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八部分二)

时间:2017-1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部分 二
 
  “熏它!放烟,快放烟!熏它们出来!熏死它们!”胡大伦站在那个黑乎乎的洞口边,大喊大叫。左耳全用白纱布包裹着,连着半拉脸半拉脑袋,用白胶条贴牢,人不人鬼不鬼的,但他异常兴奋,手舞足蹈。
 
 原来,胡大伦村长早晨还蒙头睡觉时,古顺跑进来一边推他醒来,一边嚷嚷:“狐狸洞!铁家坟老树根那块儿,真有个狐狸洞!放羊的老汉看见,有狐狸进进出出!快起来,去打狐狸!”
 
  一听狐狸,尤其在铁家坟地,胡大伦“噔”地坐起来:“快招呼人!带上枪!先看住那洞口,别让那狗日的逃出去了!”
 
  古顺去招呼人。胡大伦顾不上吃早饭,背上他领来还未交的那支快枪,急匆匆地出门朝铁家坟跑去。
 
  当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时,古顺带着几个背枪的民兵也赶到了。看着显现在老树根部原址上的大黑洞,胡大伦不寒而栗。一个小房基那么大的大土坑中,往侧旁伸延进去一个大锅口大的黑洞,显得很深,从里边徐徐散出阴冷之气,拂在脸上麻麻的凉凉的,令人很不舒服。由于洞很深,人又无法钻进去,而且谁还有胆量敢钻进去呢,他们就想出了老祖宗传下的“熏狐之法”。
 
  胡大伦命人回村,用车拉来沙巴嘎蒿和大量的潮湿羊草,统统倒进那大坑洞中。
 
  “点上火,别点明火,慢慢引燃,熏它!熏死它们!”胡大伦指挥着古顺等人,跳上跳下。村里的好多人一听说胡村长熏狐,都闻讯赶来了。大伙儿普遍因为深受“狐仙”之害而厌恶那兽类,包括铁姓家族的人,老树已倒,又有狐洞,铁姓人家也不出来阻挠了,何况狐狸穴居其祖先的墓地,毕竟有辱于先人名声。人们都拍手称快,男女老幼纷纷都赶集般往这边拥,昨天还在这儿相互间血性殴斗,你死我活,此刻相互见面后不好意思地笑一笑戏谑两句或者拍拍肩拉拉手,就算完事了,毕竟在一个村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共负一个青天翻土坷垃刨食儿,何必结深仇大恨呢。
 
  干蒿子和羊草是点着了,可那浓浓的黄烟不往洞里走,只往外往上冒,却把围在坑边的胡大伦他们先熏得咳嗽连天,眼泪鼻涕一起流。
 
  “这不行,这哪儿是熏狐,熏人呢!”胡大伦用衣袖擦着眼泪,冲古顺等人喊,“快回村!把碾道房扇糠的手摇鼓风车拉几个来,妈的,我就不信熏不出来!快去,越快越好!”
 
  不一会儿,古顺等人真拉来了几个木制鼓风车,大家七手八脚架放在坑边。坑里又推倒进不少沙巴嘎蒿子和羊草,往上边洒些水,然后重新点燃。潮湿的草和蒿子,冒出了浓浓滚滚的黑烟和黄烟,尤其沙巴嘎蒿子平时就爱冒烟不好起火,洒上水后更是黑烟冲天,遮天蔽日。
 
  “快摇鼓风车!对准那坑底的黑洞使劲摇风车!”胡大伦指挥着众人摇风车,接着疏散围观的人群,“大家都往后撤,这儿没什么好看的;万一那狐儿出来咬着人吓倒几个,犯不上,都往后靠!古顺,你们几个带枪的民兵都过来,趴在坑边一起瞄准那黑洞,妈的,那狐狸出来一个撂倒一个!这可是你们民兵练活靶子的好机会,听我口令一起开枪!这回看你们的了!喂,你们几个快扇风!”这一下胡大伦,煽风点火好不热闹!
 
  围观的人群被疏散到五十步外,留几个壮后生摇风车,七八个民兵由胡大伦古顺率领着埋伏坑边,子弹上膛,屏息等候。
 
  风车摇起来了,祖先发明的这些木轮风车这回派上用场了,强劲的风从那几个风车口里摇出来,往那个坑底黑洞口吹进去,于是浓浓的黑烟随着风一起滚滚灌进那狐洞里。
 
  不一会儿,狐洞里有动静了。“噼里啪啦”乱响一起,随着从洞口那弥漫的黑烟中飞蹿出一些物来。
 
  “开枪!”急慌中,胡大伦大喊一声。
 
  “砰,砰,砰!”
 
  “嗒嗒嗒……”有人扣动半自动步枪连射起来。
 
  “停!停下!别打了!”胡大伦又喊起。
 
  原来,从黑洞里飞蹿出来的不是狐狸,而是蝙蝠!无数只蝙蝠,黑压压汹涌如潮地飞蹿出黑洞,有些被子弹击中落地挣扎,有些被浓烟中的火苗燎着了翅膀,掉进燃着的蒿草中,烧得它们“吱吱”乱叫乱扑腾。而多数黑蝙蝠从坑洞里飞腾而出,有的随黑烟往上飞,有的脱离出烟柱往旁边飞,密密麻麻又星星点点,然而今天天气好,白晃晃的太阳光很强,一向怕光而夜间活动的这动物,没飞多远又纷纷往下掉,有的寻找着黑影,围观的黑乎乎人群便成了理想目标,便都投奔他们而落。于是,人群炸了窝儿。喊着妈呀爹呀地,惊恐万分地闪避着这些可怕的黑色飞物的袭击,担心是毒蝙蝠,怕被咬上一口。人们挥舞着手臂,四散乱逃,胆大一点的折些树枝抽打那些照样惊恐乱飞的蝙蝠。那可怕的会飞的鼠样小动物,被人打落地后,露出两排细密而白白的毒牙,冲人龇牙咧嘴,恶狠狠地“吱吱”乱叫,顽童们举起石头或土坷垃把它们砸成肉酱,血肉模糊。可怜的蝙蝠,它们招谁惹谁了,遭此横祸!
 
“快摇风车!快了,蝙蝠被熏出来了,狐狸也快了,小子们,加油啊!手上咋没有尿啊?摸娘们儿裤裆了?啊哈哈哈哈,加油摇啊!”胡大伦狂呼乱叫,猥亵地说笑,如灌了半斤老白干似的兴奋。
 
  因蝙蝠出洞而停下来的鼓风车,重被摇动起来。有人往坑里继续倒卸蒿草。黑烟接着往那狐洞灌进去。
 
  “噌,噌!”有两只黄狐狸,从黑洞里蹿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