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十年后(十二)

时间:2018-04-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我不是潘金莲(全文在线阅读)>  二十年后(十二)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十二天了,李雪莲还没来到北京。法院院长王公道等十几人,等于在北京白找了;县公安局几十名警察,在人民大会堂四周,在北京警力布的网之外,又撒了一层网,这网也等于白撒了。李雪莲没到北京,并不是她改了主意,不来北京告状了;她没改主意;或来北京的路上,被山东、河北的警察拦截在半路上;山东、河北的警察也没有拦她;而是李雪莲病倒在半道上。也正是担心警察在半道上拦截上访告状的,李雪莲从泰安到北京,没敢坐京沪线上的火车,也没敢坐从泰安到北京的长途汽车,而是从泰安到长清,从长清到晏城,从晏城到禹城,从禹城到平原,从平原到德州,从德州到吴桥,从吴桥到东光,从东光到南皮,从南皮到沧州,从沧州到青县,从青县到霸州,从霸州到固安,再准备从固安到大兴,从大兴进北京……坐的全是县际间的乡村汽车。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为了能躲开沿着京沪线布防的各地警察。也是二十年上访告状,与警察斗智斗勇,路上走出的经验。虽然走一站换一回车让人劳累,也多花出好几倍的路费;但总比图轻爽和省钱让警察抓住强。走一站停一站也耽误时间,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要开半个月,只要在大会期间赶到北京,就不耽误她告状。她也料到县上知道她去北京告状,会派人去北京搜寻;二十年她年年告状,二十年县上年年拦截;能逃出去到北京的,不过五回,回回又有警察追到北京;根据她在北京与警察玩躲猫猫的经验,早到北京,警察找人的精力正旺,说不定就被他们抓住了;晚几天到北京,警察找人已经疲塌了,倒更容易钻他们的空子。
 
  从泰安出发,一路上走走停停,五天之后,李雪莲赶到河北固安。一路上虽然辛苦,但也没出什么岔子。固安是河北与北京的交界处,由固安再换两回车,也就到了北京。李雪莲心中一阵高兴。车到固安,已是傍晚,李雪莲在一条小胡同里找到一个小客店,早早睡下,准备养足精神,明天进北京。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李雪莲从床上坐起,突然感到头重脚轻。用手摸摸自个儿的额头,竟像火炭一样烫。李雪莲不禁暗暗叫苦,路上不是生病的地方;告状路上,身体更不能出毛病;一出毛病,毁的不仅是身体,有可能就是告状。但人已到了固安,北京就在眼前,北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是开一天少一天,李雪莲不敢因为身体有病,在固安停歇;挣扎着起身,洗把脸,出了客店,沿着胡同走到大街上,又一步步走到长途汽车站。在汽车站外边的饭摊上,买了一碗热粥,盼着热粥喝下去,能出一身汗,发烧也就好了。没想到一口粥喝下去,又开始反胃;刚喝下的粥,又吐了出去。放下粥碗,仍不想在固安停歇,挣扎着买了车票,上了开往大兴的县际客车。在车上想自己的病,也是从泰安一路走来,先后换了十几趟车,路途过于劳顿。
 
  为了省钱,到一个地方,尽买些大饼就咸菜干吃,三天来没吃过一口青菜,也没喝过一口热汤。李雪莲这时后悔,俗话说穷家富路,不该路途上这么亏待自己。亏待自己没啥,耽误了进京告状,就得不偿失了。这时又想,路途劳顿、亏待自己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还是让赵大头气着了。中学时候,赵大头就对李雪莲有意;二十年前,李雪莲头一回进京告状,赵大头还帮过李雪莲;二十年后,赵大头又追求她;为了追求她,还帮她把看守她的警察灌醉,一块逃到了山东。原以为他帮她是为了和她结婚;在邻县旅馆里,还让他上了身;正是因为两人在一起感觉好,李雪莲才听信赵大头的话,不进京告状了,跟他一块去泰山旅游;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圈套,赵大头已经跟县上的官员勾结好了;赵大头把她拿下,不仅是为了和她结婚;结婚的背后,是为了不让她再告状;她不告状,从上到下的官员不就解脱了?为了不让她告状,赵大头和县上的官员在背后还有别的交易。当李雪莲无意之中听到赵大头的电话,她的脑袋,“轰”地一声就炸了。炸了不仅是恨赵大头和官员勾结,同时恨的还有她自己。
 
  李雪莲今年四十九岁了,告状告了二十年,走南闯北,啥样的场面没见过?大江大河都过了,没想到在小阴沟里翻了船,栽到了赵大头手里。光是上当还没什么,还让赵大头上了身。上当可以报仇,上过的身,如何洗刷呢?盆碗弄脏了可以洗刷,身子脏了如何洗刷呢?穆桂英五十三岁又挂帅,李雪莲四十九岁又失身。她二十年告状的原因之一,就是秦玉河说她是潘金莲;过去二十年不是潘金莲,如今让赵大头上了身,倒成了潘金莲了。当时她想杀了赵大头。但仅仅杀了赵大头,她并不解气。杀了赵大头,李雪莲也等于同归于尽;不伤从上到下的官员的一根毫毛,反倒把他们解脱了。杀赵大头之前,李雪莲还得先告状。告状之后,再杀赵大头不迟。现在的告状,又和往年的告状不同了;或者说,跟二十年前头一回告状又相同了:她告的不仅是秦玉河,还有从上到下的一系列官员,跟赵大头谈交易的法院专委贾聪明,法院院长王公道,县长郑重,市长马文彬……是他们,共同,一步步把李雪莲逼到了这个地步。正因为憋着一肚子气上路,人在车上,浑身却在冒火。正因为冒火,浑身燥热,便打开车窗吹风。
 
  虽然立春了,路上的风也寒;一路寒风吹着,燥热可不就转成了伤寒,人可不就发起了高烧?从固安到大兴的县际客车上,李雪莲倒把身边的车窗关严实了;但她头靠车窗,身上烧得越来越厉害了。清早起床只是头上烧,现在明显感到全身掉到了火堆里。走着烧着,脑袋都有些迷糊了。这时客车开到固安与北京大兴的交界处,李雪莲突然发现,交界处停着四五辆警车,警车上闪着警灯,公路旁站着警察,举着手里的警棒,示意所有开往北京的车靠边,接受检查。路旁已停满接受检查的车辆,有大客车,有货车,有面包车,也有小轿车。李雪莲一惊,身上出了一阵冷汗;从泰安出发,没敢坐京沪线的火车,也没敢坐泰安至北京的长途汽车,倒了这么多乡村汽车,看来还是没有躲过警察的检查。看来这十几趟的乡村汽车也白换了;被风吹着,浑身发烧也白烧了。倒是惊出一身冷汗,浑身感到轻爽许多。停下接受检查的车辆,排成了长队。等了一个多小时,两个警察才上了李雪莲乘坐的客车。警察挨个儿检查各人的证件,询问去北京的理由,检查各人去北京的县政府开出的证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