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民的名义(四十三)

时间:2018-09-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梅森 点击:
人民的名义(全文在线阅读)>  四十三
 
  早晨起来,侯亮平睡眼蒙眬地往窗外一看,嘿,天又下雪了。
  这场雪下得很大,雪花如成群的白蝴蝶,扑棱地撞到玻璃窗上。天地混沌,远处的大楼也变得模模糊糊。侯亮平泡了一杯茶,倚着窗子边饮茶边看雪景。窗里窗外两个世界,屋内格外宁静。就像这两天的日子,平静得出奇,平静得让他心底发空。肖钢玉和专案组没再找他询问情况,他知道肖钢玉等人正铆足了劲查找证据。他们或许真想零口供办案呢!昨夜陆亦可打来电话,告诉他证人失踪的情况。这实在是个坏消息!他第一反应就是:两个证人有可能已经落到祁同伟的手里。果真如此,肖钢玉的调查组很快就会向他发难,甚至他的那位高老师会拿着过硬证据直接找沙瑞金,一步将军,置他于死地。平静中蕴藏杀机啊,一根无形的绳索已经套在他的脖颈上了,暗中越勒越紧。
  侯亮平忽然产生了一阵冲动,想到雪地里去奔跑运动。小屋太憋闷了,平静得使他濒于窒息。他要让生命张扬起来,亮出鲜明的旗帜。
  穿戴整齐,走出房门。乘电梯下楼到大厅,侯亮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头闯进大雪纷飞的操场。他沿着围墙热身跑了两圈,把目光投向心爱的双杠。双杠上积着厚厚的雪,他用手套把雪擦净,脱下羽绒服,轻轻一跃,在双杠上悠荡起来。他时而倒立,时而腾挪,让矫健的身体上下翻飞。一时间,胸中燃烧着的火一般的激情,似可融化这漫天飞雪。烦恼、沮丧、压力在运动中逐渐化解,灰飞烟灭……
  夜晚,他格外思念妻子。妻子钟小艾与他心心相印,这苦闷的时期,妻子是他精神与感情的支柱。这次妻子又做对了,及时把那套西装快递寄还给蔡成功了。快递单虽没保留,可签收人查到了,价值两万三千元的一条受贿线索就不存在了。一套自家代工的西装,成本最多三五百元,竟也成了受贿线索,说起来都是笑话,可当紧当忙,人家凭这个证据就能整死你!事实证明,干纪检工作的妻子英明,小心不为过。每天夜里,侯亮平都守在电脑旁和妻子视频聊天。昨天妻子和他谈起,中纪委巡视组最近将来H省巡视,根据回避规定,她不能参加这次巡视,但还是准备利用年假过去看望他,领导已经同意了。钟小艾快乐地说:亮平,你等着吧,我这就过来火力支援了!
  一场大雪刚停不久,钟小艾来到京州。夫妻分居已久,亲热之情不言而喻。侯亮平为妻子准备了辣味螺蛳、京州麻鸭等菜肴,摆满一桌。又用牙齿咬开两瓶啤酒,一人一瓶,和妻子共饮。钟小艾对丈夫用牙齿开瓶的绝技一直不欣赏,娇嗔道:哎,哎,你怎么还这样干啊?永远长不大了是吧?侯亮平倒酒笑言:天然开瓶器使着方便!
  夫妻俩亲亲热热地吃着喝着谈着,谁也没想到,一桩近乎奇迹的事情悄然发生了!就在侯亮平用牙齿咬开第四瓶啤酒时,一只信封无声无息地从门底缝隙塞了进来。侯亮平上厕所时看见了,拾起来一看,信封里装着三张照片。第一张照片上,高育良身穿睡衣倚在床头,一副病态,似乎酒后初醒,高小琴在给他喂汤水。第二张照片上,高老师和高小琴从一间客房前后脚出来,显得鬼鬼祟祟。第三张照片更有意思了,高老师高书记竟然轻搂着阿庆嫂高小琴,举着酒杯甜蜜微笑。
  侯亮平乐了,一拍额头,大声喊道:老婆,我可能中大奖啦!
