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八部分四)

时间:2017-12-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部分 四
 
  这两天哈尔沙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很快惊动了旗、乡两级政府。
 
  古治安旗长去盟里,参加全哲盟治沙会议刚回来,正准备在哈尔沙乡召开一次现场会议,重点推广哈尔沙村铁木洛老汉的治理沙窝子经验,却听到了哈尔沙村发生的墓地斗殴、开枪、杀狐等等事件,便立即带着几个人,马不停蹄赶到哈尔沙村。
 
  先在村部办公室召集村干部们,又叫来乡长刘苏和,还有那位派出所所长杨保洪,让大家谈谈情况。在哈尔沙村调查萨满教、“孛”资料的旗志办白尔泰和古桦也列席了这个会议。
 
  惟有差着村长胡大伦。去叫的人回来报告,胡村长病在炕上起不来。古治安说抬也要把他抬来。那个人说胡村长的病很特殊,脑子一阵清醒一阵糊涂,不宜参加会议。古治安皱着眉头说:“惹出这么多事儿,他自个儿倒病糊涂了,早点儿糊涂多好,一会儿我去看看他!”
 
  尽管有病也叫来参加会议的老支书齐林,这会儿一边咳嗽着一边插言:“咱们村出这么多事,我也有责任,身体不好吧,老胡找我商量事也就少了,就说这次斗殴事件的起因,砍那棵老树的事,他们深夜开会,可能嫌我老,身子有病,以为不能参加会吧,就没通知我,第二天打完了我才知道,唉。”
 
  老支书齐林轻轻地推卸了责任,说的倒是事实,可那些村干部中不少人翻白眼,嘴角露出冷笑。
 
  听了一阵子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之后,古治安问:
 
  “伤了多少人?”
 
  “二十五六个吧,有十几个住在乡医院。也没啥大事,擦破头皮,弄折手脚啥的……”民兵连长兼副村长的古顺,大大咧咧地说。
 
  “没啥大事,说得倒轻巧!不分青红皂白,瞎胡闹,听说你还是主要功臣!”古治安一见自己不争气的弟弟那个样儿,就气不打一处来,“稀里糊涂,没有头脑,跟着别人瞎撞胡干,那国家的枪是让你们搞民兵训练,保卫国家的!不是叫你们朝巫婆杜撇嘴儿开枪,朝狐狸群扫射的!都像你们这样,国家不乱了套!刘乡长,叫乡武装部来人,把哈尔沙村民兵连的枪全收走!放在他们手里,谁知他们还能干出啥傻事来!”
“收枪我没意见,不让我当这民兵连长也没啥说的,可这砍老树的事,老胡说是乡里批准同意的呀?没乡里的话,我们也不敢啊!”古顺有些不服气。
 
  “刘乡长,你们谁批准的?”古治安问。
 
  “这……我……我,”刘苏和额上渗出细汗,“老胡倒跟我讲过,既然老是闹狐狸,弄 
 
 
得村里不安宁,我寻思砍就砍了吧……唉,我太信了老胡的话了。”
 
  “哼,作为一个乡长,刘苏和同志,新来乍到,应该多做些调查了解,不要人云亦云随便表态!就这小小的哈尔沙村,我土生土长,也很少参与村里的事,很少表态,你才来了几天?啊?瞎表态,让人举着你的尚方宝剑办事,你是不是吃喝人家的多了点?”谙熟乡下情况的古治安,毫不客气地训斥刘苏和。
 
  刘苏和额上冒汗,脸上红一阵,紫一阵,频频点头,意思是领导教训得很对,很深刻。
 
  “还有你,杨保洪所长,听说你的枪被一个女疯子下了?还朝老胡开了一枪,打穿了他的耳朵,真热闹啊!你的本事也不小嘛,砍不砍树的事,也属你派出所管辖范围吗?又是被胡大伦招呼上来的,是吧?唉,你们都行。你向旗公安局去谈你的事吧。”古治安巡视着众人,向齐林说道,“齐支书,你派个人把铁木洛老汉找来。我要听听他怎么说。”
 
  不久,派去的人回来说,老铁子追踪老银狐进了大漠,但最后还是无功而返,一气之下喝个酩酊大醉,尤其祖宗坟地的老树倒后对他打击太大,现在是啥事也不想管了,生不如死的样子。
 
  古治安摇了摇头,回过头对坐在身后的旗农业局局长金斯琴说:“金局长,这可又麻烦了,咱们还想推广他的治沙经验呢,他却弄成这种样子,唉,这小小的哈尔沙村,可咋整哟!”
 
  “那老倔驴还能有啥治沙经验……”古顺低声说了一句。
 
  “你给我闭嘴!”古治安一下子火了,脸变铁青,两眼冒火,声色俱厉地手指着弟弟古顺骂开了,“他比你强百倍!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你以为自己多大能耐,还真以为有点本事哪?你能当副村长,当民兵连长,那是人家看在你哥哥当大旗长的面儿上选你的!你还真以为自己有两把刷子哪?扛了两天枪不知自己姓什么,胡、铁、包三家在这村里生活和争斗了几百年,你姓古的才来了几天?偏袒一方,瞎掺和事,人家墓地私人老树,活了几百年,你们想砍就砍,想放就放,也不经过人家主人同意,找个理由就想砍,你们这不是倚仗权势欺压百姓吗?啊?!有狐狸,谁说有狐狸就砍树?狐狸闹村,那是狐狸的事吗?那是你们人的事!愚昧、落后、迷信,再加上其他不可告人的个人目的!作为一个民兵连长,不干正经事,随便开枪伤人,挑起群众斗殴,多人受伤住院,震动了全旗!这挑事的主儿,还是我这大旗长的弟弟,你说我这旗长怎么当?!应该把你扣起来!!不好好想自己的问题,还有闲心对别人说三道四,明儿个你去老铁子窝棚上看看,看看人家是咋活法儿!!”
 
  古治安越骂越来气,浑身哆嗦。众人谁也没有见过平时很温和平易近人的古治安旗长,发起如此之大的脾气,尤其古顺,他哪儿见过大哥有这么大的火儿啊,这才想到自己惹的事的确不小,给大哥脸上抹了黑,影响很大,吓得赶紧低头缩脖,闭嘴不敢出大气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