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新娘子终于被迎到了新房中。有的售货员为什么故意 冷落顾客?

时间:2017-12-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 14.新娘子终于被迎到了新房中。有的售货员为什么故意 冷落顾客? 
 
    迎亲小轿车的司机很不高兴。干这类差事他可不是头一回,也遇 上过不少「格涩」(形容人脾气古怪,不好相处。)的顾主,但今天这 趟可真把他折腾得够呛。 
    潘秀娅家住在一条挂有「此巷不通行」标志的小胡同中。那胡同 相当狭窄,小轿车开到胡同口,自然也就停住了。孟昭英和詹丽颖便 下车走进去迎新娘子。 
    潘秀娅家满屋子都是人,也来不及细认,但很快孟昭英和詹丽颖 也就看出来,这一群人的主心骨是那位潘秀娅叫她「七姑」的乾巴老 太太。 
    七姑是特意从广安门外赶来,充当女家的「送亲姑妈」的。潘秀 娅的两个姐姐出嫁时,都是她充任这个极其重要的角色,这回潘秀娅 出阁,她不仅当仁不让,而且大有戏曲舞台上的名角儿出演 「封箱戏」 的气派。除了新娘子潘秀娅,人群里就数她穿戴打扮得整齐。她人过 六十,脸上的皱纹是无法掩饰的,但她把尽管日渐稀疏、却还不露头 皮的短发细心染过,又施以不知多少的头油,并从上到下弄出一点似 有若无的波纹,这样一来,便顿收奇效——离远点看,你会以为她不 过刚到五十。孟昭英和詹丽颖到达时,她正给新娘子检查装束。新娘 子潘秀娅这天穿著一身近似苹果绿的带隐条的西式女服,是在王府井 雷蒙服装店定做的,上身翻开的斜领里,露出水红色、大尖领的化纤 衬衫,斜领下端插著朱红的绢花,绢花下缀著烫有「新娘」字样的燕 尾签。七姑认为那绢花的花瓣张开度不够,正在细心地一瓣瓣调整。 
    孟昭英和詹丽颖进屋后,大家闹嚷嚷地见礼完毕,詹丽颖便大声 感叹说:「新娘子好漂亮呀!我要是小夥子,都巴不得要娶你!」 
    七姑闻声盯了她一眼。心想薛家怎么找这么个人来迎亲?张嘴就 没个分寸!不过,她暂不动声色,只是问:「『小轿子』在门口了吗?」 
    詹丽颖满不在乎地说:「晦,你们这条死胡同!汽车开不进来,车 在胡同口外面等著。就走出去上车吧——新娘子,我们可要把你拐跑 罗!」说著便伸手去挽潘秀娅胳膊。 
    七姑把詹丽颖伸出的手给挡了回去。她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责任格 外重大。这位「詹姨」竟如此无礼!什么「死胡同」、「拐跑」——多 不吉利的言辞!再说,迎亲的「小轿子」不开到门口,那怎么能行? 于是,她脸上现出极其严肃的表情,语气坚决地说:「得让『小轿子』 开到门口来,这胡同够宽的,能开进来。」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著。孟昭英说:「开倒能开进来,可胡同里没 法子掉头呀!」 
    七姑坚定不移地说:「就得开进来!能开进来就能开出去!告诉你 们说吧,就是拆几座房子,也得让它开到门口来!」她嘱咐潘秀娅:「秀 丫,你坐下候著。我去给张罗去!我就不信他开不进来!」说完便气度 轩昂地朝屋外走去。孟昭英、詹丽颖及潘家的一些人不由得随她到了 胡同口。 
    司机本来不肯把车开进胡同,但七姑一张利嘴,把理、利、情熔 为一炉,不由司机不照办:「我说师傅,你甭强调客观,你们那章程, 当我不知道吗?你就该开车到户,要不我找你们领导反映去……你多 开几步对你有啥坏处?不还能多收点钱吗?你服务到家了,我们给你 写封表扬信寄去,你这月奖金不就稳拿了?……我说小夥子,你怕自 个儿还没办过事吧?人一辈子就办这么一回事儿,到你办事的时候, 你愿意含糊吗?帮衬帮衬我们,赶明儿你办事的时候,准能逢凶化吉, 遇阴转晴……」当然,在七姑说这篇话时,潘家的人也就给司机递过 去了整包的好烟,司机虽然没接,但他们把那烟扔到司机座椅边上的 
 「小斗」中时,司机也便默受了。 
    最后,司机不但把车开进了胡同,而且完全采取了七姑的方案: 不是开进去倒出来,而是倒进去再开出来。七姑的苦心大家一琢磨也 都恍然,不由不对她肃然起敬。唯独詹丽颖只觉得好玩,还不能同七 姑的情绪取得完全的共鸣。 
    小轿车在潘家和潘家邻居们的一片欢喧声中开出了胡同。车上, 詹丽颖坐在司机旁的前座上,后面当中是新娘,新娘左边是七姑,右 边是孟昭英。 
    新娘潘秀娅的心情不能用「激动」这个词来形容,她处在一种平 静的满足感中。孟昭英虽说握住新娘子一只手,微笑著,心里想的却 是自己的女儿小莲蓬——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七姑盘算著一会儿 该怎么样为女家争得最充分的脸面——只有在这样的精神活动中,她 才能体验到人生的真正乐趣。 
    詹丽颖从前座上扭过身子,望著新娘子,照例毫无顾忌地评头论 足:「咳呀,你这身西服剪裁得可真不错,可就是颜色嘛——跟你里头 的衬衫太不协调!干吗非这么桃红柳绿地搭配?该有点中间过渡色的 东西点缀点缀,平衡一下才好……」她这人总是想到什么就干什么, 车子开到一处地方,她招呼司机说:「师傅师傅,边上停停,我得办件 急事!」司机以为她要下车方便,只好朝边上靠去,七姑大吃一惊:「这 是怎么个碴儿?不能停!不能停!」 
    司机不能不心烦。你们究竟有没有准主意?究竟听谁的才对?他 车子既然已经靠近马路边了,那里又正好是准停车处,也就不顾七姑 的抗议,停了下来。詹丽颖麻利地开门跳了出去,笑嘻嘻地对司机说: 
 「三分钟!保准回来!」便在人群中消失了。 
    七姑大声抱怨起来:「这是怎么著说的?迎亲的『小轿子』怎么能 中间随便停下?这可有个不好的讲头,可要不得!」她质问孟昭英:「你 婆婆是怎么搞的?找了这么个著三不著两的人物来迎亲?他们院里就 再没有合适的『全可人』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