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玩呢(七)

时间:2018-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我不是潘金莲(全文在线阅读) > 玩呢(七)
 
  老董老薛从打麻将的房间退出,来到“又一村”大堂,欲买“连骨熟肉”;这时发现,买“连骨熟肉”的队伍,已排出一里开外。刚进门时没留意,现在才知道“连骨熟肉”的厉害。接着往灶上看,灶上就炖着一锅肉,这时再去排队,哪里还买得着?老董上前与卖肉的说,他们二人,从北京慕名而来,能否照顾照顾,给卖上四两肉,让他们尝个鲜。卖肉的摇头,别说四两,一钱都不敢卖给他们;卖给插队的一钱,排队的人会把他打死。老董老薛摇头,出门离去,想另找饭馆吃饭;这时带老董老薛去找老史的女服务员又赶上喊他们:
 
  “二位大叔留步。”
 
  老董老薛站住。老董:
 
  “啥意思?”
 
  女服务员:
 
  “俺老板说,你们在火车上请他吃过饭,现在他请你们吃饭。”
 
  老董老薛相互看看,便随女服务员返回“又一村”。跟着女服务员进了一个包房,看到桌子上,搁着热气腾腾一脸盆“连骨熟肉”。一脸盆熟肉旁,竖着两瓶“一马平川”白酒。两人大喜。老薛:
 
  “老史早年是个贪官,现在也改邪归正了。”
 
  两人在桌前坐下,伸出手,开始撕“连骨熟肉”吃。一口肉到嘴,马上知道这“连骨熟肉”的好处。它咸里透香,香里透甜,甜里透辣,辣里又透爽和滑;滋味不但入到肉里,也入到骨头里;吃过肉,敲骨吸髓,滋味也丝毫不减。老董老薛平日酒量不大,就着热肉,也喝得口滑。一时三刻,一瓶酒就见了瓶底。喝完一瓶,老董打开第二瓶,这时老董问老薛:
 
  “老薛,这次遣送,回去怎么向领导汇报呢?”
 
  老薛:
 
  “怕是不能如实说呀。如实说了,一趟遣送,不成了笑话?”
 
  老董:
 
  “成了笑话不说,也显得咱俩笨,两千多里过来,路上咋就没发现呢?说不定饭碗就丢了。”
 
  老薛:
 
  “一句话,正常遣送。”
 
  又沉吟:
 
  “路上经过教育,当事人表示,今后再不上访了。案子不复发,咱还能领到奖金。”
 
  老董:
 
  “既然让他悔过自新了,咱也得知道上访的案由;老史上访的案由,说个啥好哩?”
 
  老薛:
 
  “照实说,想翻县长的案。这事显得大,也严肃。”
 
  老董:
 
  “就是,一件严肃的事,可不能让它变成笑话。”
 
  举起酒杯:
 
  “干。”
 
  老薛也举起酒杯,两人清脆地碰了一下,干了。
 
  这时天彻底黑了。年关了,饭馆外开始有人放炮,也有人在放礼花。隔着窗户能看到,礼花在空中炸开,姹紫嫣红,光芒四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