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十年后(十二)(2)

时间:2018-04-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和二十年前李雪莲头一回进北京,在河北与北京的交界处,遇到的检查一样。但这种场面李雪莲经得多了,既然赶上了,李雪莲也不惊慌。警察挨个儿盘查,有的旅客过了关,有的被警察赶下了车。被赶下车的,也都默不作声。终于,一个警察检查到了李雪莲。先看了李雪莲的身份证。李雪莲没拿出自己的真身份证,递上去一个假的。也是为了躲避警察盘查,三年前,李雪莲花了二百块钱,在北京海淀一条胡同里,办了一个假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取她名字中一个“雪”字,前边加一个“赵”字,叫“赵雪”,平反“昭雪”的意思;二十年告状,可不就为了平反昭雪吗?这假身份证制得跟真的一样,往年别的警察没有看出来,现在盘查李雪莲的警察也没看出来。警察将身份证还给李雪莲,问:
 
  “到北京干什么去?”
 
  李雪莲:
 
  “看病。”
 
  回答的跟二十年前一样。警察盯着她:
 
  “去北京哪家医院?”
 
  李雪莲:
 
  “北京医院。”
 
  回答的也跟二十年前一样。警察:
 
  “看什么病?”
 
  李雪莲:
 
  “你摸摸我的头。”
 
  警察愣了一下,便伸手摸李雪莲的额头;李雪莲虽然刚才出了一身冷汗,但脑门仍烫得跟火炭一样;警察的手忙缩了回去。警察:
 
  “县政府的证明呢?”
 
  李雪莲:
 
  “大哥,我都病成这样了,哪儿还有工夫去开证明呀。”
 
  警察:
 
  “那不行,你得下车。”
 
  李雪莲:
 
  “我脑袋都犯迷糊了,下车死了,你负责呀?”
 
  警察不耐烦地:
 
  “两回事啊,有病先在地方医院看,等全国人代会开过,再去北京。”
 
  说的也跟二十年前的警察说的一样。李雪莲将头歪到车窗上:
 
  “我得的是肺气肿啊,一口气喘不上来,我就完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不下车。”
 
  警察便上来拉李雪莲:
 
  “别胡搅蛮缠,没有证明,就得下车。”
 
  两人撕拽起来。两人撕拽间,李雪莲身边坐着一个老头,突然站了起来;老头身穿旧军服,看上去干部模样;老头指着警察说:
 
  “你要证明,她都病成这样了,不是证明吗?”
 
  又说:
 
  “她从上车就挨着我,一直跟个火炉似的;如她是你姐,你也这么不管她的死活吗?”
 
  一句话说的李雪莲好生感动;也是多少天没听过体贴的话了,一个外地陌生老人的话,让她百感交集;也是想起一路上七八天的种种委屈;由七八天的委屈,想起二十年的种种委屈,不由大放悲声,哭了起来。见李雪莲哭了,警察也一愣,抖着手说:
 
  “不是我不让她去北京,北京正在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呢。”
 
  老头:
 
  “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怎么了?人民就不能进北京看病了?她是不是人民?”
 
  见李雪莲哭了,车上所有的乘客都怒了,纷纷站起来,加入指责警察的行列:
 
  “什么东西。”
 
  “还有没有人性?”
 
  一个剃着板寸的青年喊:
 
  “不行咱把这车给烧了!”
 
  也是众怒难犯,警察一边慌着说:
 
  “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呀,这是上头的规定。”
 
  一边也就下了车。
 
  警察下车,客车便上路往大兴开。李雪莲谢过身边的老人,谢过大家,也就不再哭了。但李雪莲身子本来就弱,大哭一场后,就更弱了。没哭之前通身发烧,现在突然发冷;冷得牙齿打颤,浑身也打颤。为了进京告状,李雪莲强忍住没说。冷过一个时辰,突然又浑身发烧;这回烧是干烧,没出一滴汗。这样冷一阵热一阵,李雪莲突然昏迷过去,头一歪,倒在身边老头身上。
 
  老头见李雪莲昏了过去,忙喊司机停车。司机过来查看李雪莲,见她昏迷不醒,又听她刚才对警察说她患的是肺气肿,便有些着慌。着慌不是着慌李雪莲得病,而是担心她一口气喘不上来,死在车上;一个人死在他车上,他也就跟着沾包了。还是老头又喊:
 
  “还愣着干什么?快送她去医院呀。”
 
  司机这才醒过神来,慌忙又开起车,从公路下道,拐到一条乡村柏油路上,加大油门,向前开去。十五公里外有一个乡镇叫牛头镇。牛头镇地处北京与河北的交界处,却属河北省。等于转了半天,又回到了河北。牛头镇西头,是镇卫生院。客车穿过镇上集市,冲向镇卫生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