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从无薪实习生飞出的小凤凰

时间:2018-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赵星 点击:
挺住,意味着一切(全文在线阅读)  >   从无薪实习生飞出的小凤凰
 
 
“我在上海,我普通,我不特别,我没有良好的教育和视野,尤其在公司里我像豆芽菜一样,我不说上海话,我没有自己的身份,我很尴尬,可是我不怕频繁地做自我介绍:‘Hi, I'm Sabrina.’我期待他们看到我说:‘Hi, Sabrina!’我相信人性的梦想的力量,我相信自己。”
 
荼鱼,携带着她这个特别诡异而不时尚的名字,从偏远的大学一下一下跳进上海,她是我偶然在网上认识的。我想写写她,因为她提醒我要有勇敢的内心。
 
荼鱼读的大学没有公关专业,更没有实习机会,她没有一个对公关直观的认识。她联系了一个曾经给过她名片的上海AB公司供应链部门的总监,希望用诚意打动她,获得一个实习机会。邮件多次没有回复,她打给她的小秘书多次,没有回复,她又发了一次邮件,对方通知她去面试。
 
凑钱买了机票,去了上海,被这个城市吓到了,发烧到39度,赶上甲流旺盛期,又忽地飞回了吉林。在家养病,养好了又飞来上海,重新开始面试。
 
她提出了想在公关实习的要求,对方说AB中国重组并且冻结了,没有这个需要。她说她真的很感兴趣,对方说这根本不可能。她说那她不要钱,就是自愿帮忙。对方考虑下,说让等她电话。不久,她接到了公关面试通知,多少回合,她终于带着诚意,来到了上海AB公司。
 
“我20年生活在吉林省,20年都不懂什么是品牌,但是只要我知道了,并且我觉得这个事挺好玩,我就争取得到。在能力和知识方面很多人都比我强,我觉得自己在个人动机、品质,价值观方面,有很强的欲望让我去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来自一个偏远大学,但是我抓住机会,经过很烦琐的过程,终于到上海AB公司。我没有薪水,但是获得了学习公关的机会。”
 
这是我听到的最动听的话,这话很真实,很诚恳,让人很想流泪。我想起我刚开始在北京实习的日子。每天坐公交车两小时才能到公司,每天工作到很晚,员工出去集体吃饭,老板说:“让实习生做吧,你们去我家玩吧。”于是我在公司做数据库到很晚。有一天,我一个人怯怯地坐在窗户跟前,窗外就是霓虹闪亮的北京CBD中心区,可是没有人知道,一座很漂亮的写字楼里的我还没有吃饭,还在做倒霉的表格。隔壁的实习窸窸窣窣地跑过来问:“你要吃东西吗?我妈妈中午给我带了菜团。你要不要吃?”我点点头,她又窸窸窣窣地跑到微波炉那里热了下跑回来递给我:“不是很好吃,只是个普通的菜团,我看到你没吃饭。”我接过来吃掉,她看着我笑。我当时觉得,那个办公室里我们两个特别同病相怜,恨不得紧紧拥抱(我觉得那个时候的我特别像高木直子的《一个人上东京》)。
 
荼鱼进了AB公司,但是她没有停留在打杂层面,她用自己几乎全部的精神和勇敢拓展着自己身边的一切力量。“由于没有这个职位需求,我没有事情做,我也没有个人邮箱。我认识了个实习生,在她休息时打印了市场部门所有人的职位、姓名、联系方式,找机会和他们交流,看看他们的背景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我喜欢扩展社交。所以,我现在认识了市场部门三分之二的人。”
 
能观察、善思考,便是荼鱼最致命的撒手锏。当我们处于一个团体最底层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出内心深处最强烈的勇敢。我没有荼鱼勇敢。我刚来公司的时候也在公司官网上看每个人的背景介绍,然后被剑桥、哈佛这样的词汇直接打趴下了,很长时间里,在这些阴影之下自卑地工作,恨不得每天坐在犄角旮旯里死都不出来见人。荼鱼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很干练,有一种无畏的感觉,但却很有礼貌,让人很是喜欢。我是个有社交恐惧的人,自己公司的人到现在没认全,也许是因为自己没有了“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欲望”,自然也没有了勇敢和激情吧。这也是我大半夜写下荼鱼的故事的原因,因为我不如她,因为她让我很感动。
 
很多时候,我更加愿意被这种来自人性方面的淳朴和真挚所感动,这种生生不息的奋斗和永无止境的追求的感觉,时刻鞭策着我,让我明白后来者的勇敢,也让我的内心震撼。我更加高兴能和这样奋进的孩子们沟通,从他们的眼中看到我日益缺失的东西,想起那些由于我生活日渐安定而带来的满足,这种快乐远远高于我在昂贵的酒楼吃一盆我最爱的水煮鱼。
 
快结束通话的时候,荼鱼问我:“能告诉我怎么保持特立独行吗?”
 
我告诉她,特立独行不是一种行为,不是别人走路你非要跳沟。特立独行是一种坚持,一种对真理的追求和坚持;是一种内心,一种对内心的承诺与守候。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冒险,因为没有人会理解你,甚至会讨厌你。但也是这种特立独行,让你真正地做成了你自己,让你有了真正值得回味的生命。
 
我很高兴认识荼鱼,她让我在这个本来想早点睡觉的夜晚想起了我所有吃过的苦,流过的泪,纠结过的小心脏,以及那些和她一样淳朴而令人感动的日子。
 
 
 
补记:有一次荼鱼跟我说,她的梦想是去美国华盛顿工作,我心底觉得不太可能,劝慰她何必这么逼着自己,可能也是因为那时候的荼鱼离美国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远得我没法把两者联系起来。前几个月,荼鱼在MSN上找我,网络的那一头,就是华盛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