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民的名义(三十四)

时间:2018-04-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梅森 点击:
人民的名义(全文在线阅读)> 三十四
 
 
  收网的时机已成熟。侯亮平和陆亦可反复研究琢磨,精心制订了一个行动方案,代号——利剑行动。根据利剑行动方案,反贪局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霹雳出击,把所有涉嫌犯罪的嫌疑人一网打尽。这次行动涉及的贪官之多、行业范围之广,都是H省历史上罕见的。
  季昌明看过利剑行动方案没犹豫,马上签字,但签字时把高小琴划去了,说是要再看看。侯亮平坚持拘传,道是蔡成功再怎么搅,高小琴和山水集团都不可能超然局外。陈清泉事件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张硕大的蜘蛛网,稍一触动,大蜘蛛就爬出来了。季昌明表示,既然知道有大蜘蛛,就更得谨慎。先让陆亦可把山水集团的账本拿回来查吧。侯亮平还想争辩,季昌明手一挥,别说了,行动吧,这是命令!
  既然是命令,侯亮平只好执行。根据预定方案,侯亮平亲自出马对付刘新建,原拟拘传的高小琴不传了,但山水集团还是要接触,账还是要查的,执行人仍是陆亦可。陆亦可听罢传达,对季昌明甩手就是一枪,讥问侯亮平:咱季检是不是也常去山水度假村打球唱歌?侯亮平脸一拉:啥时候了,还开玩笑!拘这位阿庆嫂,得有确凿证据!
  阿庆嫂的证据没那么好拿。检察警车到了山水度假村,高小琴和十余个身着职业装的男女摆出阵势迎接。陆亦可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潇洒地走在最前面。高小琴在她快走到面前时,象征性趋前了两步:欢迎,欢迎!陆亦可说:别客气,你欢迎不欢迎我们都得来!
  十几个装满账册的邮袋摆放在陆亦可和检察干警面前。高小琴微笑着对陆亦可说:知道你们要来,该准备的给你们准备妥了!陆亦可从高小琴的话里听出话来,嫣然一笑:你是嘲讽我呢,还是嘲讽我们检察院?高小琴挑起眉梢:您这叫什么话?我既不敢嘲讽您,更不敢嘲讽检察院!我和您一样痛恨腐败。陆亦可说:好,那我们就来清除腐败!
  山水集团财务人员将账册一本本交给检察干警。检察干警接过账册,核实后,在一张张接收单上签字。双方的三台摄像机同时对这一执法过程进行摄像。高小琴说:陆处长,交接要办一会儿呢,要不,咱们出去走走?陆亦可也不反对:好啊,据说你这个地方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办不到的,连外国洋妓女都有?对了,京州市有个法院副院长就是在这儿落马的吧?高小琴一本正经地摇头:这事我不是太清楚。后来听领班说,那个副院长可能有些冤枉,他还真是在学俄语呢……
  她们来到高尔夫球场,踏着草地边走边聊。秋高气爽,远处的马石山显露出雄伟的轮廓。草地上零星生长着一些野菊花,隔上三五步就是一朵。这些艳黄的野菊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两个女人一时间仿佛恢复了女人的天性,一路采花,扎成小扎握在手中。
  这样的环境和气氛比较适合谈心,哪怕是对手之间也可一谈。
  陆亦可说:高总,咱俩岁数差不多大,你怎么入世这么深,这么老练啊?高小琴道:那是因为我没你命好,啥事都得亲力亲为。陆亦可说:谁不是亲力亲为?高小琴说:你就不是!你母亲是法官,父亲是军队干部,你生在一个能为你安排一切的权贵家庭,没错吧?陆亦可笑了:我还权贵?高总,你这是奉承我,还是讥讽我啊?我若是权贵,你山水集团不得有我点股份了吗?赵瑞龙赵公子就有股份嘛!高小琴瞟她一眼:有股份就得担风险啊,你愿承担风险吗?
  陆亦可一怔,看看,一不小心反被将了军,人家话里有话呢!
  见她不接话题,高小琴又说起了自己的创业史。高小琴自称一介平民出身,能有今天,都是拼搏奋斗的结果,她为此感到自豪。陆亦可讥讽:十年间成就了一个几十亿的大集团?真是了不起的奇迹呢!
  高小琴一脸庄严:所以说要感谢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嘛!我经常教育员工,只要有能力,肯奋斗,大家都能创造奇迹!陆亦可问:这是权力创造的奇迹,还是能力创造的奇迹啊?高小琴一脸真诚说:当然是能力了,我一直认为,能力之外的一切资本都等于零!
  这种真诚的厚颜无耻显示出对手稳定的心理素质。陆亦可深感面前的这位美女老总不可小觑。
  话锋一转,陆亦可又问:扫黄扫出了一个法院副院长,你就一点不担心不害怕吗?高小琴说:我做生意管不了别人的道德品质。再说这种情况哪个酒店没有?家家还不照样开门迎客?担什么心,害什么怕?瞧这绿水青山,这蓝天白云,生活多么美好啊!瞅着陆亦可,高小琴又补充了一句:说到担心,也有一点点,就担心人生苦短啊!
  陆亦可看着高远的天空,说:高总心量真宽!如果我是你,就会反思一下发家过程中的问题,比如,有没有巧取豪夺啊,财富里有没有民众的血泪啊?高小琴不屑地说:血泪?瞧你这话说的!在一个爱拼才会赢的时代血泪肯定有嘛!你不让别人流血泪,别人也许就会让你流血泪……陆亦可打断高小琴的话头:高总,你就没担心过那些失地的农民、下岗的工人吗?高小琴眼皮一翻:他们和我有毛钱关系啊?我山水集团的每一亩土地都是经合法手续受让的,给了农民应有的补偿。至于下岗工人,和我就更没关系了,我非但没让他们下岗,反而给他们提供了几百个岗位!陆亦可低头嗅着手上的野花:那请问,大风服装厂的一千多号工人呢?怎么失业了?高小琴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哎,陆处长,这你得去问奸商蔡成功啊,是他把大风厂搞垮了嘛!
  蔡成功是奸商不错,你山水集团呢,不是奸商吗?当真那么清白吗?陆亦可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盯着高小琴:真那么清白,你们的财务总监又是怎么回事?高小琴装糊涂:财务总监?哎,刚才你看见了呀,正和你的人办交接嘛!陆亦可敲打:高总,你可真健忘,一个跟了你十几年的老财务总监啊,在岩台山滴水洞死了没多久,你竟然就把人家忘记了!高小琴似乎恍然大悟:你说的是刘庆祝吧?好人啊!
  陆亦可紧逼上来:能说说这位好人是怎么死的吗?不是被吓死的吧?高小琴淡然回答:谁吓唬他呀?刘总监死于心脏病,是意外!陆亦可道:听说你到刘家慰问了?还代表了高育良书记?高小琴立马反驳:陆处长,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啊?我去刘家看望慰问是事实,代表高育良书记就是恶意编派了。我算老几呀?能代表高书记?陆亦可笑笑:就是,我也纳闷,你高总就是高总,怎么能代表高书记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