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新郎并不一定感到幸福

时间:2017-10-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11.新郎并不一定感到幸福。 
 
       「好好的,你怎么又给『掐』了?」薛大娘实在忍不住,责备薛 纪跃,「你留神别把答录机鼓捣哑了!」 
      「妈,坏不了!」薛纪跃没心思向母亲解释。他坐在崭新的电镀架 折椅上,神经质地摆弄著答录机。 
    答录机是新的,录音带也是新的。这盘新带子是朱逢博的独唱曲, 带电子琴的小乐队伴奏。薛纪跃自己也说不清,他为什么此刻不能耐 心地把每一首歌听完。他已经好几次中途把停止键按下,又按快进键 让带子转到下首歌,可是当那首歌从某一音符突然响起时,他又不能 容忍开头的不完整,于是便又按停止键,又进行短暂的快退,往往退 又退得多了,使他更加烦躁……朱逢博被他折腾得总那么颠三倒四地 忽而尖啸而出,忽而戛然而止,难怪本打算在这一天里容忍薛纪跃一 切的薛大娘,也禁不住当面抱怨起来。 
    终于,薛纪跃似乎把兴趣稳定在一首充满了气声和颤音的歌曲上。 薛大娘怜惜地望了他一眼,吁出一口气,继续忙她的一摊子事去了。 
    薛纪跃呆呆地坐在那里,心里很乱。此刻他没有逻辑清晰的理智 思维,他的头脑里淤塞著一大堆互相纠结、冲撞的散乱思绪。他知道 那终于不可避免的局面即将来临,那似乎是他盼望已久的,可也确凿 是他忧惧以待的…… 
    ……没有电脑选曲的功能,就是差劲!虽说是四喇叭的,但牌子 不硬;牌子硬的如今并不难买,自己工作的那个商场交电组就有,可 实在太贵!交电组的许师傅劝过自己,「干吗要四喇叭?买个俩喇叭的 
 『三洋』,听著比你要的这个不差,既经听,又省钱……」自己确实动 摇了,可潘秀娅坚定不移:「就得四喇叭!」 
    薛纪跃朝屋子四面望望,他感到潘秀娅的这种「四喇叭精神」无 处不在。 
    不过,潘秀娅——这位一会儿便要坐著出租小轿车来的新娘子, 绝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贪心不足的人。她从她那个家庭里摔打出 来,她首先知道地有多厚。她爹她妈一共生了六个孩子,仨小子仨闺 女,她是老五,底下还有一个待业的弟弟。她爹是一家洗染店的工人, 她妈一年有三季推著小木车到十字路口卖冰棍。论经济情况,她家比 薛家穷得更多、更透,从来一分钱都恨不能掰成两半儿使。就拿吃菜 来说,黄瓜从来是单等到拉秧以后一毛钱一大堆了,才舍得买来吃, 那些又短又弯、肚子又胖粒儿又大的黄瓜,她家吃了该有多少?拌著 吃、熬著吃、擦成丝儿拌馅吃……所以,她倒不是那种手里有了钱就 当水泼的人。她自打到照相馆当营业员以后,也就知道了天有多高。 她们那个照相馆有时候包揽外出照团体照的生意,她给摄影师傅打下 手,去过大机关,见过大场面。去得早了,有时候人家客气,还拉到 茶话会乃至宴席上入座,见著过好多的名人、阔主儿,那号场面是再 贵重的东西也不足为奇……可她知道,自己够不著人家那个生活标准, 疑心妄想没有用,白坑害了自己。她就是这么个不仅知道天有多高地 有多厚,并且量著天和地的尺寸办事情的人。 
    看吧,现在这间新房里的东西,除了人家赠送的,全是依著她那 满打满量的尺寸置备的。她自己拿出二百块钱来,父母再给她三百, 哥哥姐姐们包下了全部床上用品和锅碗瓢盆,不再拿钱;薛纪跃没有 私房,挣工资以后钱都交给他妈,用的时候再问他妈要,但他爹妈有 一个专为他立的存摺,拿出来办事的时候是七百八十几元,刨去留著 摆席、散糖的三百元,置家当的钱不到五百元;这统共一千来元置家 费到了潘秀娅手里,她使用起来就好比吹一只彩色的气球,她要把那 气球吹胀到最大的限度,但又决不让它爆掉。她所购置的东西说出去 都得是最中听的,而且要尽量实惠。双人床一定要弹簧软垫、两边上 人的那种,即便够不上正经八百的 「席梦思」,总也不能要她哥哥姐姐 家里还在耐心使用的那号光板床;大立柜一定要三开的;沙发一定得 葛丝沙发布 「全包」的 (真皮的不敢问津,但人造革的决不能要);写 字台一定得 「两头沈」;五斗橱一定得是带靠背镜的;折叠桌一定得是 能方变圆,圆变方的(但不必买电镀架的,因为搭上塑胶桌布以后, 谁去看那支架?烤漆的就行);折叠椅却一定得是带电镀架的;酒柜一 定得是一头高一头矮,双拉门上不是粘著拉手而是电磨凹槽的……就 是脸盆架,也一定得是带高挑毛巾架和双皂筐的。这就难怪她同薛纪 跃去买答录机时,宁愿牌子软一点,也非得要四喇叭的不可了。 
    薛纪跃也曾同她争论过:「我宁愿要俩喇叭的名牌货,也不要四喇 叭的杂巴凑!」她呢,针锋相对地掀著嘴唇说:「我宁要小羊头,不要 大牛尾!」 
    好嘛!眼下这屋里倒是塞满了「小羊头」——大面上听去全是擦 著天的高档货,其实,双人床是薛纪跃跟她几乎跑遍了城里所有的家 具店,把腿都跑细了一半,才终于在永定门附近买下的,好处就是那 里卖的是处理品,褥面上有点污损,比别处便宜十块钱。「床单一铺就 看不见了不是?」潘秀娅这么对薛纪跃说,倒好象她中了什么彩似的。 三开大立柜和全包沙发是在天坛墙根那儿的农贸市场,打一位满嘴黄 板牙的农民手里买下的。其他不是托人情买的并无疵点的所谓「次品」, 便是挑了又挑、比了又比、犹豫来又犹豫去、最后仅仅为了便宜个块 儿八毛的,才大老远买下,又麻烦薛纪徽他们给运回来的…… 
    薛师傅和薛大娘对潘秀娅的这份精打细算倒是看在眼里、喜在心 里。岂止是喜在心里,他们不仅当著薛纪跃、当著潘秀娅本人,而且 当著薛纪徽和孟昭英两口子,夸赞了不止一次。有回薛大娘夸过了头, 显出有点横著比的意思,还惹得孟昭英圆方脸变成了长方脸。又岂止 是拿话夸呢?他们还舍得拿出三百来块钱,单给潘秀娅买了块瑞士雷 达牌镀金小坤表!这事直到此刻还瞒著薛纪徽两口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