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八章)

时间:2019-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我真害怕再次撕开那些已经愈合的伤口。说老实话,这些该死的伤口,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愈合过。时隔多年,我仍然能清晰地记得当时的疼痛。不仅能记得,很长时间里,心灵深处的这道伤口一直在悄悄流血,像山坡上草丛深处的小溪一样。那并不是用语言就可以描述出来的痛楚,仿佛刀割了以后,又撒了一把盐,痛楚像空气一样四处弥漫。
       我记得当年在农村插队当知青,村东头的福田,动不动就喜欢在麦场上骂老婆。村上
       的人都知道福田最疼爱自己的老婆,可是他每次骂老婆,都会把老婆年轻时犯过的生活错误,当作最近的新闻喋喋不休地说给每一个过路的人听。那时候的福田,已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只要一生气,他就忍不住要这么做。诉说成了他最好的镇痛剂,撕开已经愈合的伤口成了他最大的乐趣,福田将自己老婆的风流韵事描述得活灵活现,每次的故事版本都不尽相同,每次都要重新添油加醋。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觉得这些故事好玩,听得津津有味,很快就感到了厌烦,因为把一个故事颠来倒去反复唠叨,福田便像个小丑一样滑稽可笑。
       终于在多少年以后,我突然明白福田当年为什么会这么做。要是我告诉你,说我老四气愤异常,因为阿妍给我带来的羞辱而疯狂,因为嫉妒已经丧失理智,这绝对是真实的,这绝对没有任何夸张。是男人都这样,是男人都咽不下这口气,是男人都受不了这个。然而,要是我告诉你这事情其实很快也就过去了,这仍然是个绝对的真实,仍然没有一丝一毫夸张。世上并没有多少过不去的事,多高的门坎最后都得跨过去,天大的困难临了都会解决。有一段时候,我恨不得像可怜的福田一样,冲到大街上去大声呐喊,向天下人宣布老四戴上了绿帽子。我恨不得告诉每一个认识的人,说老四的老婆给别人玩过了,老四现在已成了活王八。
       我真的是有那样的冲动,真的是差一点就这么做了。世界上最让人难堪的,最让人想到就会生气的,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行为被别人知道,而是别人都知道了这些丑事,别人都在得意洋洋地看你的笑话,偏偏你自己还不知道,偏偏你自己还蒙在鼓里。很多事情是你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我做梦也不会想到,阿妍会和余宇强搞到一起去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阿妍这个干妈,会让自己的干儿子弄得神魂颠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没想到这小子会用这种手段来报复,没想到他竟然会玩这一手。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怎么会想到呢。
       想当初,我在店里板起脸来教训余宇强的时候,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一个个都很暧昧,一个个都忍不住暗笑。现在,我突然明白这些暧昧和暗笑是什么意思。原来我老四早就成了大家的笑柄。原来店里的伙计们早就知道了,他们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像个十足的小丑一样,神气十足地丢人现眼,活生生地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话材料。我做梦没想阿妍会这样对待我,会用这种残酷的方式,迎接我从拘留所出来。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折磨我。
       事情一旦暴露,事情一旦真相大白,我还没提出离婚这两个字,阿妍反倒先提了出来。她主动而且坦然地向我提出离婚请求。我发现阿妍早已经做好了分手的准备,她早就准备好了,心里早就有了打算,对财产怎么分割,离婚后各自住在什么地方,都有了明确的安排。当我在拘留所里苦苦思念阿妍之际,在我反复考虑如何向她忏悔的时候,在我盼望着她能饶恕我的时候,她已经把分手的种种细节都想好了。
       阿妍说:“老四,我们分手吧,我们的缘份已经到头了。”
       说老实话,这些年来,经济上从来都是阿妍当家,我觉得一个男人很大的乐趣,就是把自己赚的钱交给自己喜欢的女人。我只知道我们积了些钱,究竟有多少存款,一直弄不清楚,因为钱这个数字总是在不断变化的。现在,从派出所刚回到家,我还沉浸在老婆红杏出墙的痛苦之中,为老婆的清白而苦恼,阿妍却突然向我发难,很严肃地与我讨论起分手的事情来。她根本不在乎我当时的心情,根本就无视我当时的痛苦和苦恼。她十分平静地提出要分得一半的家产,并且报出了具体数目,由于经济大权一向由她掌握,谈到钱,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阿妍胸有成竹地说:“老四,你放心,我不会多贪污你一分钱的。”
       阿妍说:“这些年,你也快活够了,我觉得我也没什么对不住你,最多只是与你扯平。你说说你玩了多少女人,你说说你犯了多少回生活错误,你说说你这么做的时候,想到过我的心情吗。好吧,不说这些,我们夫妻一场,拿你的这些钱,并不过分。”
       尽管阿妍有些内疚,尽管她内心深处也觉得对不住我,可是更多的竟然是理直气壮。她竟然还有些有恃无恐,对于她来说,红杏出墙,送老四一顶绿帽子,似乎还不是一个认不认错的问题,错误就是错误,认不认错都一样。阿妍斩钉截铁地说,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不仅她没有什么大错,甚至余宇强也没有大错,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不管我知道了结果会多难受,不管我会觉得多没面子,她还是得把真相告诉我,这真相就是她一直占据着主动的位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恨不得一个大耳光扇过去,悻悻地说,“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是你勾引了余宇强。”
       “我就是这个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
       “不错,是这个意思。”
       阿妍理直气壮,阿妍有恃无恐。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她不仅没有就这件事认错,而是得寸进尺,继续借这件事继续折磨我,进一步让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显然是要充分利用这次火山爆发的大好机会,把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来一个彻底地清算和了断。很显然,阿妍对我过去那些年的所作所为,虽然还谈不上了如指掌,但是已经有所耳闻。现在,双方的醋坛子都打翻了,都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底牌。我们都有些心虚,都有些忿恨,又都不愿意原谅对方。我们都站在想发作就发作的悬崖边上,随时都准备要纵身一跃跳下去。双方都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都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捅得对方鲜血淋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