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国式房奴(第8章)

时间:2019-07-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尚洪洲 点击:
国式房奴(全文在线阅读)> 第8章

5、

赵小娅不是我的同窗,也不是我的校友,更不是我的老乡,她是湖南人,我是山东人,她在长沙读书,我在武汉混学,本是八杆子都够不着的关系,就凭借一根线,她就被我搞定了,用当初一句很俗的话来说,拿下一个远程阵地是很光荣的事情。

对于网络崇拜者来说,我和赵小娅之间就是那种很不神秘的网恋,而对于网络白痴者来说,我们的故事也许就是半个神话。

读书期间,有一段日子里,我学会了上网,学会了申请QQ,我疯狂地加好友。那时候我总觉得网络怎么就这么好玩啊,觉得和谁说话都是新鲜的,可是我加的人很都不加我,因为我取了一个很烂的名字,那时花开。不是名字烂,只是资料有点乱,按常理讲,那时花开应该是个女儿身,实事求是那时花开版本的我,是男人,资料里也是男人,我想,当时肯定是有人误解我的身份才不愿意通过验证的,赵小娅就是其中一个。

我加赵小娅为好友的时候,赵小娅先是直接就没理我,而我当时也是被很多人不通过验证烦透了,于是跟赵小娅较上了劲。我疯狂给她发请求,赵小娅肯定也是被我加烦了,就通过了我的验证,可是接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了,任凭我怎么和她说话,她就是不理我,一会头像就暗了下去。

我想是不是没加上啊,就又加了一次,晕,真的没加上,又要通过验证,后来的事实证明是赵小娅让我死得很惨,她先是通过验证加了我,又把我给拖黑了,赵小娅说,这是她发明对付厚脸皮网虫的新方法。

赵小娅的这个新方法对我不怎么灵验,我心里盘算着最后一次给赵小娅发请求,如果再不通过验证,我就开骂。我的请求也很离谱,我发了这样一句“我是男的”,这次赵小娅有了回应,是拒绝的消息,她说,她也是男的,最后还跟了“咯咯”二字。

我猜赵小娅肯定是女的没错了,就故意发请求信息过去,你什么化水平啊,要叫“哥哥”,不是“咯咯”, 赵小娅又是拒绝,她说,你傻啊,那是我在笑,我继续发送加入请求,我说,还是你错了,明明是你的手指在笑,是你的键盘在乐。

赵小娅经不起我的死缠烂打,最终还是通过了我的验证,而且还和我说话了,我开门见山地质问她,我说,你不是不加我吗,怎么又通过了啊?赵小娅说,你再说,你再说,我就把你再拖黑好了,我说别啊,君子不追回头恐龙妹妹。

赵小娅给我打了很多调皮的笑脸。她说,你说话挺有意思的,管你是男是女,就加了。我说你的笑也挺有意思的,明明是键盘在噼里啪啦地笑,你却是“咯咯”地笑,她发了生气的表情给我。她说女孩子都是这样笑的,难道要我给你这个表情啊,发来的是个哈哈大笑的表情。我说,你不是男的吗,怎么现在又不男不女了。

按那天晚上的网费来算,我和赵小娅用文字交锋3个半小时不分胜负,旗鼓相当啊。说实话,也就那一次,让我真正找到了网络聊天的乐趣,我想我是触电了,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平常,就这么自然地走进了一个俗套“网恋”,而且事件就是在这3个半小时里发生的。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好,彻底失眠了,还在半夜里从床上爬了起来,更戏剧的是,我居然穿上了衣服。宿舍老大问我,“大尚,你梦游去啊”,在宿舍里我和老大的交情最好,我和衣爬上老大的架子床,我说,老大,我梦游来吓你了。老大说,你别闹了,都几点了,有什么兴奋事啊,做春梦了啊。

那晚老大被我搅和得也没睡好,我是个心底守不住半点秘密的人,我把认识赵小娅的事情从头到尾和老大说了一遍。因为兴奋,说的我是口沫横飞,老大说,你说就说,干嘛还下雨。我说,老大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我平时说话可不是这样的,从我下雨就能感觉我是多兴奋,我想我是真的爱上那个女孩了。

老大毕竟是过来人了,他曾经被网恋深深地伤害过一次,他和那个网络妹妹见面后,很幸运地看上了人家,可惜人家很不幸地没看上他。

老大泼了我一头冷水,他说现在女孩子上网都上精了,还有骗子相当多,她们欲故纵的本事都很高超,知道现在男人都认为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所以小把戏玩的相当出神入化。

老大的一番苦口婆心,盗用了宋丹丹的两次“相当”版本,所以我一直认为“相当”一词在它还仅仅只是一个形容词的时候,是我老大原创的,是被老大最初搬上的舞台。

老大的话和赵小娅的魅力比起来,连“耳边风”都不如。第二天,就早早的在网上等着赵小娅了,我们依旧聊的相当投机,我称她为红颜,她称我为亲爱的,我们异口同声打过几个笑脸,我们很有默契,然后各自使劲回味,回味默契这么一个简单的词到底有什么魔力,就这两个字打完以后,可以让我们笑得这么随心,这么真实。哦,原来真正神奇的是爱情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