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十年后(六)

时间:2018-0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我不是潘金莲(全文在线阅读)> 二十年后(六)
 
  从第二天起,李雪莲家四周,站了四个警察,日夜盯着李雪莲。警察都穿着便衣,吸着烟,不停地走动。被警察看着,对李雪莲已不是头一回。二十年间,一到全国开人代会,李雪莲家四周,都会站这么几个人。有时是三个,有时是四个。有时赶上县政府或市政府换届,也会来上两三个。由于年年如此,不管是警察,还是李雪莲,都已经习以为常。大家见到,还相互打招呼。因李雪莲不是犯人,大家平日无冤无仇,这些警察见到李雪莲倒很客气,都笑着叫“婶子”。下一年来的几个人中,往往会有一两个上一年来过的。李雪莲见到会问:
 
  “又来了?”
 
  那人便笑:
 
  “婶子,又来给你当保镖了。”
 
  李雪莲在院子里活动,他们不管;李雪莲出门,他们便跟在身后。李雪莲:
 
  “我这是多少辈积的德呀,一下有了这么多跟班的。”
 
  身后的警察便说:
 
  “可不,美国总统,也就这待遇了。”
 
  李雪莲在家时,警察渴了,也进来要水喝。李雪莲也拿起暖水瓶,给他们倒水。
 
  今年来的四个警察,俩老人儿,俩新人儿。其中一个新人儿,是过去在镇上卖肉的老胡的儿子,在镇上派出所当编外警察。二十年前,李雪莲要杀秦玉河,先找弟弟帮忙,弟弟躲到了山东;李雪莲又去镇上找杀猪匠老胡。为了骗老胡,李雪莲没说杀人,只说让老胡帮着打人。为了一个打人,老胡提出“先办事,后打人”;李雪莲要“先打人,后办事”。后来李雪莲到当时的市政府门前静坐,被警察关进了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李雪莲又要杀人,又去找老胡,答应老胡“先办事,后杀人”;老胡一听是杀人,而且是杀好几个人,一下了怂了。现在老胡瘫痪在家,也不去集上卖肉了。警察们来的第二天,李雪莲才知他是老胡的儿子。老胡长得低矮,胖,一身黑膘肉;谁知老胡的儿子小胡,却长得眉清目秀,细胳膊细腿。知他是老胡的儿子,李雪莲便与他拉话。谁知几句话拉过,李雪莲便知这孩子不靠谱。李雪莲说:
 
  “原来你是老胡的儿子,老胡现在咋样了?”
 
  小胡:“不咋样,还在床上躺着呢,离见阎王也不远了。”
 
  李雪莲:“今年咋轮到你看我了?”
 
  小胡:“欺负我呗。上个月跟所长顶了嘴,他就把这糟改事,派到了我头上。”
 
  李雪莲:“看人不好吗?不必抓人强?”
 
  小胡:“你说得轻巧,夜里你捂着热被窝在床上睡大觉了,我们还得在冷地里站着。虽说立春了,夜里也寒着呢。”
 
  李雪莲:“谁让你们看我了?”
 
  小胡:“婶子,啥也别说了,不怪你,不怪我,就怪全国开人大。”
 
  李雪莲倒被他逗笑了。
 
  说归说,笑归笑,李雪莲还是要告状。要告状,就不能被他们看住,就得逃跑。不逃跑,就无法到北京告状。无非离全国开人大还有七天,早去了没用。往年也逃跑过;逃跑一般都在夜里;有逃跑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这天赵大头又从县城骑自行车来看李雪莲,见李雪莲院子四周站了四个警察;他与其中一个也认识,与那人打过招呼,进门对李雪莲说:
 
  “中国有俩地方,布岗才这么严。”
 
  李雪莲:“哪俩地方?”
 
  赵大头:“一个是中南海,一个就是你家。”
 
  两人在枣树下坐下。赵大头:
 
  “上一回那事,你想得咋样了?”
 
  李雪莲一愣:“啥事?”
 
  赵大头:“就是咱俩结婚的事。”
 
  李雪莲:“大头,不管我想得咋样,这事儿都得往后搁一搁。”
 
  赵大头一愣:“为啥?”
 
  李雪莲:“在考虑这事儿之前,我还得先告状。”
 
  赵大头又一愣:“上回你不是说听牛的话,不告状了吗?就是不听牛的话,也该听我一句话呀。”
 
  李雪莲便将与市长在镇上羊汤馆会面的事,如何引起的冲突,如何不欢而散,一五一十,来龙去脉,给赵大头说了。李雪莲:
 
  “他们欺人太甚。”
 
  说着说着又生气了:
 
  “本来我不准备再告状了,说给他们,他们就是不信,把我当成了骗子;我说听了牛的话,他们认为我在骂他们。上回我给你说牛的事,你就能听懂;说给他们,他们怎么就不懂呢?为啥我说什么,他们都往坏处想呢?不把我当成坏人,能派警察看着我吗?他们步步紧逼,又把我逼上梁山了。原来不告状是为了自个儿,现在不告状就成了窝囊废;不去告状,他们还以为是警察看死了我呢。原来告状是为了告秦玉河,现在告状是为了告这些贪官污吏。既然他们把我当成了坏人,我不能让他们消停。他们怎么还不如一头牛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