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星空下跳舞的女人(2)

时间:2018-04-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滕肖澜 点击:
 
  走进面包坊,一眼便看到诸葛老太坐在窗前。趁着人多,我混在队伍里,想避开她的视线。诸葛老太看报纸时,上身挺得笔直,真是个非常讲究仪态的老人。
 
  我结完账,朝外走去。一个穿灰衣服的老妪推门进来,脚步飞快,与我撞个满怀,然而她并未停留,径直走到诸葛老太面前。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是电影里的桥段了。
 
  她端起桌上的奶茶,朝诸葛老太兜头兜脸地泼去。
 
  “你个老贱货!”老妪咬牙切齿地骂道。
 
  事发突然,旁边的人都被这幕惊呆了。
 
  这时,外面冲进来一个老头,二话不说,拉着老妪便往外面走。老妪还要挣脱,被他一把抓住胳膊,趔趔趄趄地往外拖。老头低着头,朝诸葛老太打招呼:“对不起哦,对不起……”
 
  夫妇俩很快出了面包房。旁人大致明白了这场闹剧是什么情况,只是主人公都这把年纪了,未免感到有些意外。
 
  诸葛老太掏出纸巾,把脸上的奶茶擦拭干净。衣服上也沾了一些,她拿湿巾擦,动作很慢很轻柔,依然是非常优雅的模样。几分钟后,她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朝外走去。
 
  我远远跟在诸葛老太身后,觉得她的背影有些令人心酸。受了那样的羞辱,换了谁都受不了的,更何况一个老人。像被什么驱使着,我快步走上前去。
 
  我寻思该说些什么逗她开心,忽地瞥见手里印着店名的面包袋,顿时感到有些尴尬。诸葛老太也意识到了,对我笑笑。
 
  诸葛老太告诉我,那老头是她的舞伴,他们天天晚上在家乐福门口的广场上跳交谊舞。“也不晓得他女人怎么了,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她慢条斯理地说来,好像也不怎么生气,至多是有些惊讶。
 
  我们边走边聊,她问我:“会不会跳舞?”
 
  我摇头。
 
  她说:“女人跳舞有好处——能保持身材,还能变漂亮。”
 
  我保持着微笑,心里想,原来女人与女人之间真的可以差别这么大。
 
  五
 
  一周后,公司里搞尾牙,上洗手间的途中,我在角落里看见老公和一个妖娆的女子同席,两人状似亲密。我回到座位,给老公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却说在加班。
 
  我一夜没睡,早上没吃早饭便去上班了。在公司里只觉得头疼,中午实在撑不住了,向领导请了假,回到家昏天黑地地睡了一下午。到了五点多,打开手机,看到老公的短信:晚上想吃红烧肉,拜托拜托。
 
  我心里冷笑一下,走下楼,到附近的一家饭馆点了份套餐。手机一直在振动,一会儿是短信,一会儿是电话,我只当没听见。
 
  深夜十一点,我一个人走在寂静的马路上,无意中竟然走到诸葛老太家。她显得很欣喜。在这个糟糕到极点的晚上,看到有人如此欢迎我,不能不说是一种安慰。我鼻子忽然有些酸,眼泪已汹涌地夺眶而出。
 
  诸葛老太拉我进房,为我泡了杯普洱茶。
 
  我直截了当地把老公的事情说了,深更半夜叨扰,也由不得我隐瞒。
 
  普洱茶淡淡的香气弥漫上来,触到脸上一片温润。诸葛老太朝我看:“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我想了想,心有不甘地点了点头。
 
  又坐了一会儿,诸葛老太竟劝我回家。
 
  “不是我要赶你走,妹妹,回到家只当什么都不晓得,别再提了。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要抓紧一样东西,有时候反而要放得松些。眼泪只能落在心里,脸上要笑,还要笑得很漂亮。这样才能把想要的东西抓得紧紧的,也才能笑到尽头——你自己想想吧。”
 
  我呆呆坐着。诸葛老太问我想不想学跳舞,我一怔,说:“好啊。”
 
  “那你先回去,周五晚上到这里来,我教你。”
 
  回到家,老公躺在床上看电视,问我去哪儿了,手机也不接。我说,调成振动了没听见,晚上碰到一个老同学,一起吃的饭。我想到诸葛老太的话,连做了三次深呼吸,把已经到嗓子眼儿的那些话压下去,但还有怨气。
 
  六
 
  周末跟诸葛老太去跳舞,她教我伦巴。试了几个基本动作,她夸我挺有感觉,应该会学得很快。她让我全身放松,心情也放松。
 
  她的声音有催眠的功效,那一瞬,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想了。耳朵里只有音乐,脚下只有舞步,心里只有自信。
 
  我又来到了她的天台,又一次躺在藤椅上,欣赏头顶的星空。星空那样华丽,却不让人望而生畏。美丽的东西不见得一定是冰冷的,星星像顽皮的孩子,不时朝我眨着眼睛。天空竟是流动着的,像块黑色的绸缎,看得出细细密密的纹理。我怔怔看着,像是痴了。
 
  诸葛老太说:“看,星星在跳舞。”
 
  我抬头望去,可不是,星星真的在动,而且是有着某种旋律的。
 
  这一晚,我睡在诸葛老太家,对老公说跟几个同学到杭州去玩了。
 
  诸葛老太给我看她以前的照片,她与她丈夫的,还有她儿子三岁时的模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