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三章1)

时间:2018-08-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章 1
 
  我没想到重庆会这么快派人来,而且,来的是个这么重要的人物:戴笠的特使王天木,以后将成为军统华东区的负责人。他像是从天而降,把南京城里的一半军统都惊动了。当晚,天黑后,我来到望江楼去接受王天木的约见。从我家到望江楼有些路程,它在下关码头附近,坐落在长江边,有个院子,占地六七亩,院子里古树参天,树影幢幢。我拾径而来,随时可在树丛里、屋角处见到一些行迹诡异的人影,给我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望江楼是一座以黄色为主调的八角楼,明代的建筑,曾一度是藏传佛教的圣地,如今是一家高档茶楼。以前,我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一个据点。
 
  我刚走进茶楼,便有一个伙计迎上来,用暗语与我接了头。他把我带到二楼一个包间内,告诉我:“你先在这里等着,到时间我会来叫你的。”伙计离开后,便去了走廊尽头的另一个包间。我独自一人在楼梯口的包间里等,一边喝着茶,时而听到有人从门前经过,去了尽头的包间。不久,我听到有一男一女从尽头的包间里出来,下了楼。不一会,伙计敲开我的门进来,带我出去。我出门,便看见革老从隔壁的包间里出来,我们俩跟着伙计去了尽头的包间。进门之前,我发现旁边包间的门半开着,有个影子从门内一闪而过,显然是保镖。
 
  作为一号的特使,王天木正如我想象中的那样气宇轩昂,戴着金丝边眼镜,蓄着黑密的一字胡,面带笑容,款款地从里间走出来,与革老和我握手问好。落座后,他便有腔有调地道来:“看到你们安然无恙,我心里是最高兴的。最近一段时间南京的风声很紧啊,敌人的反特行动一浪高过一浪,我们有不少同志惨遭不幸,离开了我们,你们小组也有四位同志牺牲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鸡鸣寺,你们小组一直战斗在敌人的最前沿,曾多次为党国立下汗马功劳,你们的生命和价值就像党国的事业一样是崇高和无价的,在目前这种危难时期更是无价之宝。今天我已经见了几批同志,你们是最后一批,也是最重要的一批。老实说,这次我来南京,主要也是为了见你们,我给你们带来了重要的任务。”
 
  他看看我和革老,一字一顿地说:“白大怡是党国的心病,我们必须除掉他!”
 
  革老问:“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王天木沉思一会,说:“经我们核实,桂字密码从未被修改过。”
 
  我心里一惊,不禁说:“这说明他在骗敌人。”
 
  王天木说:“是,他在跟敌人兜圈子。”
 
  革老说:“这是好事……”
 
  王天木打断革老的话,态度决然地说:“不,这不是好事。表面上是好事,实际上暗藏着巨大风险。我们曾为此召开过三次专题会,一号(戴笠)亲自参加了,分析、研究白大怡此举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从目前情况看,他跟敌人兜圈子对我们是好事。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也说明他的一个心态,就是他不想直接拒绝敌人。他推说密码已经被人修改,说到底是在耍小聪明,不是一种准备赴死就义的做法。他想蒙混过关。可是你们想,敌人能让他蒙多久?这种小把戏终究是骗得了一时,骗不了长久的。敌人不是傻子,中村更是狡猾透顶,他们每天陪着他,引诱他,威胁他,消磨他的意志,他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出卖党国的利益。你们看呢?”
 
  我和革老互相看看,不作表态。我心想,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你的意思我当然明白,可你让我们怎么办?他现在住在敌人密码处的小楼里,鸟都飞不出去的地方!
 
  王天木接着说:“你们也知道他的情况,他的情况不妙,很不叫人放心,所以当初听说他落入敌人手里后,一号就下令要除掉他。我可以肯定地说,正是我们要除他的行动把他吓倒了,虽然此次行动失败,但他一定从中看到了自己叛变投敌的恶果,今天锄不掉还有明天呢。”
 
  我说:“中华门在临死前曾警告过他,如果他出卖党国的利益,我们要杀死他所有亲人。”
 
  王天木说:“哦,还有这回事,那就更说明问题,他现在之所以跟敌人兜圈子,不是什么智勇双全,无非是怕我们报复而已。据了解,他有一个十七岁的儿子和一个十四岁的女儿,还有母亲和一个兄弟,现在都在武汉。他不是个好父亲,可据说是个好儿子,大孝子,三年前他犯事,跟白参谋长(白崇禧)身边的一个女军官偷情,白将军要枪毙他,乃父气极而死。后来他沦落去香港,身边一直带着他父亲的骨灰。据武汉的同志汇报,现在他母亲已经处在敌人的监视中,这说明什么?敌人不是吃素的,他们抓住了他的软肋。他虽然贪生怕死,怕我们报复他,但如果有一天,敌人把刀卡在他母亲的脖子上,他会怎么样?到那时候,我认为他十有八九要投降。”
 
  革老会意地点点头。
 
  王天木接着说:“所以,当一号得知他还没有供出桂字密码,即刻派我来,要我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在他叛变前做掉他。退一步说,即使做错了也要做掉他,因为广西、鄂西现在是我们的后院,后院起火,后果不堪设想哪!”说着他变得比刚才放松了一些,甚至略带笑意,“我们应该庆幸他没有马上变节,还给我们留了机会。我估计,现在他一时半会还不会说。”他问我,“你觉得呢?”我也这么觉得,因为既然他骗敌人密码是被人修改了,他下一步要做的事不是回忆,而是要破解别人的秘密,他一定会借机多撑一段时间。“但我们也不要指望他撑太久,因为鬼子对他的话不一定全信,他们会变出法子降服他的。”王天木说,“我觉得顶多十天半月,我们一定要在这个时间内把他做掉。组织上决定,行动还是由你们小组负责完成,你们必须尽早策划,尽快行动,越快越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