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九部分二)(2)

时间:2018-01-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他回屋一睡,便睡过头了。
 
  铁山呼哧带喘地跑过来报信,见他还在呼呼大睡,一把掀开了被子,喊开:“老白,老白,你这样子还想进沙漠呀!快起快起,再不走,你可跟不上老爷子了,追丢了老爷子的驼印儿,你自个儿闯沙漠小命可危险!”
 
  白尔泰一骨碌爬起,慌乱不堪地往黄驼上套鞍架,挎放携带的东西。铁山和看村部的老查头也帮助他弄着东西,一切弄妥之后,老查头跑回自己家,往塑料兜里装了几个玉米面贴饼带给他当早饭,还装了一大塑料桶艾日格(奶酸汤)送给他带上,说:“这玩艺又解渴又去毒,沙漠里比水都管用,臭老铁子可没这好玩艺,等他答应了你的事才给他喝!”
 
  “查大叔,你可真够偏心眼的!”铁山笑说。
 
  “我只管上边来的干部,你那倔老子我可管不着。”老查头笑着解开骆驼缰绳,牵上骆驼,“老白,我送你到沙漠口儿,帮着找那死老头的驼印儿,别一走就迷了路!”
 
  “谢谢,谢谢。”白尔泰不胜感激地表示着,与铁山一起跟着老查头走出村部院落。
 
  古桦也赶来了。自行车上拖着一大口袋炒米。默默地架放在骆驼鞍架上。
 
  “当年,成吉思汗打天下,他的部队全靠了炒米和马。马等于现在的坦克,有速度有冲击力,有了炒米不用起火搭灶,行动方便迅捷。”古桦一改昨日的埋怨般的神态,显得很欢快轻松,逗着笑话,“有了这一袋炒米,你足可以征服整个莽古斯大漠,可别辜负了成吉思汗发明的炒米作用!”
 
  “谢谢你,有了你这一袋炒米垫底,什么样的沙漠我都能对付!”白尔泰见古桦想开了,他也轻松了许多,笑呵呵说。
 
  村西北的沙坨子边缘,残雪还留的沙地上,他们发现了一行清晰可辨的驼印儿,椭圆形的,中间带岔的,好像把两片弯月合在一起的大驼足印儿,这行驼足印儿,义无反顾地伸向西北方向的大漠深处,两边的稀稀落落的沙柳条子被折断了不少,那是骆驼边走边啃的。树梢上有只灰鹊在叫。
 
  白尔泰告别送行的铁山、古桦、老查头等。“保持距离,走远点才跟老爷子会合,别让他没走几步,就把你给赶回来了。”铁山教着他。
 
  “我有数,反正,这次他打死我,也把他缠住,不见棺材不回头。你们回去吧,等着我们凯旋的消息吧。”白尔泰乘上骆驼,挥手告别。
 
  古桦怀着留恋的目光,不再说话,只是招招手。眼睛有些红。
 
  就这样,白尔泰和他的黄驼,开始了那不可知的、神秘的、无法预测结局的远行:瀚海征程。
 
  清冷的冬末早晨,地上挂着白霜,遥远的东南方向有朦胧的晨曦微露,那是太阳正在懒懒地醒来,先散射出微弱的信息告知万物:新的一天开始了。近处的沙包更加清晰起来,晨鸟“啾啾”啼叫着从头顶飞过,钻进沙梁坡上的黄柳丛中觅食,前边连绵的沙漠丘包渐呈莽莽逶迤的雄阔之色,似乎向人类发问:谁敢踏进我的疆域一步?
 
  白尔泰面对着茫茫前路,心潮难平,抖一抖缰绳,无畏地上路了。他沿循沙上驼印,不急不慌地跟随而行。他知道,沙漠里行路不能心浮气躁,时时注意节省人和畜的机能。由于还没解冻,沙的层面还很硬牢,骆驼的圆面大足,撑受面大不易踏进软沙层,故而行走起来不很费劲。白尔泰也放心,冬天沙漠里很少起风,前边老铁子的行迹不至跟丢。于是他慢悠悠地在驼背上摇晃着,边欣赏大漠风光,边思考萨满教的事缓缓行进。
 
  登上一道沙梁,身处高丘,整个远近沙漠一下子一览无余了。此时,冬日已从东南升上来,大漠里不仅明亮了许多,也暖和了一些。苍莽的沙漠沉静而平缓地起伏,曲线柔和又宽阔,坡下湾处的残雪依旧很白,与稀稀落落的苇草乱蓬冰结在一起,从那里偶尔飞出一两只野禽来。科尔沁沙地毕竟是从草原演变成沙漠的,生命的痕迹还是不时发现。当然从这边缘地带的沙漠,再往深处的死漠挺进,那就另当别论了。
 
  白尔泰手遮额前向前遥望。在很远的一片平沙上,有一黑点在蠕动。他嘴角一乐:铁大叔,我终于看到你的影子了。他加快了骆驼的步伐,准备在中午时分赶上他。沙漠里寂静得可怕,不是担心跟丢了那老汉,而是他急需有个伴说说话,要不他无法忍受这四周空寂的沙漠无声的挤压。没有声音的世界,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沙漠里单人独行时间久了,会让人发疯的。
 
结果,他苦苦追到傍晚,才赶上那老汉。那还是对方歇息骆驼,准备住宿了。沙漠里的距离,看着很近,可真的走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了,白尔泰判断出错,差点黑夜里一个人迷失了方向。
 
  这是依傍一座沙山的小沙湾子。三面环沙坡,避风又暖和,沙湾里还可拣些干树根和干苇草生火。落日的余辉照在东边的沙坡上,湾子里已是阴影模糊。老铁子燃起的火堆,白烟 
 
 
升起老高,当白尔泰悄然而至时,老汉着实吃了一惊。
 
  他的黑脸立马儿耷拉下来了,耸着浓眉冷冷地问:“谁叫你跟来的?”
 
  “这……老铁大叔,我想……”白尔泰支吾起来,一路上想好的词儿,此刻一见老汉那冰冷的脸,全吓没了。
 
  “你啥也不用想,马上给我走,回村去!”老铁子不容他再说,下了逐客令。
 
  “天黑了,这黑夜茫茫的,你叫我咋回去?”白尔泰苦笑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