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五章)(10)

时间:2019-07-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蔡老板背上擦不到,我来帮你擦吧。”
       说着,便扑过来抢毛巾,不由分说便把我手上的毛巾抢了过去。我吃了一惊,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告诉她,你就是再讨好我也没用,你要知道我铁石心肠,根本不吃这一套。她只当什么都没听见,往盆里加了些热水,把毛巾放在里面浸了浸,轻轻地搓了几下,绞干,举在手上,要为我擦背。我当时就想,她既然愿意效劳,恭敬不如从命,也就随便她了,便撩起衣服让她擦。她于是一边为我擦背,一边又一次苦苦地求起情来。她说蔡老板,我知道你良心好,你看你这身段多漂亮,保养得多好,就像小伙子一样。她说蔡老板你看上去真年轻,一点都不像四十出头的人,在我们农村,要一过四十岁,看上去就是个小老头了,看你这皮肤,比我们女人的皮肤都细嫩。
       我说你不要一个劲地说好话行不行,你这样拍马屁,我要起鸡皮疙瘩的。
       她却继续无所顾忌给我戴高帽子:
       “真的,刚开始,我还以为蔡老板三十岁刚出头呢。你真的看上去很年轻。蔡老板,你就高抬贵手吧,算是放我一马,给我一个机会还不行,让我有一口饭吃还不行,只要你蔡老板肯答应我留下来,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觉得很好笑,这女人就是这样自作聪明。我不由地脱口而出,说你说得倒轻巧,说得跟唱一样,让你干什么都行,你又能干什么呢,总不至于还能陪我睡觉吧?她让我这一说,手上立刻停止了动作,毛巾还贴在我的背上。我为自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赤裸裸的话感到有些后悔,她红着脸到脸盆那里去搓毛巾,嘴里嘀咕了一句,说:
       “蔡老板真会说笑话。”
       我想玩笑反正已经开了,干脆继续开下去,便说:
       “要不是说笑话怎么办。”
       她让我这话逼得无路可退:“蔡老板怎么会看中我?”
       我笑着说:“万一我是真看中你呢?”
       “你不会的。”
       “万一会呢?”
       她看我不怀好意地笑得十分开心,窘得无地自容,脸涨成了猪肝色:
       “蔡老板不要说这种让我们难堪的话好不好。”
       开玩笑往往也会弄假成真。这时候,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觉得怪怪的,心里徒然就有些不安分起来,突然想到自己还从有没有和比自己大的女人干过。到我这来的女人,要说都是与我有一腿的,偏偏眼前这个女人,竟然与自己没发生过什么事情。我是说,我和她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一个十分歹毒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既然从来没有和比自己岁数大的女人有过故事,为什么不试试呢。我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快五十岁了,和一个比自己大将近十岁的女人搞一下,这事想起来好像也很刺激。
       我一下子就想起自己母亲五十岁的样子,在我记忆中,五十岁的女人已经是一个十足的老太婆了。说老实话,在这间租来的小房间里,我干了无数桩坏事,再多干一桩也不为多。这里差不多就是我老四为所欲为的行宫了,女人既然已经送上门来,当然不应该放过。我不知道老女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虽然她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但是这并不妨碍尝试一下。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想冒一次险。眼前这个女人突然让我产生了欲望,显然,产生欲望直接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差不多已是一点风韵都没有了。现在,她那一脸的沧桑,她粗糙的手,粗糙的脖子,眼角边深深的皱纹,反而更让我感到一种异样的刺激。
       不知不觉中,我的上衣早已经脱去了。她很认真地为我擦着背,一边又一边地擦。在她卖力干活的时候,我突然带着一些恶作剧地问她,除了和自己的丈夫之外,她有没有跟别的男人睡过觉。我以为她会很难为情,会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没想到她一点都不扭捏,手上的毛巾正在我胸前擦着,想不明白地说:
       “蔡老板问这个干吗?”
       “有,还是没有?”
       “不告诉你。”
       “那就是有了?”
       她笑了起来,是傻笑,牙全露出来。
       我笑着说:“一看你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她继续用湿漉漉的毛巾在我胸前捋过来捋过去,仍然还是傻笑。
       “你不要不好意思,我老四就喜欢不正经的女人。”我笑嘻嘻地说,“你要是个正经女人,我还不敢勾引你了。”
       “算了吧,你蔡老板才不会看上我。”
       “别打岔,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正经女人。”
       这个笨女人突然冒出一句还算聪明的话:“我又没说我是正经女人。”
       “好了,那就是承认自己不正经了,不正经好,我跟你说,我就喜欢女人不正经,女人一正经就讨人厌。喂,你又是怎么个不正经呢,能不能给我说说?”
       她格格地傻笑起来。
       我说:“干脆你也和我来一次不正经算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女人会突然直截了当。我正得意洋洋地捉弄着她,用语言让她难堪,她右手的毛巾还在运动着,左手却突然伸向了我的要害。要说我也是见多识广的男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直截了当的女人,从来没遇过这么胆大妄为的袭击。当时,我的嘴上虽然在不断地调戏她,也只是说说而已,我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我只是有些不安分的想法,但是说老实话,究竟该怎么做,并没有最后拿定主意。最可笑的是,她二话不说,不仅一把抓住了我那玩意,而且像抓住什么做坏事的证据一样,抓住了就不丢开。我一向自以为神勇,在她的突然袭击下,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