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藏金屋龄官甘做妾 结红绳凤姐义为媒

时间:2018-10-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西岭雪 点击:
黛玉传(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回 藏金屋龄官甘做妾 结红绳凤姐义为媒
 
  宝玉尚且一字不知,只为小红一事悬心,悔道:“从前她在怡红院服侍,并不知道珍惜,如今她去了凤姐姐处,何苦又招惹她,弄到如今,却有何意思。”
  一时林之孝家的带着众人来查夜,寻着宝玉,又悄悄儿地埋怨道:“小红原是为你惹的祸,哥儿好歹也有句话,怎么想法子劝太太平心转意,还要她进来的才是。哪怕仍然降作粗使丫头也使得,好过这样子出去,落人褒贬。外头若知道这是从府里撵出去的,只当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可叫她怎么见人呢?”说着便哭。
  宝玉原本有愧,闻言益发垂了头,嘟嘟哝哝地道:“我也不知会出这样的事。如今太太正在气头上,连我也有不是,三两天就叫搬出去呢,我还敢劝去?”
  林之孝家的便出主意道:“哥儿不去,却可求那太太听得进话的人去劝劝,或许还可以转得过来。”
  一言提醒了宝玉,便苦想找哪个说情,因道:“宝姐姐的话,太太必是听得进的,只是她如今也不大进园子来,自己家里的事又多,且是最不喜管闲事的,我去求她,未必便肯;不如求三妹妹罢,她必会帮我的,只是太太听不听,便不知道了。”
  林之孝家的道:“既这样,哥儿何不这就找三姑娘去?姑娘是娇客,太太或者会给几分薄面也未可知。若不成,还得求求宝姑娘。她到底是太太的亲外甥女儿,如果她肯说话,只怕倒有七分成功。”
  宝玉听了,果然便来找探春,备述自己带贾环看鱼,因随小红进屋倒茶,不想巧姐儿竟失足落缸,自己情急之下砸缸救人等事,又说太太盛怒之下,迁责于小红,说她勾引自己,疏忽职守,当时便撵出府去,还求妹妹在太太面前美言几句,怎么想个法子仍叫小红进来才是,不然,岂不因我之故,令丫头受责?
  探春一听便知必是贾环与赵姨娘从中做梗,叹了口气道:“只怕难劝。当年金钏儿原是太太的心腹,不过和你说了两句玩话,便被太太一巴掌撵出园去;如今小红照看巧姐儿,反令她落水受惊,论罪更比金钏大十倍,撵出去已是轻罚,若不看她是家生子儿,林之孝的闺女,只怕当时便要打死的;且我听说,彩霞的妹子小霞进来没几天,不知怎么被凤姐姐和林之孝家的给安排去跟了四妹妹,太太正为这个不自在呢,这次借故撵了凤姐姐的丫头去,焉知不是为此?”
  宝玉不信道:“太太怎会这样小气?一个小丫头的去留,原本就是凤姐姐同管家嫂子们的事,何劳太太操心。若说为这个怄气,再不能的。”
  探春见他不信,便不肯再往下说,只道:“你既要我去劝太太,我便去,左不过几句闲话罢了。可十九是不成的,你若于心不安,倒是拿些银子赏她,再着人问准她心意,除了这府里,还想去做些什么,能帮便帮才真。”
  宝玉点点头辞过,并无他法可想,只得拱手别过。回到房中,足足地想了一宿,次日一早,便出园来至薛姨妈院中,欲求宝钗设法。
  原来元妃虽伴驾远行,宫中太监夏守忠等人却仍然与府里常相往来,早已明白说给贾琏等,“金玉良缘”是跑不了的,娘娘行前已经求了监天正代选吉日,只等围猎回来便要赐婚的。
  贾政王夫人俱已知晓,不过瞒着贾母一人。薛姨妈因此暗做准备,虽未在宝钗面前明白说起,言语里难免不有一两句捎及,宝钗察言观色,便也猜着了,心里颇觉踌躇。她入京这些年,眼中所见这些男子,总没一个比得上宝玉的人物风流,性情温柔,虽说有时嫌他忒也婆婆妈妈,又胸无大志,性情乖僻,然而这许多年里在贾府住着,长辈疼爱,姊妹和睦,早已熟惯。果然能与宝玉一娶一嫁,总不出这府里,又得以与母亲长相厮守,如何不愿意?只是明知道那宝玉心里,早已有了林黛玉,他二人眉来眼去不是一年两年,众人都看在眼里,只不理会。果然自己与宝玉成亲,却置黛玉于何地?因此大没意思,这些日子总不肯往园里来。
  不想越躲越躲不开,宝玉偏偏儿地找了来,求以小红之事。宝钗岂肯管这闲事,况且明知自己与宝玉将有婚姻之约,如何倒去找着王夫人说话,若提起婚姻事来,却有何意思,又做何态度。因此佯笑道:“宝兄弟,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那林小红是二嫂子屋里的丫头,太太撵了她去,我做亲戚的怎好拦着不许?可不是没眼色?”
  宝玉还要再说,隔壁薛蟠房里小丫环走来回禀,说大奶奶要找太太说话。薛姨妈道:“这里有客呢,有什么话,闲了再说吧。”宝玉忙道:“大嫂子既然有话要说,自是急事,我来这半晌,也该回园子了。”薛姨妈还欲留,宝钗却将母亲袖子一拉,不令挽留。宝玉遂去了。
  这里夏金桂进来,穿着织金满绣的重绢衣裳,头上密密排着茉莉针儿、金步摇、凤钗、翠钿,揭枝实梗的满池娇分心,足有三四两重,明晃晃沉甸甸坠得髻子也偏向一边,并两边耳朵也是吊着老大的金灯笼坠子,黄烘烘往人前一站,便是足金打制的一个绢人儿,手里且拿着湖蓝、水绿熟罗包袱各一,带着两个小丫头来辞薛姨妈,说要回家为母亲拜寿。
  薛姨妈见她妆扮得这样招摇,满心不喜,却不好说别的,只得道:“既是亲家母吉日,自该叫蟠儿陪了你去,再备些寿礼衣缎。”夏金桂笑道:“我们两家原是至亲,并不要讲究这些虚头礼节。何况他前面店铺里忙得那样儿,平日连家也难回,哪里抽得开身陪我回娘家?不如我自己清清爽爽地去了,三五日便回的。”
  宝蟾只在金桂身后使眼色,薛姨妈看得迷烟遮雾,只得含糊应道:“既这样,多叫几个可靠人随着,早去早回。待到正日子,再叫蟠儿过去给亲家母磕头,顺道接媳妇儿回来。”
  夏金桂似笑非笑地应了,遂告辞出门,外面早已备下马车,婆子扶上车来,就此别去。薛姨妈遂找了宝蟾来当面细问,刚才拼命挤眼是什么意思。
  宝蟾叹道:“太太心善,哪里知道我们奶奶的伎俩?屋里金银柜子的销匙向来是我带着,前儿奶奶忽然要了去,说从此只是她亲自管账吧。昨日又指使我出来,也不让爷进屋,今儿爷一早去店里,她后脚打扮了便说要回娘家。太太白想想,可是有文章?所以我刚才使眼色,想让太太查查她身上,还有随身的包袱,免得日后少了什么,竟疑到我身上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