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三章1)(2)

时间:2018-08-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革老为难地说:“我们小组现在只有四个人,而且两个是女的。”我想,其实是五个,还有刘小颖的丈夫陈耀。不过,陈耀已经废了,有名无实,甚至成了我们的负担。我们小组最近确实是多灾多难,步履维艰。
 
  王天术干脆地说:“人不在多,在于精,在于位置。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小组,是因为有你。”他说的是我,“现在我们只有你是可以接近他的。当然,你们的人手是少了点,我再给增加两个怎么样?”他起身走到门外,进了隔壁,没多久又回来,后面跟着刚才接待我们的那个伙计。王天木把他介绍给革老和我,“秦淮河,是我的老部下,给你们啦。”又对革老说,“认个徒弟,让他跟你学针灸吧。”然后笑着对秦淮河说,“还不快叫师傅。”
 
  秦淮河恭敬地叫了声“师傅”。
 
  简单相认后,秦淮河离去。接着,王天木专门握住我的手,喜滋滋地说:“你身边也要来个人,这可是一号亲自点的将,听说人很能干,曾多次出色完成过重要任务,是一号最赏识的人,代号叫‘莫愁湖’,这个周末舞会上你们可望一见。”我很激动地问:“人已经到位了?”他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去参加舞会就是了。你会跳舞吗?”当然,我跟静子就是在舞会上认识的。鬼子为了表面上安抚我们这些为他们卖命的人——国人都叫我们汉奸、走狗,常常搞一些所谓的联谊活动,其中每个周末的舞会是主要的活动内容。
 
  分手前,王特使对我特别强调说:“你这个位置很重要,所以组织上专门给你派来一个搭档。但莫愁湖初来乍到,一时可能还难以发挥作用,这次‘锄自行动’主要靠你了,你要敢于担当,不辱使命。”最后他告诉我,我们接头的暗语:莫愁湖向我打听其老乡——我的副处长秦时光,我只要如实回答。同时我还要做的是,去参加舞会时必须别上胸徽。
 
  一个备受一号赏识的人,将来到我身边,做我的搭档,这本是个好消息。可我离开望江楼时心情却是十分沉重,因为我想到,与我要完成的任务相比,这个“未来的人”即使再能干也是不济事的。我比谁都知道,现在要锄白大怡简直难于上天揽月。可是,特使居然把这个艰巨的任务全压到了我头上——这次锄白行动主要靠我,分明是把革老开脱了。我不知道特使这么给我压担子意味着什么,是对革老不信任,还是准备提拔我?
 
  说实话,革老绝对是值得信任的,对他的任何怀疑或轻视,都是自大蛮横的,都将对我们的工作造成损失,而对我——以这个任务来考验我,器重我,我只能说,也许双方都会失望的。我身上缺乏革老那种力量,那种特立独行的能力:他有非凡的胆识和狠劲,以及梦一样的组织才能。他是个独立的人,一个世界,而我只是一只手,一个器官,需要放置在一个身体上才能发挥作用。他七岁就开始闯荡江湖,自谋生路,从小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我是在一幢沉重的八角楼里长大的,十岁还不敢一个人上街,夜里害怕黑暗,常常把风的声音幻听成狼的呜咽。我忠诚、老实、细心,具有常人没有的忍耐性,也许可以成为一个上好的哨兵、秘书、副手,但让我来挑头做一件开天辟地的事,我是不灵光的,因为我的手在悬空时缺乏活力。
 
  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跟月亮说了一夜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