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十年后(十)

时间:2018-03-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我不是潘金莲(全文在线阅读)>  二十年后(十)
 
  李雪莲从山东泰安跑了,李雪莲所在的县、市又大乱。比上回李雪莲从家里跑了还乱。上回李雪莲从家里跑,县里还能抽调大批警力围追堵截;这回她从山东跑了,跨着省份,往山东调派警力,就费时费力了。再说,往山东派警力也不跟趟了,李雪莲既然从泰安跑了,决不会待在山东,她肯定又去北京告状了。如今去北京告状,又和前几天去北京告状不一样。前几天人代会还没召开,现在人代会已经开幕了。没开幕一切还来得及补救,如正在开会,让她再次闯进大会堂,比二十年前闯进大会堂,后果又严重了。头一回闯大会堂,她就成了当代“小白菜”;同一个妇女,闯两回大会堂,她的知名度,就赶上过世的本·拉登了。从省到市到县的各级领导,不知又会有多少人人仰马翻呢。
 
  县长郑重也乱了方寸。李雪莲跑了,他没顾上李雪莲,先把法院院长王公道和法院专委贾聪明叫来,气呼呼地问:
 
  “到底是咋回事?”
 
  贾聪明没想到事情砸锅了,吓得浑身哆嗦。法院院长王公道闻知此事,他生气首先不是生气李雪莲再次逃跑,而是他的部下贾聪明主动插手到这狗屎堆里;上回李雪莲从家逃跑是公安系统的责任,这回李雪莲从山东跑了,就跟法院有牵连了。更让他生气的是,他看出来,贾聪明插手这狗屎堆,是为了自己能当上法院副院长;人有私心可以原谅,当贾聪明以为这事大功告成时,不向他汇报,越过他直接向县长汇报;除了邀功,还想证明王公道无能,就让王公道窝火了;没想到做好的米饭又砸了锅,煮熟的鸭子又飞了,王公道还有些幸灾乐祸;但县长郑重不管这些,贾聪明邀功的时候没有王公道,现在事情砸锅了,追究责任,却把他叫来一锅煮了,就更叫他气不打一处来了。但县长郑重正在发火,他哪里敢分辩许多?只好低头不说话。贾聪明也知道祸全是他惹的;法院院长王公道,也对他憋了一肚子气;只好哆哆嗦嗦,将实情讲了。本来事情已经办成了,赵大头就要跟李雪莲结婚了;但赵大头与贾聪明的交易中,还有赵大头儿子在畜牧局转正工作的事;可上次给县长汇报时,贾聪明没有汇报赵大头儿子的事;赵大头反过来追问此事,他便不好回答,两人在电话里吵了起来;没想到这电话被李雪莲听到了,于是事情就败露了,李雪莲就跑了。听完事情败露的始末,郑重更急了,骂贾聪明:
 
  “你上次为什么不汇报?你这叫瞒情不报,你这叫‘因小失大’!”
 
  和上次市长马文彬训他时用的成语一样。王公道瞅准机会,又在旁边添油加醋:
 
  “还不是因小失大的事,他瞒情不报,是光惦着自己当副院长了,他这是私心。”
 
  又说:
 
  “好端端的事,因为一己之私,又把各级政府搞乱了。”
 
  郑重的火,果然又让王公道挑起来了,指着贾聪明:
 
  “你的名字没起错,你不是‘真’聪明,你是‘假’聪明;你不是‘假’聪明,你是过于聪明,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又问王公道:
 
  “李雪莲跑到哪里去了?”
 
  王公道抖着手:
 
  “不知道哇。”
 
  看郑重又要发火,忙说:
 
  “看这样子,肯定又去北京告状了。”
 
  郑重:
 
  “既然知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北京,把她给我抓回来呀!”
 
  王公道愣了,嘴也有些结巴:
 
  “郑县长,抓人,是公安系统的事呀,跟法院没关系。”
 
  郑重:
 
  “怎么没关系?二十年前,这案子就是你们法院判的。再说,你不跟她还是亲戚吗?”
 
  王公道忙说:
 
  “啥亲戚呀,八竿子打不着。”
 
  郑重指着王公道:
 
  “我看你也是‘假’聪明,我告诉你,这事躲是躲不掉的,如果再出事,我县长当不成,你法院院长也保不住!”
 
  又瞪王公道:
 
  “别想蒙我,往年,你们法院也去北京找过李雪莲。”
 
  王公道吓得浑身出了汗,忙说:
 
  “郑县长,啥也别说了,我马上带人去北京。”
 
  郑重:
 
  “不是光去就完了,是把北京的大街小巷给我篦一遍,把李雪莲篦出来!”
 
  王公道带着贾聪明,屁滚尿流地走了。王公道和贾聪明走后,郑重镇定下来,决定给市长马文彬打个电话。马文彬正在北京开人代会。上次给他打电话时,告诉他李雪莲的事情圆满解决了,她要跟人结婚了,还得到马文彬的表扬;没想到两天过后,又鸡飞蛋打;但郑重不敢瞒情不报,上回李雪莲从家逃跑,郑重想遮掩一时,后来被马文彬知道了,主动给郑重打了个电话,郑重马上陷入被动,让马文彬说出“有些失望”的话。这次李雪莲逃跑,情况比上次还严重;上次从家里逃跑,是就上访而上访;这回与赵大头闹翻,心里还憋着一肚子气;上回逃跑人代会还没开幕,现在人代会正开得如火如荼;如汇报晚了,再让马文彬知道了,马文彬就不是“有些失望”,会是“彻底失望”;事情就无可挽回了。不是说李雪莲的事无可挽回,而是郑重的政治生命就无可挽回了。但拿起电话,他又有些心惊胆战,两天前说事情已圆满解决,两天后突然又节外生枝,事情像打烧饼一样翻来覆去,就算及时汇报了,马文彬也会气不打一处来,就像郑重对王公道和贾聪明气不打一处来一样。拿起电话,又放下了。如此三次,他动了个心眼,没有马上给马文彬打电话,改成给市政府秘书长打电话;市长马文彬在北京开会,秘书长也跟他去了北京;想先探一下秘书长的口气,然后再斟酌向马文彬怎么说。这时郑重又感叹,过去他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邻县当常务副县长时,曾处理过群众围攻县政府的事;没想到调到这个县当县长,遇到一个李雪莲,被她的事情折腾得前怕狼后怕虎。他不明白的是,李雪莲闹的是婚姻的事,二十年来,各级政府怎么插手到人家的家务事里了?而且越插越深;李雪莲本是一农村妇女,她的一举一动,怎么就牵着各级领导的鼻子走了?这过程是怎么演变的?大家到底怕什么呢?郑重一时想不明白。但感叹归感叹,事情迫在眉睫,又不能不马上处理;事情虽然拧巴,但又得按拧巴来。电话打通,郑重向秘书长汇报了李雪莲事情又翻烧饼的情况,秘书长也吃了一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