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五章)(11)

时间:2019-07-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我苦笑着说:“你轻一些,别捏碎了。”
       接下来,不干那件事,显然是不可能了。当时,真说不清楚是她想做,还是我想做,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要是没有一点什么实际的内容,双方都没办法收场,都下不了台。我的脑子里隐隐地还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趁人之危,她是不是被我逼得不得不这么做,很快就打消了这些念头,因为她表现出来的主动,远远地超过我的预料。我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一个已经做了奶奶的女人,竟然会爆发出那么大的激情。她的左手继续抓着我的那玩意,感觉到它的反应不是很强烈,便扔掉了右手的毛巾,抓住了我的右手,非常坚定地把它往她裤子里塞,由于她那根细细的裤带还没有解开,我的手被卡在了半路上,她笨手笨脚解着裤带,解了半天,解不开,手忙脚乱,反而变成了死结,便用力将裤带拉断了。
       我不安分的手当然不会拒绝她的邀请。到这时候,我当然不会有丝毫的退却。我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向前滑行,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像蛇一样游进满是露水的茅草丛,她立刻感觉到了我的反应,便开始一件接一件地脱起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看上去都很旧,贴身的汗衫上到处都是洞。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么破旧的衣服里,又是这么一个岁数,竟然会隐藏着如此疯狂放浪的身体,竟然会爆发出如此惊天动地的激情。我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房门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销上,就会这样轰轰烈烈烈,就会这样不顾死活。我的剑已经出鞘了,已经准备跃跃欲试,仍然还有要退却的念头。我的勇气仍然还有些问题,我的思想上仍然还是有些障碍。
       我情不自禁地说:“真是见鬼了,你总不至于是为了留下来,才跟我干这事吧。”
       这时候,她已经不在乎我说什么,终于脱完了自己的衣服,又接着帮我脱,然后便将我顺势推到在了床沿上,然后迫不及待地骑在了我身上。在这之前,她的左手紧紧抓住我的那玩意,始终没有松开。做什么都是用另一只手,因此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终于,该扫除的障碍都扫除了,钥匙插进了锁眼,火车驶进了黑黑漫长的隧道,她咄咄逼人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冒出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
       “实话告诉你蔡老板,我不是为了留下来才这样的,我是为了这样才留下来。”
       这女人竟然能说出这么聪明的一句话。事情的进展,远比我所能想象到的要快得多。我突然明白自己这时候,根本不是趁人之危,而是在做好人好事,是在为人民服务,是在为一个渴望男人的女人解决欲望问题。眼前的这个女人显然已经很久没和男人做那种事了,显然她比我更渴望做那件事,更占据着主动的地位。我突然意识到她死死缠着我的真实动机,突然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留在我这。我唯一不明白地是她为什么会选中我。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喜欢我。或许,正是因为喜欢,我怎么伤害她,怎么要撵她走,她都以惊人的毅力忍受下来了。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喜欢做这件事情。幸好我已经是这方面的老手,并没有她的疯狂而失去控制,毕竟昨天晚上刚和小鱼云雨过,所以我不至于那么迫不及待。我知道在这种关键时候,越冷静,越能把活干好。我知道,在这种时候,脑子里必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是谢静文当年教给我的绝招,这一招屡试不爽。
       我不得不承认,她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捏过来捏过去,总是有些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给你搔痒一样,既让你兴奋,又让你忍不住就要笑出来。她的动作有些粗鲁,有些野蛮,有些疯狂,还有些滑稽。有那么一会,她甚至弄得我很难受。当时我被她压在了床沿上,两条腿还放在地上,那场面就好像我是在被人强暴一样。我不得不拚命地开小差,想一些完全不搭界的事情,想一些能够让自己分心的事情。我想到了谢静文,想到了阿妍,想到了这些年一个个给我带来美好回忆的女孩。我甚至想到了小鱼,想到昨天晚上之后,我甚至都没来
       得及洗一洗。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因为这女人太疯狂了,好像根本就不允许我胡思乱想,她的嘴里有节奏地喊着蔡老板,她把三个字拆散开了,每运动一下,便喊一个字,越喊越快,越喊越歇斯底理。我感到有些狼狈,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收场,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她那没完没了的动作停下来。
       这女人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插队时遇到的一个女干部,跟小鱼母亲一样也是个妇女队长。我直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这个女人的名字,叫王素贞,当时大约四十岁模样,人长得有模有样,个子不高,却很结实。王素贞常常讥笑我们知青偷懒,骂我们没有用,吃得比她多,干活却还不如她一个女人。身为妇女队长,她专门爱管我们男知青的事情,好坏都要他管。有一次我们把生产队的一条母狗偷吃了,她堵在门口活生生骂了三个小时,几个知青被堵在屋里,被她骂得连尿不敢出去撒。
       这以后,我们在背后常常研究妇女队长为什么会这么凶,为什么会这么厉害,为什么这么张扬,最后得出一致结论,就是她男人太无能了,女人欠操,结果就是这德性。我们一致认定她男人是阳痿,认定她男人性无能,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痿”。事实上,“老痿”是生产队的会计,我们的结论完全是个错误,这家伙风流得狠,跟村上好几个小媳妇都有好事,都说他床上的功夫确对第一流,经过他手的女人想甩也甩不掉。
       我一直没弄明白小鱼母亲究竟叫什么名字。我只是在偶尔想到她的时候,会突然想到勇敢泼辣的妇女队长王素贞。王素贞的勇敢泼辣让人感到害怕,王素贞的勇敢泼辣让人怀念,小鱼母亲的所作所为也差不多。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怎么也不想到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会这么疯狂,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第二天一大早,她又来了。
       我有些狼狈,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总得让我歇两天吧?”
       她让我说得面红耳赤,什么话也没敢说,讪讪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