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四章2)

时间:2018-10-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章 2
 
  白大怡的死,可喜的似乎不仅仅是他的死,还有林婴婴的工作调整也有了转机。一天中午,我吃完饭从食堂出来,正好看见卢胖子在前面迈着方步走。把局长叫成“卢胖子”、“胖子”,把俞副局长叫成“俞猴子”、“猴子”,这都是林婴婴的发明,以后我们在私下经常这么叫他俩,确实很贴切的:一个是形似,一个神似。
 
  “吃过了?”我追上去跟卢胖子打招呼。
 
  “吃什么,根本没胃口。”他气咻咻地说,“烦死了,野夫又在作践我了,说什么我们保安局一定有军统分子,凭什么嘛,自己手上出的事,非要我来擦屁股。”我附和道:“就是,人在他手上,事情又出在他的眼皮底下,自己大院里,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说:“可我也怀疑这可能是军统的人干的,死的这家伙是白崇禧的冤家哪。”我说:“是军统的人十有八九错不了,可要问是哪里的军统,我觉得十有八九不是咱们南京的,而是上海的。”他问为什么,我答:“我听说这人在来南京之前,在上海火车站就遭暗杀了,所以我怀疑是那边的人追杀过来的,跟我们这边应该关系不大。”
 
  这话似乎安慰了胖子,他停下来看着我深有感受地说:“理是这个理,可人家说是你的问题怎么办?你说,这事起头跟我们无关,结束也不在我们手上,他凭什么就把矛头指着我们。”我说:“这不正常嘛,他脏了身子要找人给他当替死鬼嘛。”卢胖子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地说:“不瞒你说,我现在也是死了心,反正只要出了事总有我们的份,八竿子打不着也要打。”我说:“这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我绕着圈子把野夫责备了一番,让局长大人的心里稍微通顺一些之后,言归正传。
 
  我说:“我要说的是老话,调个人给我,我确实是人手不够啊,加上秦时光——这家伙你早知道,整天迟到早退,往外面跑,哪能做事嘛。”胖子对秦时光是有成见的,因为他是猴子的死党,所以开口闭口总叫他“四眼狗”:仗势欺人的货色。一提起他,他便恢复了局长大人的口气,板着脸说:“这条四眼狗做的都是没屁眼的事!我知道他经常出去乱窜,不是搞女人就是搞我。”我说:“我发现他最近确实常往野夫机关长那边跑,联络很勤,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可别让皇军那边对你有看法了。”他哼一声,骂:“我还怕一条四眼狗不成!”我说:“不是怕他,而是要防他。他们跟76号院那帮人的关系本来就好,如果皇军那边又不支持你,我们就被动了。”他怒冲冲地说:“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都治了,最先要治的就是他,秦时光!”我说:“所以你更要给我调人啊,多一个人我也就可以多盯着他一点。”
 
  见他思量着,不说话,我鼓足勇气说:“电讯处新来一个报务员,叫林婴婴的,我在舞会上跟她接触过,感觉人不错,听说她跟上面的关系也不错,把她给我怎么样?”他干脆地答复我:“她?怎么可能?刚来,谁都不了解她,怎么能去你那边?”我故作惊讶说:“你也不了解?我听秦时光说她是你的人嘛。”他说:“哼,他知道个屁!老实告诉你,她是上面,最上面,总统府压下来的,我对她也不了解,到现在才见过一次面。”他脸上露出不正经的笑容,说:“她很漂亮是不,你该不会是被她迷住了吧?要是这样,我劝你早收手,她的后台可是不一般。”我说:“你把我想到哪里去了,局长,我是想,既然她上面有人,有后台,我们更要拉拢她,把她养在我那儿,保准会成为你的人。”他恢复了正常语气,说:“要她,不行,我还是给你看看其他人吧。小心行得万年船,我不会把一个不明底细的人随便安插到你那儿去的,你那儿必须是我的净土。”
 
  汪伪政权聚拢的本是一群乌合之众,追名逐利之徒,所以四处是帮派体系,裙带关系,各帮系之间离心离德,明争暗斗。保安局内也是这样,卢、俞二人貌合神离,双方用人都十分小心,像林婴婴这种从天而降的人,来历不明,两边都不敢重用的。我首次出击,试探一下,连个盼头都没摸到。
 
  出师不利啊。
 
  在又一次舞会上,我把我的看法和难度告诉林婴婴,她一言不语,心事重重的,好像陷入了某种不愉快的沉思之中,脸上有一种凝固的、受苦难的表情。但她也许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在一群怒放的鲜花中有些失态,便端起桌上的一杯甜酒,一饮而尽,接着咯咯大笑起来,就像一朵恶毒开放的虞美人,妖艳又性感,一下把她刚才的失态淹没在笑声中。我的身体几乎马上有种被目光烫伤的不安感,因为我看见一道雪亮的目光向我刺来,那是秦时光妒嫉的双眼发出的。当时他正跟静子在跳舞,但林婴婴的笑声惊扰了他,没等曲终,他就走出舞池,朝我们走来。
 
  林婴婴说:“也许我得好好使使你身边这把刀,他爱上我了。”
 
  我说:“他是猴子的一条狗,当心激怒他咬你。”
 
  她说:“不会的,他在做梦,一只狗正在做梦呢。”说着又咯咯笑起来。
 
  秦时光过来问我们在笑什么,林婴婴有板有眼地说:“我们在说一只狗做梦的笑话,哦,老乡,你应该想办法帮我弄到这样一只狗,它从不咬人,也不叫,整天躺在屋檐下的走廊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做着一个个美梦,从不站起来一下。因为从不站起来,一只燕子就在它温暖的胸脯上筑起了窝。”
 
  秦时光装模作样地说:“啊,这样一条狗,需要有人打断它三条腿,弄瞎一只眼睛,还要把它的舌头割了,牙齿拔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