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五章)(12)

时间:2019-07-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接下来,一连几天没有动静,我倒有些想她了,便给她一个暗示,让她明天老时间过来。说老实话,我不愿意用自行车去驮她,不想让店里的女孩笑话我竟然和她也会有一腿。到了第二天清早,天还是蒙蒙亮,她已经到了,来了就上床,那种迫不及待,那种肆无忌惮,弄得我异常兴奋,神魂颠倒,多少年都没有这么爽过。虽然她已经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了,在床上的表现足以和当年的谢静文相媲美。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我喜欢女人能够全力以赴地做这件事。在我接触到的那些女人中,除了谢静文,只有这老女人是真心地喜欢这个,她简直就可以说是热爱。
       这女人和谁比都不逊色,甚至比谢静文更让人销魂。说老实话,她的全力以赴,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一个理想,她这样的女人可以让你忘掉年龄,可以让你忘掉美丑。谁都不会相信,这女人竟然让我在一段时间里,对其他的女孩突然没有了兴趣。这女人竟然就有这样的能耐。毫不夸张地说,我一度完全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陶醉在她层出不穷的游戏之中。像她这样的女人,有一个就足够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只要有了一个,你就没必要再去找其他的女人。
       我不得不深深地感叹说:
       “我的妈哎,知道不知道,你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
       “老什么?”
       “骚货!”
       “蔡老板喜欢这样,那我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你给我说老实话,到底和多少个男人睡过?”
       “蔡老板――”
       “给我说老实话。”
       “除了我丈夫,还有谁?蔡老板真是占了人家便宜,还要看不起人家。你不要以为我真是裤带子松的女人。我们农村妇女很在乎这个的,怎么会随随便便和别的男人睡觉。”
       我笑了起来。
       “你干吗笑?”
       “你在乎这个?”
       “当然在乎。”
       “我要是相信,那才叫见鬼了,跟我装什么假正经,”我仿佛已经掌握了什么确切的把柄一样,很严肃地说,“别跟我来这套,我已经明确告诉你了,我这人不喜欢正经女人,别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姑娘。你那么大的能耐,只有你男人一个人享受,岂不是太可惜了。你这样的女人,冒出来一打的男人我都相信。”
       “蔡老板为什么会这样想?”
       “你床上的功夫十分厉害。”
       “什么叫厉害?”
       “厉害就是厉害。”
       她傻乎乎看着我,想了一会,吞吞吐吐地说:“好吧,跟你说老实话,是有过一次,只有一次――”
       “一次什么?”
       她不想讲,是不愿意讲。
       我让她一定要讲,一定要讲出来,我用命令的口气说,自己很有兴趣知道这个,我说就喜欢听这种带些荤的事情。她有些为难,又不敢不听我的话,怕我不高兴,犹豫了半天,只好用发抖的声音,把埋藏在心中的秘密说给我听。刚开始,她还有所顾忌,有所保留,渐渐地,便什么也不再瞒我了。她告诉我,她可以对天发誓,除了她丈夫,只和生产队放牛的刘瘸子有过一次那种事。她一生中就只有那么一次出轨,就做错了这么一件事,除了这一次,她基本上就算是个正经女人,换句话说,如果我蔡老板觉得她床上的功夫厉害,那也是天生的。
       她说的那刘瘸子是一个富农的儿子,这人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一条腿严重变形。在农村,像他这样条件的男人,找不到老婆是很自然的,注定是要当一辈子的光棍。有一次,小鱼母亲走过生产队的牲口棚,发现刘瘸子站在一个小板凳上,正从屁股后面弄一条母牛。因为一开始也没看明白,不知道他是在干什么,她只是疑疑惑惑地知道事情不太对头,于是走过去,一把将他从小板凳上揪了下来。刘瘸子当时正干在兴头上,被她突然打断了好事,吓得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那玩意乱滚。他以为妇女队长会痛骂他,会把他拉出去示众,没想到她只是喝斥了几声。
       “老实说,大家都是人,蔡老板,他这么做,也是没办法。要是有办法,也不会拿畜生撒气了。”
       小鱼母亲重提此事的时候,一会平静,一会激动。她说她当时什么也没做,就把刘瘸子给放了,不仅不为难他,而且还有些同情他。她说这种事她自然不会对别人说,真说出去,他怎么做人。可是刘瘸子他总是放心不下,以后见到她,只要旁边没有人,就求她千万不要把这事说出去。他真被这件事吓坏了,口口声声说,二婶子,你要说出去,闹得大家都知道,我刘瘸子再也没脸做人。她教训他说,你还要什么脸,你还有什么脸。他呢,颠来倒去地就这么几句话,他说真的,你二婶子要是把这话说出去,我就不活了。
       小鱼母亲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我当时真是给他缠得不轻,后来,这不要脸的东西,居然用死来讹诈,真的用死来讹诈我。”
       我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个用死讹诈法?”
       “他说要是那样,就上吊,就喝农药。他可不是说着玩玩,他是真为这事急,真的是可怜死了,人看着看着,一天天地直瘦下去,都是为了这事操心的,脸上的那肉说没有就没有了,颧骨也高高突了出来。你知道,他这心里有块大石头,这块大石头压着他,可怜瘦得人都脱形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