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五章)(9)

时间:2019-07-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说老实话,我真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这女人非要死赖在我这里。说老实话,在一开始,我真有些讨厌她。我嫌她的话太多,嗓门太大,或许是当了多年妇女队长的缘故,稍稍有一点机会,她就倚老卖老,立刻自作聪明起来,立刻忘了自己是谁,立刻说个没完。当然,我更怕她知道了我和她女儿的事情,怕因此会生出什么意外来。这毕竟不是什么能见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与小鱼的关系,已经打破了我老四的游戏规则。我说过自己不愿意跟那些太年轻的女孩发生纠葛,女孩太小了,会有许多预想不到的麻烦。小鱼这时候才十八岁,实在是太嫩了一些,她母亲一旦明白事情真相,绝不会放过我。
       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形,一切都似乎风平浪静,我想这女人大约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已经默认了我和她女儿的关系。既然如此,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我并不知道,这小鱼丫头其实是瞒得密不透风。我并不知道,这女人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仍然还蒙在鼓里。她只是隐隐地知道,我和店里其他的女人有些不清不楚。仅仅是凭女人的直觉,她就知道我是个爱占便宜爱吃豆腐的家伙,因此只要是和我单独在一起,这个已经五十岁的女人,竟然会像小姑娘一样忸怩作态。她显然也不是那种安分的女人,有时和她调笑几句,立刻十分勇敢地应战,一下子就把农村妇女队长的本性全露出来了,反倒让我下不了台。
       小鱼这母亲是个比女儿更笨手笨脚的人,整天出错,整天闯祸,有一次,竟然把菜泼翻在客人身上。我几次要撵她走,不知一次暗示丁香想办法炒她鱿鱼。说老实话,在内心深处,我就一直没想要过她。没见过像这样笨的女人,而且越是笨,越是喜欢逞能抢着做事,做又做不好。几天以后,她又把一个煨好的砂锅给打坏了,还差点烫到自己,吓得女孩乱作一团。于是我板起脸熊了她一顿,坚决要撵她走。我说你跟丁香把账结一下,不到一个月也算你一个月,钱我不会少你一分,但是明天一定要给我走人。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我还没有起床,迷迷糊糊地就听见外面有人喊:
       “蔡老板,蔡老板!”
       我听出来是她,还想再睡一会,故意不理她。她有一声无一声地喊着,喊了几声,人走了,过了不一会,又跑过来。她就是这样,没完没了,我没办法,只好跳出被窝,开门让她进来。
       我气鼓鼓地说:“这么一大早,你跑来干什么?”
       幸好我从来不留女孩在这过夜的,要不然她这么一大早赶过来,正好把小鱼堵在被窝里。那时候我要干坏事,总是先用自行车把女孩驮来,完事后再用自行车将女孩送走。我这一辈子,身边除了阿妍,换了别的女人就睡不踏实。不管是谁,事情只要一结束,我就会立刻毫不犹豫地将她们打发走。当然,不愿意留女孩过夜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这人不喜欢睡懒觉,这也是自小就养成的习惯,我天天早晨都要起来去公园打太极拳。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小鱼母亲在这么早就来找我,她傻傻地站在门口,我当时已经回到了被窝里,说你要么进来,要么赶快走,站门口干什么,大清早的,把我的好梦都给吵醒了。她于是进到房间里来,随手将门带上,门哐的一声,吓我一跳,把我最后的那点困意都吓跑了。她站在我床前看着我,然后大大咧咧地要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好像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我怕她又说个没完,也不想再睡了,立刻坐起来穿衣服。
       她刚开口喊了一声蔡老板,我立刻打断她,说你千万不要再说什么,我现在不想听你唠叨。
       她说:“蔡老板,你能不能听我说一句?”
       我说:“我不要听,你说了已经不止一句了。”
       我让她赶快跟丁香把账结了,把账算清楚,尽快走人。我问是不是已经结好,要是还没好,赶快去找丁香结账。然后我也不容她有任何说话的机会,就去附近的一家公园打拳。她憋了一肚子话没说出来,便一路傻傻地跟着我,一直跟到公园里,远远地站在一棵大树底下看我打拳。
       打完一套拳,差不多要四十多分。我继续活动了一会拳脚,喊了几嗓子,然后穿上衣服往回走。她立刻又跟了过来,我只当没看见她,回到住处,已经是一身大汗,于是倒了一盆热水,准备擦身子。这时候,她竟然推门进来了,也不管我是在干什么,自说自话地又唠叨起来。她显然不考虑自己话别人要不要听,想不想知道,又一次说起自己的丈夫,说她丈夫天生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别人都已经在起新房子了,而她家的房子还是破烂不堪,又说起小鱼的两个哥哥,说自己的这两个儿子都怕老婆,然后说起了她的孙子,说孙子在学校里怎么怎么样。
       她说这番话的目的,无非是想告诉我,她想到要回家就觉得活得没意思,她一点也不留恋她那个家。她全然不顾我的不耐烦,说到临了,几乎是用恳求的声音说,只要我能让她留下,吃什么样的苦都行,受什么罪都没关系。
       “蔡老板,蔡老板,你就当作是做一回好事吧。”
       我一边把湿毛巾伸到衣服里面擦身子,一边说:
       “这谈不上做什么好事,你说的光能吃苦也没有用,还得会做事才行。”
       “我能做事。”
       我看着她说:“你这么笨,怎么在外面做事。”
       小鱼母亲立刻有些不服气,女人的笨,有时候就表现在明明是笨,又不愿意别人说她笨:
       “我好好学还不行,蔡老板。”
       “人要笨,想学也学不会。”
       我告诉她,真是找不出什么理由要留下她来。我说像她这么笨的女人,除了会坏我生意,干不成别的什么好事。对于她,我也是仁至义尽,早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她让我说得不好意思,不知所措地两个手搓来搓去。突然,她好像突然变聪明了一样,讨好地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