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永远的嘎洛(5)

时间:2018-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来 点击:
  光滑的门槛上印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绛措参军后,我怀着对父亲和父亲的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的父亲,总之是我们家族最初积攒下钱财的那个人的盲目仇恨,走上了流浪的道路。
  仿佛他们真有不可胜数的罪恶,必须由我来苦赎。年事渐长,我开始不这么想了。我想念家人。一天黄昏,等我明白过来我的双脚早已把我移到了村口,机耕道上仍然没有机械的辙印。当初开路的那台推土机仍然停在路口,我看不见它当年的鲜红颜色,只听见一片片铁锈在黄昏中自行剥落,铮然有声。
  一个军人穿着簇新的大衣,从推土机那边绕了过来,用老师们也说得拗口的叫做北京话的汉语问我:
  “请问这是通往色尔古村的路吗?”
  “是。”我说。
  我还看见自己露出拇指的破烂靴子,而那张从立着的大衣领间露出的窄长的脸是绛措的脸。他回来休假了,听说他已当了班长。我看着他消失在暮色深处,又返身走上了流浪的道路。
  后来绛措突然又退伍回乡,原因至今我也不得而知。
  那年春天,我在一个伐木场参加了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发行举行的庆祝游行。
  冬天,我在一个县城报栏里看到了恢复大中专考试的消息。
  我赶回村里报名。那时绛措已经退伍了,我刚进村子就看见他穿着旧军装,背着他瘫倒的父亲钻出门洞。
  我要他和我一起参加考试。
  他说:“不,现在是你的天下了。”
  嘎洛也说:“不,我从来就是农民,祖祖辈辈,和你的根子不一样。”
  只是他的口气中没有儿子那样的怨恨。
  这时,他还无顾忌地把一撮牛粪灰塞进了口中,有滋有味地咀嚼起来。
  不可理喻的是,嘎洛一瘫倒,地里的野草就变得疯狂了。秋天,人们等到温度适宜才下地挑拣麦穗,或者十脆就在太阳下慢慢消化一天的两顿饭食,眺望田野中翻飞的快乐雀鸟。
  其间,民政部门曾再一次甄别嘎洛的身份,但仍然毫无结果。
  他在民政局的档案中的首页上写着:佚名,佚名缘由不详,别名嘎洛,家住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马尔康县色尔古村。此人为身份待鉴别的流落红军。
  我在那里查阅时,没有告诉他们这个嘎洛已经死了。同时也希望,碰巧与这件事有关的人碰巧翻看了这篇小说,也不要停止调查工作,因为我盼望得知他的真正姓名,他的儿子绛措想找到父亲的老家以及老家的亲戚。
  金风酣畅。
  成熟的麦粒抖落在嘎洛脸上,胸脯上,他感到那是金色的蜂群向自己翔舞而来,射在身上的阳光像是这些亲爱的生灵尾部伸出的锋利的小针,使他麻木的肌肉恢复了感觉。
  屋里的塘火渐渐灭了。
  父亲对我说:嘎洛死得其所。而他儿子为了一笔能带来八百元进项的运输又走了,还是来不及收割地里丰收的麦子。幽暗使庇护我们房子的四壁消失了。我在睡梦中又舒展开身子,享受清新空气与成熟的谷物芬芳,啊,我又在梦中见到了嘎洛。
  我梦见嘎洛在弥留之际看到时光倒流。他模模糊糊地觉得一种轻盈透明的东西溢出了身体。躯体沉重,更为实在牢靠地和泥土融合在一起,而那东西却像蜻蜓一样被风、被阳光穿透……嘎洛伸出了骨节粗大的手,四处摸索,终于捞住了几根光滑坚韧的麦茎。他以此作为支撑,试图抬起沉重的身躯,看看自己的灵魂怎样穿透时光之流。这时,他感到轰然一声,脑子里又有一枚手榴弹炸开了。那光芒照亮了一切,过去生活中他熟知的一切,以及被他遗忘的一切。一切都记起来了,一切都复活了。他惊喜地注视着过去的生活和上面的光亮,但是,暖热肥沃的土地已经张开怀抱接纳他了,我确确实实在梦中看到他的躯体往他亲手开垦的土地中沉落,像是往水里沉落一样。
  直到这时,我才肯相信,嘎洛是真的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