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八章)(5)

时间:2019-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我还幻想着有一天东山再起,虽然我已经五十岁出头了,虽然在生意上已经不止一次失败,但是还是不肯死心。阿妍坚决反对我再开餐馆,她觉得我们现在手头多少还有些积蓄,不能冒冒失失地把钱都赔了。这年头已不像过去,这年头不干事反而比干事强。到了九十年中期以后,做什么买卖都亏本,有多少钱赔多少钱,阿妍是已经赔怕了,她把那些积蓄紧紧地攥在手上,说什么也不肯再拿出来。阿妍说,老四,这些钱都是你这些年的血汗钱,我们得留着养老,不是我看轻你,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你这号人赚钱的时代了,这个时代属于冯瑞那样的人。
       阿妍说得是对的,这个时代确实已经不再属于我了,这个时代属于冯瑞。个体户小老板的好日子,基本上已经到头了,我老四没有文化,没有社会背景,这个时代属于有文化和有社会背景的人。属于我们这些人的那个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做什么小生意都能发财的年头早已结束。我的餐馆只能倒闭,是不得不倒闭,实在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好在依靠冯瑞的帮助,在转让店面的时候,我竟然还小小地赚了一笔。冯瑞又一次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又一次用活生生的例子,来证明他确实要比我老四强得多。他把我的店又重新装潢了一下,然后让我以急需资金周传的借口,在报纸上登广告,找到买主,然后迅速将店面出手。那时候冯瑞用的手机,还是香港电影上黑社会老大用的那种砖头一样大的手机,他关照我只要有人过来洽谈,立刻打电话给他,他呢,随时随地会派一个手下赶过来,假装也对我的店面有兴趣的样子,故意形成一种竞争,给对手增加心理压力。
       最后成交的是一对年轻夫妇,雄心勃勃,沉浸在就要做老板的喜悦之中,明明被我们宰了一刀,却还觉得自己是战胜了竞争对手,抢到了商机。这种准备开餐馆的年轻夫妇,代表着新一代的店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因为没有工作,不过是想满足一下当小老板的愿望,过一下当老板的瘾,然后很快就会破产,血本无归。当然,偶尔也会有几个佼佼者出现,但是好景通常都长不了,用冯瑞的话说就是,现在这年头,已经进入规模经济时代,个体户小老板那种陈旧的生产方式,早已跟不上形势,小打小闹再也发不了财。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总的来说是平静的。小鹏成了我们这个奇异家庭最好的粘合剂,眼见着就一天天地大起来,越来越懂事,越来越可爱,越来越成为我们夫妇的安慰。阿妍对他的溺爱有增无减,这个孙子成了她的命根子,成了她生活中的重点,上小学的那些年里,无论刮风下雨,她都要坚持接送。
       有一天,一向听话的小鹏终于也愤怒了,说:
       “爷爷,你让奶奶你不要再接送了,我们班同学都笑话我。”
       这孩子实在受不了那些已经过分的关心,不愿意阿妍像老母鸡护着小鸡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全班的同学中,就他一个人每次过马路还要由奶奶搀着,不光是男同学讥笑他,连女同学也拿他当作笑柄。小鹏这孩子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精灵,不要说阿妍拿他当心肝宝贝,我也是真把他当作是自己的孙子看待。他长得有些像小鱼,又有些像余宇强,个子不高,眼睛又大又亮。时间过得很快,小鹏转眼读完一年级二年级,到了三年级的时候,阿妍已为日后能否考上重点中学操起心来,从四年级开始,便天天陪着他一起做功课。
       我忍不住还会想到阿妍和余宇强的事情。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故意不去想他们曾经有过的关系。从一开始,我就表现出了最大的容忍。但是,真要是不去想这件事情并不容易,我情不自禁地就会浮想联翩,动不动就要胡思乱想,即使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我还是会常常想到他们寻欢作乐时的情景,想到余宇强面对阿妍身体时的那些慢镜头。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不是因为没有亲眼所见的缘故,所以我会对这件事始终充满了好奇心。好奇心有时候甚至会比嫉妒性都更强烈。
       在我老四眼里,余宇强更像一个小孩一样,而且还是那种没出息长不大的小孩。
       我对自己说:“跟一个小孩,有他妈什么可计较的!”
       我觉得自己真没必要太嫉妒,也确实以为自己不是非常嫉妒。往事如流水,随着岁月一起消逝,过去的那些事情好像都过去了,过去的事情好像一点影子都没有了。当然并不是说要过去就过去,想没有就没有,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过去的,事情毕竟还是事情,但是说老实话,绝对不像别人想得那么复杂。有些事情也就那么回事,有时候,天大的事情仍然不过是那么回事。我常常在想,余宇强究竟有没有给阿妍带来过真正的快乐吗,如果是,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如果不是,又会怎么样。
       事实上,从一开始,我就怀疑阿妍和余宇强还有一腿,说老实话,我始终有这种疑心,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放过心。我知道男女之间一旦真有了事,就跟打上了烙印一样,要想完全没有关系并不容易。狗改不了吃屎,人免不了要犯错,除非把这两个人彻底分开,让他们天南海北,现在他们动不动就碰在一起,挨这么近,常常还在一起打麻将,有说有笑,天知道又会怎么样。
       我常逼着阿妍给我讲她的故事,讲他们的故事。
       阿妍感到非常吃惊,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点变态,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喜欢听这些。
       我显得非常大度,说事情既然都过去了,过去就过去了,我老四有这个承受能力。
       阿妍说我才不会上你的当,我不会说这种无聊的事情。
       于是我就缠着她,一定要让她说。
       事实上,阿妍每次都会跌入我事先就设置好的圈套中,每次都会多多少少地说点故事。在说故事方面,阿妍是个天才,她的本事是不动声色,说着说着,便把你带进栩栩如生的情景中去。她的故事说着说着,便让你蠢蠢欲动,听着听着,人就不老实起来。我不禁会想,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坏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