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三章4)

时间:2018-09-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章 4
 
  自大怡到底住哪儿?
 
  他已经换地方了,转移到密码处下属的一个资料库房里。那是一排平房,却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在密码处小楼的背后。这里是库藏密码和电报的地方,我们每个月领的新密码本,还有,我们平时处理完的电报,都被保管在这里。它当然很重要,所以平时二十四小时都有持枪的哨兵把守。我是第二天上午,从秘书小李和机要员小青的谈话里听出名堂的,当时李秘书从外面回来,正在登记文件的小青问他:“哟,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李秘书答:“我就没去成,居然不准我进门,见鬼!搞得这么神秘,连我们都不信任了,荒唐!”小青说:“都是搞机要的,一条藤上的两个瓜,搞得那么神秘干什么。”李秘书说:“就是。”小青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小李说:“什么事,就那个专家住在了那楼里,听说重庆的人在追杀他,野夫专门把他藏到里面去了。”
 
  李秘书是去交电报的,我们是一周处理一回电报,统一交到库房。但这一次小李没有交出去,说是推到下周一起交。我问小李:“那有没有增加警力呢?”他答:“这我倒没注意,进不去,也看不到。”我问他:“那你怎么知道是那个白专家住在里面?”他说:“我看见的,我在门口,哨兵拦住我的时候,正好看见他在院子里散步,苦思冥想的样子。”我说:“那里面有一排房子,你看到他住在哪一间吗?”他说没看见,又说:“应该是最里面的那间吧,据我所知那屋子有一个房间,可以住人的。”小李对我发牢骚,“烦死了,给他们干活还遭白眼。”我让他把电报给我,下午我去交,我说:“这是规定,一周一交,我们留着万一有个差错不是找罪受嘛。”我想去证实一下,白大怡究竟是不是就住在那屋里,还有,他吃饭到底是在哪里。小李说:“就是,还是按时交的好,处长的面子大,你去可能就让你进了。”
 
  下午,我骑摩托车去密码处库房,发现卫兵换了,连我都不认识,难怪李秘书进不去。我要进去,卫兵也不让,说要野夫同意才能放行。密码处的楼房依然静静的,依然进出自如。我便去找影中处长,言明情况。我说:“我怕阁下不知情,到时批评我们没有照章办事。”影中说他知情的,让我放心就是,云云。不过几句话的工夫,我明白,野夫可能怀疑白大怡在耍名堂,所以专门派出自己的兵来守着他,名义上是保护,实际上另有目的:防他逃跑。
 
  白大怡其实被软禁了!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我从密码处的楼里出来回去时,发现一支三人流动巡逻小组,在大院里巡逻。这是以前很少见的,除非有紧急情况,巡逻队才会执勤。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野夫一下如此戒备森严。后来才知道,这跟白大怡并无关系,巡逻队也不是野夫安排的。是中村下午在接见一位重要人物,警卫队临时加的一班警戒。
 
  白大怡明确是住在库房里,现在的问题是他什么时候去吃饭、去哪里吃、谁带他去吃等。下班前,我再次去宪兵大院,这次我想了一个办法,假装要请一个比较熟悉的日本军官吃饭,所以带着小车。我把车停在司令部大楼附近,在车里等了一小会,便听见下班的军号令吹响了,几分钟后库房里有人出来。谢天谢地,白大怡也出来了!这说明我没有猜错,吃饭是要出来的。其实,头两天是有人给他打饭的,昨天起不知为什么改了,可能是因为配了卫兵的原因吧。我守在车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白大怡在两个卫兵一左一右的看护下,和库房的几个人一起走远,往食堂方向走去。
 
  我就这样又守了一天——主要是三个吃饭的时辰,把白大怡吃三餐饭的时间、地点、方式完全摸清楚了。晚上,我和林婴婴在一家茶楼里见了面。我们不约而同都穿着便服。我铺开一页纸,上面是日军司令部机关大院的平面图,不是随便画的那种,很讲究的,工工整整,还分了三种颜色,箭头,坐标,文字说明,都有。我说:“你看,这是北大门,这是南小门,这是他们司令部大楼。你如果从北大门进去,进门往右,一直往前走,走到这,你可以看到有一排黄色平房,他就住在这里面,应该是这间屋。”林婴婴问:“肯定吗?”我摇头说:“这个没有得到确认,应该是的。这儿二十四小时都有卫兵站岗,你要进去行动可能很难。”她笑道:“那就等他出来嘛。”我说:“他一天至少要出来三次,早上七点半,中午十二点,傍晚六点半,他要到这栋灰色小楼去吃饭。偶尔也会去这栋大楼里见野夫,但这是没准的。主要是一日三餐,很准时,到时间必然要出来,从这儿到这儿,有近一里路,大约要走五六分钟。”
 
  我刚说完,她便收起图,对我笑道:“我有事,要先走。”
 
  我说:“要我做什么随时通知我。”
 
  她说:“你的事就是给我换个好部门,我要去核心部门。”
 
  我说:“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说:“听说你跟卢头的关系不错嘛。”
 
  我说:“敌我关系,互相利用而已。”
 
  她说:“你就利用他,把我弄到你身边去也可以啊。”
 
  我叹一声气,说:“干不掉白大怡,将来到我这儿来的就不会是你,而是他。我们头原来就曾这样说过的,说他懂密码,将来放我这儿合适。”
 
  她起身说:“放心,我一定会干掉他的。”
 
  就走了,我看着她年轻、动人的背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想不通,她初来乍到,单枪匹马的,凭什么如此信心饱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