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五月十三日

时间:2019-06-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五月十三日
 
  今天是上法庭的日子。我知道今天是上法庭的日子。
  早上起来,旧妈妈来给我梳头。很久很久了……旧妈妈又来给我梳了一次头。旧妈妈梳得很轻,旧妈妈一边梳一边还问:
  疼么,你疼么?我揉了揉眼,我的眼有点疼。我觉得我的眼里流出了一些东西,很咸的东西。我眼里流出的是盐,我知道那是盐,水盐。我偷偷地看旧妈妈,我用后脑勺上的眼睛看旧妈妈,我现旧妈妈身上有了一种乌鸦的气味,我还听见一个声音在念: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我喜欢乌鸦的气味,我喜欢听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这声音里有盐,我找到盐了。妈妈给我了一点盐,我有盐了。
  临出门前,旧妈妈又给我换了一身衣服。这是第三次了,我先后换了三次衣服。旧妈妈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一件一件地试,挑最好的让我穿。可惜都有些小了,好一些的都小了。我知道,人是长的,人一天天长,衣服却是小的,衣服一天天小。最后,旧妈妈给我换的是一件她穿的裙衫,裙衫是半新的,只是稍长了点。旧妈妈看了看说:就这样吧……而后,又摸着我的头说:你可要听话,你一定要听话。
  下楼的时候,旧妈妈的心丢了。我看见旧妈妈的心又丢了。
  旧妈妈不知把心丢在什么地方了,她让我站在楼梯上,两次上楼去找心。她两次上楼,又两次空空地走下来……她没有找到心,她手上拿的是传票。她拿着那张传票愣愣地站了很久,才说:
  走吧,咱走吧。
  今天是我高兴的日子,我有盐了。我想给人们说一说,我很想对路上的行人说:我有盐了。我想笑,我想对过路的每一个人笑,我告诉他们,有盐是很幸福的,有盐很好。可是,我一连说了十七个人,却没有人笑,他她们都不笑。
  他们的脸是铅脸,她们的脸是铅印的,他她们的脸上都贴着一个铅印的封条。我希望能找到一个笑。大街上人很多,车很多,广告很多,声音很多,颜色也很多,该有的都有,却没有笑。我知道,笑丢了,人们把笑弄丢了。人们在学习蛾式步法,人们是想进入茧状,人人都想进入茧状,报上说:茧状使人进入夏眠期,进入夏眠期的人将失去笑的功能。第十八个人没有笑,第十九个人没有笑,第二十个人仍然没有笑……那抱孩子的女人是应该笑的,她举着一个红苹果小脸,她为什么不笑呢?
  那个坐在车里的人也是应该笑的,他有那么漂亮的轿车,他为什么不笑呢?那个坐在摩托上的姑娘也是应该笑的,她那么美丽,为什么不笑一笑呢?
  我终于还是找到笑了。当旧妈妈牵着我走到那个公共汽车站牌下时,我看到了一个笑。那是一个树下的笑。那个老人,他笑了。这是一个从树上飞下来的笑。一粒尘埃从树上飞下来,落在了老人的鼻梁上,那是一粒长了灰毛的尘埃,那是树的病,我知道那是树的病。树的病落在老人的鼻梁上,老人眼望着尘埃在笑……他仍像往常那样在树下坐着,仍然捧着那本不看的书,可他在笑。我看见了他那艳如红豆的心,是那颗心在笑。他的笑从他的眼角处溢出来,从他的嘴角处溢出来,从他那陈旧的纹路上溢出来,还从那喃喃自语中流出来。他在说话,他是在对那粒长了灰毛的尘埃说话。不过,他的笑里含着一个麦芒儿,一个针尖大的麦芒儿。如果没有麦芒就好了,他的麦芒儿是什么时候装上去的呢?他心上是没有的,他的心是一颗鲜红的豆;他胃里也没有,他的胃里只有一些旧日的粮食;我看见了,他的麦芒儿在喉咙处,他的喉咙处卡着一个针尖大的麦芒儿,他没有办法去掉这个麦芒,可他还是笑出来了,虽然有麦芒儿,可他笑出来了……
  老人周围有很多尘埃,老人坐在尘埃里,细小的尘埃裹着老人,也裹着那些无声的话。***老人为什么总坐在这里呢?哦,我明白了,老人是在卖心,老人是个卖心人。他的心好,他的心鲜红如豆,他是想把心卖出去,他一直坐在这里就是为了把心卖出去。他已没什么可卖,他只有卖心……
  可是,没有人来买,他已经坐了那么久了,还是没人来买。
  老人没有做广告。他不会做广告,他只是默默地坐着,他也说话,可他是自己对自己说话。那么,不做广告,就没人买。
  我听见老人的声音了,我听见老人在说:
  等等吧……
  鞠躬……
  肥皂……
  小曲儿。
  等等吧……是红颜色的,那是一种标准的铅印红色,红色里含有许多一号微笑。报上说,一号微笑是最标准最生动的微笑。一号微笑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一号微笑的标准是上唇+下唇x舌厚÷2。我看见老人站在一号微笑里,老人在一号微笑里来来回回地走着。老人戴的是一顶蓝颜色的帽子,老人的腰微微有点驼,老人脸上带着三号微笑,三号微笑是无标准微笑,三号微笑的尺码比较大,三号微笑可以带动头部,因此,老人的头一直点着。老人的头从一楼点到四楼,又从四楼点到一楼,老人的头见人就点,点得很有弹性。老人一直在门里走着,我看见老人是在门里走。老人推开一个紫红色的门,老人说:你看,我没有病,我一点病也没有,我的工作问题……紧接着,一号微笑就出现了。一号微笑说:知道,知道。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都知道你的况……再等等吧。好不好,再等一等。老人说:你看,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天了,我一直在等……一号微笑说:知道,知道。你再到办公室问问吧……老人又推开了一个紫红色的门。
  紫红色门里有紫红色的桌子,桌子后边还是一号微笑。一号微笑说:老魏,老魏,你又来了,坐,坐坐坐。不是让你再等等么?你就安心在家等吧。你身体不好,多休息休息……老人说:你看,你看,如果不行,我就干点别的,我干别的行不行?烧茶也行,看门也行……一号微笑说:这样不好吧?你说呢?你是知识分子,又受了那么大委屈,这样不好吧?这样吧,你再到组织处问一下,让他们尽快安排……老人又走,老人还是在门里走。老人又推开了一个紫红色的门,门里仍然是一号微笑。一号微笑说:老魏老魏,你别跑了行不行?你别跑了,你这样跑叫我们很不安……老人说:我回来这么久了,你看,我回来这么久了……一号微笑说:你身体不好,多休息休息,工资又不少你的。你不要急,再等等……老人最后走下楼去了,我看见老人走下楼去了。老人站在楼前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一号微笑。老人喃喃地说:我要告你们,我要去告你们……可老人说着说着却躺下了,老人直挺挺地躺在了楼前的水泥地上……躺在水泥地上的老人变成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老人成了一个穿红兜的孩子。我看见一个六岁的孩子躺在地上撒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