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四章)(6)

时间:2019-06-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兆言 点击:
       照顾我母亲的重担顺理成章,都落到了阿妍身上。说来也巧,也该是阿妍倒霉,当时她所在的菜场正好要翻盖,要拆了旧房子盖新大楼,所有员工全部暂时打发回家。她下岗在家,本来还可以给我做做帮手,我母亲这一中风,她不可能两头都兼顾,只能死心塌地负责照顾老人这一头。对于阿妍来说,照顾老人她无怨无悔,毕竟是在尽媳妇的本份,吃什么样的苦都不在乎。她所不能接受的,是在她吃辛吃苦的日子里,自己的男人竟然背叛了她。她所不能接受的,在她一把屎一把尿替丈夫照顾母亲的时候,我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别的女人的肚子弄大了。
       这件事对于阿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好像六月酷暑天,突然劈头盖脸地下起了鹅毛大雪,一下子把她给惊得目瞪口呆。等到她缓过劲来,等到她过来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丁香的肚子里胎儿已经好几个月了。我前面已经说过,因为阿妍待丁香不薄,丁香对阿妍一直有种报恩的想法,她们好得跟姐妹似的,阿妍怎么会想到老实巴交的丁香,临了是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报答她。这是一件她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的事,在没有暴露以前,没有任何预兆。
       阿妍说什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等到事情真暴露了以后,愤怒的阿妍对着丁香大声喝斥,她说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就是这样报答我,这就是你的报答,这难道就是我收留你的结果。你原来是这么个东西,你简直就是一条毒蛇,竟然和我男人睡觉,竟然让他那么容易地就把你肚子给弄大了,你真有能耐,不是,是老四那个王八蛋真有能耐。阿妍平时是个和蔼的女人,可是这件事让她成为一个十足的悍妇,她原来是只善良的绵羊,现在突然成了一头疯狂的母老虎,她恨不得猛扑过来,将我和丁香生吞了。
       丁香眼泪汪汪,不吭声,一声不吭。她心里充满了歉意,恨不能挖个洞钻到地底下去。她好像有很多话要对阿妍说,只不过现在还说不出口。我站在一旁,像木桩一样发呆,无颜面对暴怒的阿妍。我这心里自然是感到非常内疚,自己确实太对不起阿妍。但是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办法,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必须勇敢地站出来,把所有的事情都承担下来。我说这都是我老四不对,是我老四混账,祸是我闯的,你有什么就冲我来。
       阿妍当然不会放过我,她举起了一个大钢精锅,冲过来,朝我脑袋上就是结结实实的一下。
       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与丁香算是怎么回事。人往往会做些疯狂的事,却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疯狂。我也说不清是偶然还是必然,就像当年与谢静文的关系一样,也许,一切就是这么安排好的,也许,本来并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可是因为一点小小的意外,结果事情就不可逆转。我是说如果那天我要住在家里,那天晚上我要是和阿妍在一起,后来的那一系列故事很可能就不会发生。
       那天晚上收工早,我骑车回去看阿妍。那天晚上,说老实话,我本来是准备住回家的。我没想到自己会一赌气就走了。记得回到家的时候,半身瘫痪的母亲早已睡着,正好我妹也回来了,一起坐在那看一台十二英寸的黑白小电视。阿妍没想到我突然回来,说老四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怎么了,难道不欢迎呀,这是我自己的家,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阿妍奇怪我用这种腔调说话,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称心的事情。我也觉得很奇怪,因为事实上那天我并没有什么不称心。正说着,母亲醒了,她口齿不清地说:
       “老四,回来了,你回来看我了?”
       我便和母亲敷衍,敷衍完了,刚准备回自己房间。
       我妹妹冷笑着说“我妈也是,她还以为老四是回来看她的。”
       “不是回来看妈,看谁?”
       “这我就不知道了,是看谁,你自己心里还不知道。”
       我忍不住便和妹妹斗了几句嘴。说老实话,因为她对母亲的病差不多是不闻不问,我心里对她真是有些不痛快。现在母亲病情好转,她却突然跑回来说现成话。我说你别管我是回来看谁,我倒想反过来问你一句,你回来是看谁。妹妹说你这不是废话,我当然是回来看妈,你以为我要看你呀。我冷笑着说,要看妈,也该早些回来。我妹妹从我的话里听出了牢骚,本来对这事还有些歉意,让我一说,怨气立刻都撒到我身上了,板着脸说:
       “噢,我知道,是心疼老婆了,所以就来找我的碴。”
       我不想和她纠缠下去。我这妹妹从小就要强,有理无理,一定要占了便宜才肯善罢甘休。于是我就转身逃回自己的小房间,妹妹心里毕竟有些歉意,有些心虚,加上还惦记着没有完的电视连续剧,也就不再乘胜追击。阿妍怕她生气,找话跟她敷衍,我妹妹笑着说:
       “阿妍,你不要担心,我不会跟老四生气,谁让他是做哥的,我做妹妹的还能不让着他。”
       阿妍看她真不像生气的样子,便说:“你哥就这臭脾气,不要跟他计较。”
       “你让他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哼,我才不怕他呢。”
       不一会,我妹妹就跟什么事没发生过一样,与阿妍嘻嘻哈哈地说笑起来。等到电视里播放广告的时候,阿妍到小房间里来上马桶,压低了嗓子,怪我不该去招惹我那个脾气古怪的妹妹。我说谁招惹她了,明明是她在招惹我。阿妍怕话传出去让外面的我妹妹听见,连连对我做手势。她害怕刚刚平静下来的战事硝烟再起。阿妍系好了裤带,还准备出去接着看电视,我还有些忿忿不平,说这破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别看了。阿妍便笑着说,总不能你一回来,我就急不可奈地和你上床吧。我说上床又怎么样,她说你这人真是有些不讲道理,难怪你妹妹要问你究竟是回来看谁。你说你这算是什么事,难道赶回来心里就只有这个,你看,我就知道你回来没按什么好心,什么看你妈,什么看我,这都是假的,看谁都是假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