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民的名义(四十四)

时间:2018-09-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梅森 点击:
人民的名义(全文在线阅读)>  四十四
 
 
  高小琴住在香港三季酒店的套房里,日夜翘首北望,时刻惦记着家乡的人和事。这个酒店住满了大陆客,尽是手脚不干净,跑出来避风头的人。他们为酒店起了个别名叫望北楼——大陆在北方,这些回不了家的人们只能待在三季酒店混日子,因思乡心切,常常望北兴叹。
  三季酒店很奇葩,大堂、走廊、酒吧、客房,四处活动着精灵古怪的人物,诸如情报贩子、政治掮客、专业洗钱的钱庄老板、专做捞人业务的神秘公司……他们经常搞些活动,茶会、酒会、老乡会什么的,有的活动一个座席开价几万港币。高小琴逃出来后,就跟几个情报线人进行了接触,讨价还价后,打算买一个这样的座席,为的是识得一位贵人。这位贵人人脉深广,专做大陆H省经济案件情报和落水者打捞业务。不料,事情谈妥,正要掏钱,祁同伟的电话打来了。
  祁同伟告诉高小琴,H省的情况发生了积极变化,新书记沙瑞金的底牌到底让高老师摸到了,那只猴子没戏了,就算不被办进去,也得滚蛋走人了。这些年在肖某人身上的投资回报也不错,肖某办案积极主动,没敢耍什么滑头。肖某很清楚,这盘棋若输了他也逃不掉。所以,祁同伟让她和赵瑞龙赶快回来,别让人家以为他们做贼心虚。
  不料,高小琴把这话和赵瑞龙一说,赵瑞龙反倒疑惑起来。
  三季酒店气氛不好,大陆当局高压反腐,各处汇拢来的坏消息不断,赵瑞龙已成惊弓之鸟,想象力变得格外丰富。赵瑞龙怀疑祁同伟这个电话是否被谁控制了打出来的?如果不是祁同伟和高育良把侯亮平装了进去,而是侯亮平把祁同伟和高育良给装了进去,回去就是自投罗网了。赵瑞龙不敢回去,却不反对高小琴回去。高小琴当时就看出,赵瑞龙滑头,想让她在前面探路。不过她是信任祁同伟的,虽说心里也犯嘀咕,也发毛,但想着家里那么多事要办,只得回去了。
  祁同伟亲自到机场接机,兴致很高,开着车一上路,就和她谈起来。这一仗打得还真悬,如果不是高老师出手及时,步步紧逼,掐住了侯亮平的脖子,那夜刘新建还真就被他们突破了!高老师让政法委执法监察室调看了审讯录像,刘新建除了自己的问题,涉及赵家和山水集团的事都还没来得及说。高小琴多少松了口气,起码暂时安全了。
  轿车轻车熟路驶入她的山水度假村,在一幢俄式别墅跟前停下。
  这幢漂亮的别墅位于山坡最高处,幽雅僻静,从不对外开放,是她和祁同伟的香巢,专属二人世界。开门进屋,二人紧紧相拥着一阵热吻。终于回来了,不用担惊受怕了!这些日子躲在香港,她消瘦憔悴了许多,让情人看着心疼——这份疼惜是她从祁同伟眼神里看到的。不过,拥抱热吻过后,她仍有余悸:侯亮平不好对付,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祁同伟道:那就撤退,不出意外也得撤退了,抓紧时间赶快向海外转移资产!说完,摆了摆手:别提这个侯亮平了,败兴!
  二人上楼,洗漱完毕,正要上床,手机“叮咚”一响,有东西传过来。祁同伟打开一看,天哪,是老师的三张艳照,他一时间惊呆了!
  高小琴在旁边轻轻地说一句:坏了,这肯定是赵瑞龙惹的祸……
  祁同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响了。是高育良的电话。高老师抑或是高书记怒气冲冲地责问:祁同伟啊,吴老师给你发过去的三张照片看到了吗?怎么回事?是什么人从哪里搞到的?给我好好查查!
  祁同伟赤祼着身子,笔直站在床边,连连应着,头上冒汗了。
  高书记让厅长同志说说自己的判断,难道心里一点数没有?祁同伟小心翼翼地提起一件事:早先与赵瑞龙合作的一个杜总,为美食城的股权跟赵瑞龙闹翻了。杜总会不会跑出来揭老底?高育良问:赵瑞龙从香港回来没有?祁同伟说:还没有,这公子哥多疑。高育良很恼火:想办法让他赶快回来!大风厂股权和美食城的事都得解决,这混账东西不把屁股擦干净,会影响整个大局的!最后又悻悻道:幸亏这三张照片落到了侯亮平手上,侯亮平又找上门求和了,否则还蒙在鼓里呢,死都不知怎么死的!祁同伟警觉地问:高老师,侯亮平和您谈了些啥?高育良说:趁机下台,他准备回北京!祁同伟质疑道:侯亮平会这么轻易地走了?他能这么认栽,带着一根说不清的脏尾巴回北京吗?高育良说:没什么脏尾巴,我答应他了,会给他洗白的。
  合上手机,祁同伟还在疑神疑鬼,高小琴在一旁提醒:先别管侯亮平了,得赶快找一找赵瑞龙啊,问问他那三张照片的事!祁同伟立即按起了手机。不料,赵瑞龙两个手机全都关机,一时联系不上。
  祁同伟火了:这混账东西!得让香港的朋友采取点措施了……
  赵瑞龙不敢回京州是有原因的。早年他在吕州搞房地产和水上美食城,请同学杜伯仲做总经理,承诺给杜伯仲百分之十的红股。后来却没兑现,杜伯仲反目离去,二人结了仇,彼此拆台。四年前在北京,杜伯仲举报赵瑞龙的公司走私,吓得赵瑞龙在国内消失了半年。两年前赵瑞龙抓住了杜伯仲嫖娼,又把杜伯仲送进了京州局子。虽说只拘留了十五天,杜伯仲吃的苦头却不少,差点弄出一个“睡觉死”。出来后,杜伯仲放话要和解。赵瑞龙没当回事,和这烂人和解?狗屁!
  现在情况不同了。反腐动了真格的,烂人杜伯仲和他一样,也逃到了香港。据可靠消息,杜伯仲偌大的集团公司垮了,负债累累,在香港也要东躲西藏,处境凄凉悲惨。同是天涯沦落人,真不能再内讧了。更重要的是,他们当年在吕州有过许多秘密合作,这些合作都有图有真相,一旦被大陆官方掌握,H省将有一批人会落马。赵瑞龙最担心杜伯仲狗急跳墙,拿着他们当年亲密合作的资料去举报立功。杜伯仲还偏偏玩了这一手,通过情报线人刘生带了话过来,说有三个挺有意思的硬盘想友情转让给他。赵瑞龙一听就明白,要出麻烦!立即让刘生转告杜伯仲,他现在极端渴望和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
  和平就这么到来了。二人相见时都很有风度,彼此亲热地相互问候,又是握手,又是拥抱,还频频微笑点头。可中间人刘生一走,两人的脸都挂了下来。赵瑞龙想到那三个无耻硬盘就来火:这是啥?这是他妈的敲诈!便阴阴说:杜总,你这人很不够意思啊,这种时候翻老账?!杜伯仲听得这话,脸色也十分地难看起来:赵董,老账该翻也得翻啊,再老的账也是账,你总不能不认吧?赵瑞龙说:不就是龙惠公司那点股权吗?我还给你就是了!杜伯仲便又笑了:这就对了嘛,我也把你想要的全交给你!说着,把三个电脑硬盘放到了赵瑞龙面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