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八章)(3)

时间:2019-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我说:“我们将白头到老,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到死才算完。”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她最后竟然会这样对待我。
       我是真的没想到。一开始,我以为她只是恨我,是为了报复我,夫妻之间有这样那样的相互背叛并不罕见。在很多事情上,女人和男人的反应是一样的。我感到一种莫大的悲哀,因为我突然明白阿妍已经不再爱自己的丈夫,她现在对老四已经无所谓了。这要比让男人戴绿帽子更让人震惊,这要比肉体的背叛更让人难受。我更愿意被阿妍爱,更愿意被阿妍恨,就是不想让她觉得丈夫对她来说已无所谓。
       我真的是很在乎她是否在乎我。
       现在,为了能和过去一样,要我做出什么样的让步都可以。
       我对阿妍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犯了错误,都伤害了对方。我说我愿意主动向她认错,请求她的原谅。现在,如果她也能向我认错,请求我的原谅,只要大家都肯认错,都认个错,我们的事情就会好办一些。但是,但是阿妍还是一根筋,坚决不承认自己有错。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她就是死活不认错。我一直觉得阿妍会觉得对不起我,会内疚,事实却是她根本就不内疚。
       天底下就会有这样的咄咄怪事,一个女人让自己的丈夫蒙羞了,一个已经接近五十岁的老女人,和一个岁数可以做儿子的男人搞到了一起,让她的丈夫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却坚决不承认自己有错。
       “这真是出了鬼,你这么凶是什么意思呢?”
       我实在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热血都快从血管里喷出来。我老四都服软了,我老四都他妈认栽了,自己的老婆让人日了,我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她竟然还觉得自己理直气壮。
       阿妍说,关键并不在于认不认错,嘴上认错一点用也没有。阿妍说,我不会认什么错,你也用不到来什么假惺惺的认错,我们何苦要玩这种唬弄人的游戏。阿妍根本就不愿意跟我讨论错不错的问题,我们根本就谈不到一起去。很显然,我们都深陷在痛苦的泥潭里不能自拔。阿妍明白无误地告诉我,过去她也曾想到过要和我分手,那时候是因为爱,是因为爱受到了伤害,现在要跟我离婚,是因为不爱,是因为感到了麻木,原因完全不一样,结果也就不一样。
       阿妍很认真地说,老四,问题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现在我已经无所谓了,过去我是太在乎你,过去我心里只有你,现在一切都已经变了,都改变了,现在我根本就不在乎你。阿妍说,老四你知道,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你了。她突然变得非常伤感,眼神里是一种茫然。她说我们曾经是那么相爱,那么心心相印。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本来就不存在谁原谅谁,要是我们已经不爱对方,要是心已经死了,一切就都完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气鼓鼓地说:“问题是我他妈还爱你。”
       也不知怎么搞的,说完这话,我突然对她充满了柔情蜜意。我说的是完完全全的绝对真话,除了阿妍,没有一个女人会给你带来这种实实在在的感觉。我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变化,只有一点是不会改变,这就是我自始至终,都深深地爱着这个女人。只有这个阿妍,我是真的刻骨铭心地爱她。对她的爱,和对别的女人的喜欢截然不同。爱和喜欢是两回事。说老实话,我不可能真正地原谅她的行为,这种事没有办法原谅,但是即使是不原谅,即使是有嫉妒这根很大的鱼刺横在我的喉咙口,我也仍然像过那样一往情深地爱着阿妍。海枯石烂,我对阿妍的这种感情不会改变。爱就是无怨无悔,爱就是没道理可讲,爱就是好坏你都还是爱她。
       阿妍丝毫不为我所动,对于红杏出墙,对于自己的错误行为,她始终坚持拒绝向我道歉。在男女关系这个问题上,阿妍与我的观点完全一致,有些话好像就是我说的一样,她说这些事一旦发生了,已经不存在原谅不原谅的问题。有种事实际上是没办法请求原谅的,做了也就做了,就好像开弓射箭,一旦射出去就不可能再回头。所谓请求原谅肯定是骗人的鬼话,阿妍说我不能骗你,我也不会骗你。我不会请求你原谅,你也不会真的原谅。
       阿妍说:“我们干吗要自己骗自己呢?”
       阿妍说得是对的,请求原谅这个词从来都有蒙人的嫌疑,事实上,它不仅骗不了别人,甚至都骗不了自己。我无数遍地对自己说,老四已经原谅阿妍了,其实我能做到的,最多只是尽量不去想它。我想欺骗自己,可是老四并不会那么轻易就上当。
       余宇强在事情败露以后,立刻逃之夭夭。他弃家而去,消逝得无影无踪,跑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偶尔他还会打个电话给小鱼,问一问家中的情况,关心一下儿子小鹏,然后就再次销声匿迹,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阿妍和小鱼都把余宇强的这次失踪,归罪于是因为害怕我老四。毕竟我是有些恶名声在外面的,她们都相信他是因为害怕我找他算账,才躲在外面不敢回来。
       说老实话,我并不想把余宇强怎么样,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不过,在最初的一个月里,虽然曾一再答应阿妍不会找他的麻烦,但是我还是愤愤不平地去找了余宇强无数次。无数次的无功而返,渐渐地我对是否还要跟他算账,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我们之间本来就是笔糊涂账,要算也算不清楚。我让小鱼带信给余宇强,说他老是躲着不见是没有用的。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既然有阿妍保护他,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事情已经出了,我还能怎么样,他用不到老是这么躲着我,老这么躲着并不是个事。
       我做梦也想不到,生着一张娃娃脸的余宇强,最后会成为一名风月场上寻花问柳的老手,成为一个善于在妓女身上打滚的好汉。余宇强虽然失踪了很长一阵,关于他的消息却源源不断,有人说他已经被一位富婆包了起来,有人曾亲眼看见他在本市最豪华的娱乐场,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搂在一起跳舞。阿妍的这个干儿子天生是个吃软饭的家伙,到后来,他干脆成了一个不归家的男人,所有的绯闻都是和有钱的女人有关。在后来的那些年里,我和他的恩仇基本上已经了断,余宇强仍然喜欢玩这种失踪的把戏。他成了一个动不动就会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