  钟小艾凑过来看照片:嘿,咱老师还是花帅啊?大跌眼镜呀我!侯亮平让妻子帮忙参谋。钟小艾很快做出判断,能在检察院招待所塞进这信封的,肯定是内部人!这说明检察院内部有支持者,这个支持者及时给他这个被停职的反贪局局长提供了情报,让他绝地反击。侯亮平担心其中有诈。钟小艾坚持自己的意见。有图有真相啊!瞧这三张照片衔接得多好:一张在一起喝酒,一张躺在床上喂东西,还有一张二人干完好事后前后离去,人家就是希望你把高育良查个底朝天嘛!
  侯亮平的思路却转向另一方面。会不会是他们内部发生了什么矛盾呢?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高小琴的这个利益集团错综复杂,从北京的赵家到京州的豪强,不可能铁板一块,起码不会永远铁板一块!
  借你的手,打他们的牌?也有可能。钟小艾灵机一动,说道:侯局长,那我有个建议,拿着这三张照片,找高老师再吃一次螃蟹!侯亮平没那份自信:都图穷匕见了,高老师还能请我吃螃蟹?再说,这都冬天了,哪儿还有螃蟹。钟小艾信心满满:我保证他会请你吃,没有螃蟹吃别的嘛,咱高老师精着呢,你又不是没领教过!侯亮平想想也是:哪怕是最后的晚餐,他也会请我吃!何况我也有匕首了。可是会不会打草惊蛇?钟小艾说:蛇不是已经受惊了吗?该跑的不是都跑了吗?高小琴、赵瑞龙不是都在香港不回来了吗?祁同伟想跑早跑了!
  吃完饭,夫妻俩进里屋午睡,亲热过后,侯亮平美美睡了一觉。钟小艾悄悄起身,在外间客厅仔细研究照片。待侯亮平睡足了,伸着懒腰出来,钟小艾笑眯眯地宣布说,这三张照片她又研究出门道了。
  侯亮平在钟小艾身边坐下,睁大眼睛请妻子指教。钟小艾拿起一张照片,指点着说:瞧这张喂汤水的,高小琴的发型明显刚做过,对吧?咱高老师呢,头发偏长,起码二十多天没理发。钟小艾换了一张照片:再看这一张,高小琴的发型变了吧?尽管变化不大!高老师呢,刚理了发对吧?侯亮平赞叹:还是你心细啊!这时,钟小艾又换了一张照片:和上面两张比,两人都显得年轻吧?侯亮平恍然大悟:这三张照片不是在同一个场合,也不是在同一个时间照的,对吧?钟小艾点着侯亮平额头,下了结论:人家是精心组合,给咱老师做局设套!
  如果是有人做局就对了!侯亮平踱步思索着,此前,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老师不应该和高小琴这么明目张胆地高调交往。高小琴是山水集团美女老总,京州有名的阿庆嫂,如果老师敢这么和她交往的话,绝对混不到今天。而且这也不是老师的风格!所以,他更倾向于认为,对手内部出问题了,老师甚至于并不知道已有人对他下了手!
  想到这里,侯亮平笑了,问钟小艾是不是得给老师报个信?毕竟是老师嘛,师生情义深啊!钟小艾哼了一声,假装吃醋:对了,你还差点做了他女婿!侯亮平也开玩笑:真要做了他女婿,老季的位子可能就是我的了!你看祁同伟,还不是他女婿呢,都公安厅厅长了,差点就是副省长!钟小艾当头一棍:真这样,那我这次就要重点巡视你了!侯亮平抻长脖子:不可能!我不是祁同伟,我出污泥而不染。钟小艾嗔道:污泥里那么舒服,你还不染?只怕早污泥化了。侯亮平不争辩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决定了,把三张照片给高育良送去。让咱高老师也像咱们一样烦恼起来,不能光让咱们烦恼,这不公平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