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四月十二日

时间:2018-09-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四月十二日
 
  今天,新妈妈罚我跪了一个上午。
  新妈妈在我身上扎上针,又罚我跪了一个上午。
  她说我的眼睛有问题,她说我看她的时候,眼睛有问题。
  新妈妈是一个很灵敏的人,新妈妈非常灵敏。我看见新妈妈肚子里藏着很多的疑问,新妈妈对我的眼睛生了怀疑。她一次又一次地问我:你看见什么了?你说,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我不能告诉她,我知道我不能告诉她。我如果说我看见了什么,她会害我的,我知道她一直想办法要害我。
  她知道我会写字,就把一支笔一张纸递到我手里,她说:
  你写,你看见了什么,你给我写下来……
  我不能写,我不写。我看着她,我跪在地上看着她。不知怎的,她很害怕我看她,我一看她,她就说我很贼,我的眼睛很贼。她扎我的时候总是先让我闭上眼睛,我一闭上眼睛就现那根针离我很近,那根针离我非常近。针上蕴积着新妈妈肚子里的黑气,新妈妈把黑气注在针尖尖上,而后往我身上扎……
  倏尔,没有针了,新妈妈把针拔掉了。新妈妈的声音变成了一片轻柔的羽毛,一片桃红色的羽毛,一片桃红色的羽毛轻柔地抚在我的脸上:孩子,你告诉我,你看见什么了?你究竟看见什么了?你是不是能看见什么……
  我没有睁眼,那轻柔使我不愿睁眼,我觉得像是在梦里,梦中有一只小船,羽毛做成的小船,我躺在小船里,轻轻地摇啊,摇啊,摇啊摇……这时候,我忍不住了,我忍不住想看一看,可我看见蛇头了,我一下就看见了新妈妈肚子里的蛇头,新妈妈肚子里昂着一个三角形的蛇头,那蛇头在吐黑气,那蛇头能吐出一团一团的黑气……
  我摇了摇头,我只能摇摇头。
  四月十二日下午
  那个叫王森林的又来了,他来找陈冬阿姨。
  他仍然是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他把车子往楼门口一放,就匆匆地上楼去了。
  陈冬阿姨住在五楼,他站在五楼的楼道里,先是迟疑了一会儿,而后上前敲门。他站在门口敲了很长时间……
  陈冬阿姨不在家,我知道陈冬阿姨不在家。可他还是敲。他敲了一会儿,就对着门说:陈冬,你这不是害我么!我来找你帮忙,你帮不帮都不要紧,你也不能害我呀?我跟你好过么?我啥时候跟你好过?你怎么能给头儿这样说哪?你说我跟你好,你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让头儿一天到晚给我小鞋穿,你这不是害我么?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看出,他是有意对门说的,他不是对陈冬阿姨说的,如果陈冬阿姨在家,他一定不这样说,他只敢对门说。他还朝门上踢了一脚,他很气魄地朝门上踢了一脚,他在门上踢出了一片狗屎味。接着,他突然地弯下腰去了,我以为他要干什么了,他很像是要干出什么的样子,结果是很有意思的,他蹲下来又去擦门上的狗屎味,他竟然用自己的袖子去擦那难闻的狗屎味,踢完之后,他又蹲下来一点一点地把痕迹擦掉了。一会儿工夫,他站起来,拍拍袖子,扶扶眼镜,气宇轩昂地下楼去了。他在楼梯上走出了一片咚咚的脚步声,很大器的脚步声,可那脚步声里托着的心却很小,像蚊子一样小。一个小小的心在很大器的脚步声里走出了一股生姜的气味,这是一股人造生姜的气味。报上说,现在人造的东西很多……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这个人非常奇怪。他一下楼就开始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他一边推车子,一边嘴里嘟嘟哝哝地说着什么……我仔细看,我盯着他看,才看清他嘴里嘟哝的话。他说的仍然是这样的一串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男浴池、女浴池、男女浴池……他不停地说着这样的话。他骑上车后,嘴里仍然背诵着这样一段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男浴池、女浴池、男女浴池……当他背诵这些话的时候,他心中却奏着一段红蚊子音乐,是现在社会上最流行的红蚊子音乐。我不明白这些话与红蚊子音乐有什么关系,我一点也看不明白。
  我的头有点疼了,我的头又有点疼了。我不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