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是赢家

时间:2018-12-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猎鹰·赌局(全文在线阅读)    >  谁是赢家
 
 
  黄鹤楼下,万头仰视。在这一瞬间,每个人对楼上这两个人的生死胜负都似乎比对自己的生死更关心。
  黄鹤搂上,风声骤起,灯光也随之明灭闪动不定。
  忽然间,一阵劲风呼啸,一道金光破窗而出,宛如经天长虹,飞越江岸,远远的落入江心。
  水花四溅,大众悚然。
  “这是柳轻侯的金剑,一定是的。”
  现在金剑脱手,黄鹤般飞去,柳轻侯这一战莫非已败了?
  江心中的水花与涟漪很快就平息,黄鹤楼上的灯光也渐渐恢复明亮。
  江水楼头,一片安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呀”的一声,一扇窗户开了,出现一条人影,纤弱的身子,苍白的脸,一双眼睛亮如寒星。
  ——金剑虽然已化作黄鹤飞去,人却仍在。
  薛涤缨呢?
  薛涤缨已倒下,掌中的刀仍在,脸色安详而平静,身上的衣衫也没有凌乱,只不过后颈上多了一双漆黑的指印。
  卜鹰、杜黄衫,一致的结论是:“薛大先生已经走了。”
  决战虽已结束,能上楼来的也只有寥寥几人,这句话当然是对关二说的。
  关二很干脆:“薛涤缨死,我们输了,那五十万已经是你的。”他还是忍不住要问:“那时你怎么敢赌他死?我本来以为你已输定了。”
  卜鹰没有直接回答,只慢慢的说:“死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只有兀鹰才嗅得出。”
  杜黄衫忽然说:“薛涤缨的死,只不过是借柳轻侯的剑来兵解而已。”
  “兵解”是道家语,也是一种成道的方法。
  “其实他早已有了不治的病。”杜黄衫说:“使剑者死于剑,正如兵解,求仁得仁,所以他死得很平静,我也心安。”“不治的病?”关二问:“病在哪里?”
  “在肝。”
  “他本来就己有了不治的肝疾?”
  “是的。”杜黄衫说:“所以薛和并没有出卖他,所以薛和还活着。”
  关二慢慢的转过身,瞪着张八。张八勉强在笑,虽然不敢开口,意思却很明显:“不管怎么样,那一注我们总算赢了。”
  薛涤缨死,柳轻侯胜,那一注财神当然赢了,奇怪的是,卜鹰却偏偏还要问柳轻侯:“这一战你是胜是败?”
  “你说的是哪一面?”
  “我说的是剑。”赌局和财神下的赌注,决胜的项目本来就是剑。
  柳轻侯的回答令人失色。
  “若是论剑,当然是我败了,我的金剑被绞出,脱手飞去时,论剑我就已败了。”他说:“若论决生死,却是我胜。”
  他悠悠然的说:“你们赌的是剑,我赌的却是生死。薛涤缨是以人驳剑,以剑搏胜,我却是用剑的变化震动来带动我的身法变化,我的人轻剑急,剑身一震,我已变招无数,我的剑脱手时,对方心神必有疏忽,背后气力也顾不到了,那时也正是我一击致命时。”
  最后他的结论是:“所以别人是以人驳剑,以剑制敌,我却是以剑驳人,以人杀人。”柳轻侯说:“只要敌亡我存,剑的胜负都无妨,人在战阵,赌的本来就是生死。”
  “所以论剑,是你败了。”
  “是的。”
  圆月当空,柳轻侯的人也已穿窗而出,凌空轻折,其变化的曼妙奇绝,的确就好像是名家手中剑的变化一样。
  人剑俱杳,管弦遂绝,夜更深了。
  黄鹤楼头,忽然变得只剩下两个人,一个关二,一个卜鹰;一个赢家,一个输家。
  两个人六坛酒,月将落,酒已尽。关二眼色迷离,喃喃的说:“卜鹰,你记住,总有一天,我要赢你。”
  可是卜鹰已不见了,只听得云水苍茫的烟波远处,隐约有狂笑声传来:
  “生死胜负一弹指,谁是赢家,我也不是,天地间真正的赢家早已死光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