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

时间:2018-01-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琼瑶 点击:
我的故事(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
 
  车祸之后的第二年,我在北投为父母买了一幢小小的花园洋房,父母喜欢那儿的幽静,搬进去住了。接着,麒麟把小霞和小麟都接到美国去了。再一年,小妹大学毕业,拿到最高的奖学金,出国留学了。我的“大家庭”,又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小家庭”,小得只有我和小庆,以及女佣阿可。除了我们三个人以外,小家庭里的常客,就是鑫涛了。 
 
   这时,我和鑫涛的感情,简直像在狂风暴雨中,我理智用事的时候,就想和鑫涛“公私分明”,要拔慧剑,斩情丝。感情用事的时候,就想什么都不管,什么传统,什么道德,什么礼教,都去他的!人,只要能爱就爱,不也很好吗?可是,我是传统教育下长大的人,我就是无法漠视自己是个“第三者”的事实。鑫涛对我,实在是用尽心机。无论人前人后,呵护备至。假若我不去想自己的处境,也不去为他的家庭着想,就单纯的去接受他的感情,日子也会很好过。他有许多小聪明,常带给我极大的惊奇与喜悦。有次他写了一封信给我,把一张很长的纸带卷起来作为信笺,在纸带上端写: 
 
   “琼瑶,这是一封长信……” 
 
  底下什么字都没有,我把纸带放到尾端,已放了几米长,才看到他在尾端签了个小小的名字。他喜欢送我礼物,每件礼物都很奇特,原来,他总在我的小说中找灵感。小说里的女主角爱穿印尼布的衣裳,他就定做一件送给我。小说里的女主角爱“紫贝壳”,他送来一颗晶莹剔透的“紫贝壳”。小说里的女主角爱狗,他送来一只纯白的小北京狗,我给它取名叫“雪球”,爱得不得了。小说里的女主角唱了一支歌,名叫《船》,他告诉我几月几日几时开电视,电视中有歌星唱着《船》: 
 
   “有一条小小的船,漂泊过东南西北,西北东南, 
 
   盛载了多少憧憬,多少梦幻, 
 
   来来往往无牵绊!春去秋来,时光荏苒, 
 
   憧憬已渺,梦儿已残, 
 
   小船啊小船,经过风暴,涉过险滩, 
 
   盛满时光,载满苦难, 
 
   何处是我避风的港湾? 
 
   何处是我停泊的边岸?” 
 
  这支歌中有我自己的心声,听了会潸然泪下。他知道这支歌中有我自己的心声,急于想成为我可以“避风的港湾”。但是,他的港湾里早有船停泊,我宁可飘荡,也不肯靠岸。 
 
   一天,我终于忍无可忍,我对鑫涛说: 
 
   “以后,除了公事,请你不要再到我家里来!” 
 
  他默然片刻,抬头看我: 
 
   “这些年来,我们之间,还分得开什么是公事?什么是私事吗?”“分得开的!”我激动的说:“一定分得开的!即使分不开,你也要把它分开!”我看着他,试着要说清楚我的感觉:“让我告诉你,我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就是你请我回家吃饭的那个晚上,你有个好温馨的家!不要让我破坏这个家行不行?这样下去,对我是不公平的,对另一个女人,也是不公平的!你,在我心目中,是个强者,什么困难,你都有力量克服!那么,去克制你自己,不要再来找我,不要送东西给我,不要打电话给我,不要写信给我……什么都不要!请你离我远远的!否则,我会轻视你!你这么坚强的人,不要让我轻视你!千万不要!” 
 
  他怔怔的看着我,他那么坚强的人,在我说这段话的时候,整个脸色都变白了。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执拗的说: 
 
   “不来看你,我做不到,你已经是我生活里的重心了!” 
 
  “不!”我大叫,生气极了。“我不要成为你的重心!你早就有重心了,怎么可以又去找新的重心?你太自私了!你有没有想过,你在耽误我的青春,我的前途?如果没有你这样不断的纠缠我,我说不定已经找到新的归宿和幸福了!” 
 
  “和我在一起,你不觉得幸福吗?” 
 
  “这样破碎的爱,怎样叫幸福?”我越说越气,气得不得了。“你难道不明白,你根本没有资格来爱我吗?” 
 
  他震动的瞪着我,半晌,才说: 
 
   “你的意思是,要我取得资格后,再来爱你吗?” 
 
  “不!”我更气了。“我的意思是,要你退出我的生活,你有你的家,你的妻子儿女,为什么你不去守着他们!为什么你要让我这么痛苦呢?”“我不要让你痛苦。”他苦恼的说:“自从认识你,我就一心一意想让你快乐,我做了那么多的事,都是要你快乐。如果我真的让你这么痛苦,那么,我就退出吧!” 
 
  他说做就做。有一两天,他不来找我,到了第三天,他就直闯入门:“我做不到!”他喊着:“你说,怎么样做你才会满意?只要不分手,我什么都做!”他惨切的看着我,悲痛的说:“现在,三个孩子还太小,你愿不愿意等我两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