲,就有些来劲,两个人都悄悄地有些赌气,都觉得有气要撒。我们就好像找到了什么新的动力,就好像是往正在运转的机器里加了油,就好像汽车踩足了油门。我发现关键的时候只要提到余宇强,阿妍在那方面的情绪就会明显地开始活跃起来,那道紧锁着的大门,立刻就会情不自禁地打开。余宇强意味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余宇强意味着一场恶战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攻坚阶段。
       有一天,我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阿妍,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干儿子,治好了你的性冷淡。”
       阿妍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拧了一记。
       我又继续地说了一句:“妈的,是干儿子让你成为一名好厉害的女人。”
       这一次,阿妍不光是用劲拧我的屁股,而且把我从她已经开始发胖的身体上推下来。她骑在了我的身上,用手卡我的脖子,卡得我透不过气来。她说老四你真想知道原因,好吧,我就告诉你,我告诉你原因,告诉你真实的原因,因为我恨你,是因为恨。阿妍说着说着,就有些疯狂,不只是疯狂,简直就是野蛮。她说我告诉你老四,你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老板娘和富婆都喜欢小白脸,因为她们都喜欢做狼的感觉。和丈夫在一起的时候,她们是羊,和小白脸在一起,她们就成了狼,就成了大灰狼。
       我笑着告诉阿妍,男人有时候其实也很喜欢尝尝做羊的滋味。
       我告诉阿妍,男人有时候喜欢女人像狼一样。
       人都想放纵一下,放纵是人的一种本能,放纵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乐趣。阿妍显然尝到了放纵的甜头,但是她似乎更知道克制的重要。阿妍说,是人就必须有所克制,是人就必须克制自己的欲望,她觉得我们的问题是不知道如何克制,我们都出了轨,都放纵了自己的欲望。人的心永远是顽固的,放纵固然让人心旷神怡,甚至会产生巨大的快乐,但是,放纵同样也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
       世界上的事情最后都会有因果报应。阿妍说她与余宇强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她放纵了自己,也从中得到了一些乐趣,但是收获的烦恼更多。她说余宇强虽然不像我老四身体那么强壮,在床上的表现也算不上什么出色,带给她那种快乐却是巨大的。她说人心大约都是一样的,你老四喜欢别的女人,我阿妍有时候可能也会喜欢别的男人。问题在于,人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阿妍说自己并不是因为羞耻才停止冒险,才停止放纵,更不是因为爱我,她是觉得是人必须要克制,必须悠着一点,她说她非常明白克制是怎么一回事。放纵最后将导致毁灭,克制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幸福。
       一个人的内心会很复杂,我也闹不明白放纵和克制的关系,很多事情我都闹不明白。说老实话,我不明白什么才是我老四的真实想法,是担心他们会有事,还是希望他们真有点事。我一直在偷偷地监视着他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怀疑。这种怀疑没完没了地折磨着我,已经成了我的心病。说出来很可笑,跟阿妍谈话的时候,我完全可以若无其事,谈笑风生,事实却是我的表现非常病态,我常常在私下里检查她的短裤,注意床单上是不是有什么污渍。一个大男人会像我这样,说出来真是丢人。我不停分析他们的对话,琢磨着每一句话可能隐藏着的含义。有时候,我会故意跑出去,然后又突然借机会闯回家。
       和女人公开的吃醋嫉妒不一样,我所做的一切都非常隐蔽。我总是尽量做出已经完全不在乎的样子。事实上,任何蛛丝马迹,都在我的监视之中。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我一直在密切注意着事态的发展。事实上,我也只是不放心而已。阿妍总是表现得很坦然,在余宇强和小鱼面前,阿妍像个真正的好母亲,在小鹏面前,她是地道的好奶奶。如果在这时候,你还要流露出什么不好的想法,她会让你自己都觉得难为情,她会让你无地自容。
       有一段日子里,我们常常一起打麻将,我会故意说一些疯话。因为是在自己家里玩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输赢,有一次,又是阿妍独赢,余宇强不服气,说干妈你也太厉害了,怎么每次都是你赢钱。小鱼也在一旁附和,说阿妍那么高的麻将水平,不到外面去赢大钱真是可惜了。我接着他们的话,赤裸裸地拿阿妍取笑,我说你们干妈当然厉害,生姜总是老的辣,别以为你们干妈老了,就不行了,你们干妈厉害着呢,不光是打麻将厉害,什么都厉害。
       我这话一说出去,他们都怔住了,顿时有些不自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