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八部分五)(2)

时间:2017-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老铁子的经验,无疑给整个沙漠沙乡带来了希望。原先,古治安和大多数人的意见,基本上想放弃北部沙地,把沙地屯落迁走,以期望沙地自己恢复自然植物群落。其实,这是行不通的,放弃改造,那沙漠便越滚越大,沙化面积将席卷整个草原大地,人还能撤到哪儿去呢?除非离开地球。
 
  会上形成决议,北部沙乡的每个乡政府,首先调查摸清第一批可改造的沙洼地,然后动员各村每家每户住进这些沙洼子,承包给他们。旗里鼓励和物资上奖励这些承包者,发放贷款,给予各种优惠政策。工作必须开春前落实,两年内拿出第一批改造成功的沙洼地——家庭经济生物圈。
 
会开得很成功,古治安心里勾勒着美好蓝图。
 
  离开哈尔沙村前,他又一次光临铁木洛老汉的破土房。他脾气也很固执,非得说服老铁子出任这村长不可。
 
  “风光了一气,老铁叔,你该答应我了吧?”古治安笑着说。
 
  “旗长,不行,眼下真不行。”老铁子依旧不肯。
 
  “眼下不行?你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办吗?”
 
  “是的。”
 
  “啥事比当村长更重要?”
 
  “我要进莽古斯大漠。”老铁子说,他诚实地看着古治安,“古旗长,请原谅我。解冻之前,我要进一次死漠。”显然,老铁子深思熟虑,早有自己的计划。
 
  “进死漠?那可危险,进那儿干啥?”古治安惊疑,看着老铁子的那双沉思的眼睛,想得到解答。
 
  “追踪那只老银狐。”老铁子说,“我想那只老银狐可能在死漠里,它的另一个老巢可能建在死漠,而且我能猜出它的具体地点。”老铁子有把握地说。
 
  “你追踪它干啥?你们有仇啊?”
 
  “对。不能便宜了那该死的畜牲。它穴居我家祖坟里,又把老树的根全啃坏,我不宰了它,哪能对得起我铁家的各位祖先!我要扒它的皮!”老铁子咬牙切齿。
 
  “你呀,别把这事看得太重。家族的兴旺,哪能寄托在祖坟风水的好坏上。咱们村,你们三姓明争暗斗了上百年,也没有搞出个啥名堂。”古治安半劝解半开导着说。
 
  “我们铁家从来没有去斗过别人,一直是别人斗我们,包括狐狸。这次,要有个了结。我跟它早晚要有个了结。”老铁子木木的脸上没有表情,口气凿凿,“有人看见我那儿媳珊梅也在大漠里,说是跟那银狐在一起。”
 
  “哦?有这事?”古治安感到奇怪。
 
  “那只老银狐,不是一般物儿。我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少道行。”
 
  老铁子沉默了。古治安见这情况,只好打消了劝他马上出任村长的打算。
 
  老铁子送走古治安旗长,叫儿子铁山到西屋子说话。
 
  “我要进大漠,找那只狐狸,也顺便找你的媳妇……”
 
  “我有课,我没空跟你去。”儿子铁山赶紧这么说。
 
  “哼,没有良心的东西,当初跟人家搞对象时要死要活的,今天到了这份儿上,你却不管不急了,你真是个没有心肝的畜牲!”老铁子不由得怒骂起儿子来。
 
  “我有课嘛。我也去找过,我也不能全耗在这上吧!……”铁山争辩。
 
  老铁子挥挥手,不想再说这烦人的事,停了一会儿。“我走后,你要做几件事,一是照看好咱家坟地,别再出啥事;二是准备春耕的东西,今年咱们要在黑沙窝棚那儿扩大种耕面积,你到库伦镇采购好粮种,再购进些沙打旺草籽儿。”
 
  “沙打旺草籽儿?”
 
  “对,沙打旺种在沙洼子四周,固定流沙。沙打旺适合沙地,只要种活了,年年自个儿长,咱不用管,咱们省事,让它替我们挡风沙。”
 
  “好吧,这些我都可利用星期天干。”铁山讪笑着,似乎对老爷子放过自己,不再生拉硬拽着进死漠表示感谢,“爸,进死漠可要小心,一定要赶在春季风沙起来前出来,困在里边可够呛。”
 
  “用你教我?我对死漠里边的情形,比你对天天讲的课本还清楚!”老铁子瞪一眼儿子,向院外走去,“我去高力陶家借骆驼,你在家做晚饭吧。”
 
  “人家会借吗?”
 
  “我租用,也不是白使。实在不行用咱家的马交换使用。”
 
  老铁子说完,走出院子。
 
  铁山看着老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
 
  这时候,白尔泰来找他爸。
 
  “哎,我说白主任,你咋老追着我爹屁股后头?你到底想干啥呀?”铁山不大高兴地问一句。
 
  “我们这次下乡,主要是调查过去萨满教的‘孛’,在库伦旗的活动情况。”白尔泰耐心解释。
 
  “你觉得我爸了解这些?”
 
  “是的。我的分析,他不只是了解这些的问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