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永远的嘎洛(3)

时间:2018-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来 点击:
  后来,学校老师领着我们一群小学生翻遍报纸杂志上正派反派人物的名字,以及正派反派人物同时登场的地方的名字,年代的名字,也无法为嘎洛确凿证明他的红军身份。
  要证明自己是红军,他必须说出连排长之类基层指挥员的名字。但报纸上没有这些人的名字,使他记忆复活。
  他摇摇晃晃走出那土屋。那些准备把房子付之一炬的人们默默地给他让开一条道路。
  后来他女儿嘉央说这是通往死亡沼泽的道路;那险恶沼泽看起来是个开满金黄花朵的美丽草滩;那堵人墙裂开,是蓄意把一个红色战士导向死亡的险恶阴谋;他们的眼光像野蜂的毒刺;等等。当然这是以后的说法,是嘎洛的女儿想争做工农兵大学生时的说法。
  嘎洛印象中的那些交错晃动的人脸,确实像岩石一样,他们的眼光充满敌意。嘎洛穿过人墙,再没有回头。他伏在河边饱饮清水,然后带着满肚子水响爬上一座小小的山丘。这时,红云万朵,夕阳无比辉煌,那座土屋已被烧光,断墙成为赭红色,烧焦的木柱上升起袅袅的淡蓝轻烟。
  再远处,寺院的金顶闪烁光芒。牛角号长鸣。路上有人往来蹒跚。这是些到泉边取水的姑娘和对着太阳祷告的老人。战火已经平息,人们又回到了村庄。嘎洛贪婪地呼吸空气中炊烟的芬芳。
  他感到饥饿难忍,嘎洛甚至希望伤口疼痛得更为厉害,以便使他忘记饥饿。他睡着了,仍然梦见自己绽开的伤口。
  醒来时,他在身边发现了一袋糌粑、一只木碗、一撮盐和几块奶酪。
  他注意到草丛中有人来去的踪迹。太阳渐渐升高,把草上的露水蒸发干了。
  他不再想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了,开始一心一意对付奶酪和伤痛。
  又一个黄昏降临,轻柔无声,像落下一块深色的柔软丝绸。
 
  一个人的身影背衬星光出现在对面一座小山丘上。嘎洛想这好心人给自己送来了食物,他向那人靠近。那人却又攀上另一座丘顶。这时,月亮起来了。那人又到了一片小树林边。后来他才知道,方圆几十里内的草原上唯有这片小树林中那几株巨大的老杉树可以遮雨挡风,而他又必须在野外藏身。嘎洛到达小树林边缘时,只是嗅到淡淡的酒草味道,听到一串远去的马蹄声,看见那人还留在那里一只火镰和许多火绒。
  嘎洛想那人骑一匹白马。
  以后他在饥寒中度日。身上的伤口生了蛆,但终于还是渐渐长出了新肉。
  夏天的草原,许多动物都在草皮上翻掘植物的根茎。嘎洛就靠猎取旱獭和它们翻掘出来的东西为生。中午,吃饱了肚子,他常常被烈日和土腥气弄得头昏脑涨。
  秋天到了,和早降的初雪一起。
  嘎洛后来说那个夜晚他梦见了青草。结果第二天一个人骑马到来。这是一个汉族商人,他说:“有人对我说要我做好事,要我到这小树林来找你,我要带你回家。”
  而嘎洛对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他们这些人都不开地,你看这里多肥的土。”
  (后来他子和女却说他对那人说他要找党找部队。)商人对他说:“跟我走。”
  “多肥的地。”
  “冬天一来,你就要冻死了。”
  就这样,嘎洛跟随驮运货物的马队一起出了草地。那个商人把他寄放在我们村的头人家里。因为他在风雪中冻坏了双脚。
  而那个头人正是我父亲的父亲。
  之所以这样称呼,完全是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副什么模样。你不能对一个于你没有任何情意和恩德的人随便叫爷爷。
  那个商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
  嘎洛不言不语,一个冬天就蜷缩在头人寨子的火塘旁边。春天到了,四处充满腐败树叶和融冻土壤的气息。嘎洛在村子中四处游逛,直到一天晚上,他困倒在火塘边上,在似醒似睡的时候说:
  “多肥的土地。”
  头人给他一把锄头和一把弯刀,叫他在河边开垦荒地。从远处人们只看见这个前红军战士挥舞一把银光闪闪的锄头,还有缠在他腰间的红黄相间的,肢体的其他部分和黑色的泥巴融为一体。
  后来他得到了这块土地。
  那天头人醉了酒,策马来到地头。头人用枪向他的背脊瞄准。随着枪口的晃动,嘎洛感到有一小群蚂蚁在他背上爬行。嘎洛像只已经被枪弹击中的兔子一样一蹦老高。头人把枪扔了,大笑着滚下马鞍。
  头人问他:“听说你吃牛粪?”
  他低声回道:“是烧过的牛粪。”
  “我要你吃。”
  “就是这摊,没烧过的新鲜牛粪。”
  嘎洛带着哭腔说:“你叫我死好了。”
  “吃了!”头人提高了声音“吃了这片地就是你自己的了。”
  嘎洛挺直身躯,把系在腰间那片氆氇松开又系紧,系紧又松开。头人狞笑着举起了枪,嘎洛先是颤抖,然后双膝一软,跪倒在他亲手开垦的黑色的沃土里。他的那只独眼大睁着,充满愤怒之情。这时,头人走近他,一枪托把嘎洛打翻在地。
  “这地归你了!”
  嘎洛眨巴着眼睛,浑浊的泪水先是从瞎眼,继而从那只好眼睛中溢流出来。阳光在泪珠上熠熠生辉。围观的妇人们都替他流下了感恩的泪水。
  一个姑娘也流下了泪水。
  头人又说:“嘎洛要娶下这个为他流泪的姑娘。”
  那姑娘惊叫一声:“天哪!”就瘫倒在地上。
  最终还是这个姑娘在这片黑土中撒下了最初一把青稞种子。这个女人撒这一把青稞种子时,身上也已经过了嘎洛的点播。这个女人跟随嘎洛一辈子,经历无数磨难,始终像一匹牲口一样忍辱负重。
  后来她女儿嘉央上了大学却因怀孕在学校自杀身亡。她哭诉着说:“我替我不爱的人生了你们,我没有死,你为你爱的人怀了娃娃,你怎么活不下去了?你去的是啥子地方啊?”
  而后的确实消息是这样:嘉央能上大学并不是因为她父亲的缘故,招生的人提醒这个并不漂亮但聪明的姑娘,她父亲的红军身份并未得到任何一级组织的确认。这个混血姑娘于是以初夜的欢娱换取丁一纸入学通知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