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八部分一)

时间:2017-1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部分 一
 
  翌日,天气格外地晴朗。
 
  大风吹过后,天空、大地干净了许多。原先积聚在半空中的灰云雾气,滞留了几乎一冬,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现在全已不见踪影,呈露出冬天少有的万里晴空,如被狗舔过的孩子屎屁股,干干净净;而地面上的残雪、污垢、枯草碎叶等等不是被大风从大漠卷来的黄沙盖住就是清除卷走,田野啊、村街啊、土路啊,全显得光溜溜甚至空旷了许多;惟有在房后、渠沟、牲口栅栏旁堆积了厚厚的流沙,农民们吐着口水懒懒洋洋地去清理。
 
  这场大风,预告漫长的冬天即将结束。而更为漫长的无雨干旱的春季,就要来临,到那时,风会更多更大,卷来的沙子将会更多,长年生活在沙地的农民将天天祈祷,乞求老天降下能播种的春雨,以望这年有果腹之收成。
 
  这里的农民,一代又一代让风沙、干旱、沙漠折磨得除祈祷之外再没有别的能耐了。除了靠天还能怎么样,曾经为了胜天,人类把地球挖得百孔千疮,到头来还得承受天的惩罚。
 
  铁家坟地那棵老树,就那么悲壮地躺在地上,占去了很大的一片地。七棱八翘的粗长枝杈,乱糟糟地挤压一起,折的折,断的断,有些残枝断杆也向上伸张着,犹如无数只手指伸向天空祈求着什么。大风来临时飞走的乌鸦呀灰鹊呀,此时又飞回来,可不见了高挺的老树,不见了老树上的老窝儿,都“呱呱”“喳喳”地叫着,围着躺倒的老树上空盘旋,有的落下来探究,穿梭在枝枝杈杈间。
 
  老树根部洞中的狐狸家族,此时也惊恐不安地聚集到洞口。它们的巢穴,这会儿已是洞口大开,黑洞洞地朝天张着大坑口,已是毫无隐蔽可言。原来有大树作为屏障,从老树中部洞口跳进跳出,一般不易发现,不易灌进寒风,不易灌进雨水什么的。现在倒好,狐狸们为了进出自由,为了免去老是跳上跳下的麻烦,它们齐心协力挖通了老树根部,咬断了碍事的老树根系,方便是方便了,可没想到把老树给毁了,失去了根部维系于大地的老树,经不起大漠狂风一阵猛吹便轰隆倒地,把洞口全部裸露在天地间,把充分的出入自由全留给了狐狸们。然而,自由多了的狐狸们,会有什么结果呢?
 
  老银狐姹干·乌妮格站在那个敞开的大洞口,哀鸣般地吠叫几声。洞口旁,横倒的老树根部,带着土沙在那里撅得老高,断根四处伸张,空心的树洞也震散,四分五裂。
 
  有几只小狐狸,围着那个老树根部跳上跳下嬉戏。姹干·乌妮格在洞口四周走走嗅嗅,它似乎有某种预感,跳上老树根部撅起的高处,向东南方向村庄那边瞩望。与人类相处相斗了这么多年,它深知那两条腿的家伙们,尤其那个扛着猎*枪追踪了自己一辈子的老对头,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洞口的。
 
  老银狐跳下老树根,围着洞口四周的几处遗下尿,然后几声吠叫。那些游玩的小狐狸们一听它叫便都回过来,随着它跳进洞里去。
 
  地下深处的墓穴中,老银狐和家族的众狐聚集在一起。敏感的老银狐,决定大转移,这里已不安全,变成易受攻击的危险洞穴,生命的本能告诉它,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等到天黑后,它们将全部撤出这一生活多年的老巢穴,重新回到大漠深处。
 
  然而,一切都已迟。
 
  漫长的一个白天,什么事都会发生。
 
  在黑暗的洞穴中,飘进了一丝烟气。姹干·乌妮格第一个从闭目躺卧中跳起来,警觉地仰起尖嘴嗅闻。
 
  渐渐,烟气大起来,狐狸们惊慌了,全都跳起来,吱吱唧唧吠叫着,围在老银狐周围。
 
  烟从哪里来的?姹干·乌妮格有些不安,它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当年,它在大北方的汗·腾格尔山生活时,遇到的那次可怕的山火中,曾闻到过这种气味,但那是在外边的山野,可以四处逃窜;而现在却不同了,在地下深处的洞穴中,无处可躲可藏,这就具有致命的危险了。
 
  烟气开始在墓穴中弥漫,空气更加浑浊,狐狸们呛得纷纷咳嗽,喘不过气来。老银狐姹干·乌妮格率领众家族成员,向上边的甬道和洞口拥去。惟有洞口外边才有它们所需要的新鲜空气。
 
  可一阵阵涌进浓烟的上边那个洞口,会有什么情况等待着它们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